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回复: 0

[谈艺杂评] 菩萨蛮(外2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7-3 09:1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20-6-29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菩萨蛮

      郁孤台下清江水,用的是仿胡人的曲调。菩萨蛮,是对胡人的蔑视,还是赞美?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长安仍然在胡人以东,那里有很多故事,却与胡人无关,胡人在长安以西,曾经坐火车要一天一夜的遥远西边。胡人越过遮不住目光的青山,毕竟东流去,于是被称为菩萨蛮。
      这是蔑视,还是赞美?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这里没有江,只有河,河床被改造为石基,河水清澈的有些妖艳,那不是河,是电流管摆弄出的霓虹灯,很漂亮,但仅仅是漂亮而已。河旁有楼,楼高寒气重,夜深闻吵架声,某扇窗户内正充斥暴怒与诅咒,在寒夜里,这声音隐隐约约,拖曳出一缕哀怨气息,惹人生发愁绪。
      辛弃疾听到的鹧鸪是否也在吵架?
      胡人是有些蛮气的,即使脱去异域菩萨一般的异服。最初,菩萨与佛教无关,是对荒蛮的一种客气和新鲜。后来,菩萨变得面容慈祥,但你知道还有没有潜伏着一点乖戾,如同马背上胡人手中一掠而过的弯刀,可以抄起道旁草尖的积雪很柔情地品尝,也可以用来斩杀,滴溅触目的红。
      菩萨很蛮。菩萨用蛮来保护他的忠厚,这忠厚在郁孤台下汩汩流淌,象一双流泪的眼。

    永遇乐

      京口,是孙权的老巢,是寄奴的发祥,是我的爱人的家乡。京口,是历史上风流蕴籍故事的渊薮,这风流或许与我有关,当年,那女孩云淡风轻地说:我的祖籍,在镇江。一下子,我便想起了江左,想起了偏安,想起了南渡,想起了北伐,想起了斜阳草树寻常巷陌,想起了宝马雕车香满路,于是沉迷。然而却忽略了京口的另一面,京口的另一面是金戈铁马烽火扬州路。
      辛弃疾登北固亭怀古的时候,不知女孩的远祖血脉是否已经在镇江滋长,这个当年叫作京口的地方。寄奴巷,佛狸祠,稼轩眼中的风物在远祖眼中只是寻常,抑或不寻常?也许稼轩出防镇江老成谋国,而远祖则布衣葛袍,将泥足从稻田里拔出,踏上青石板路,归家喝一碗咸菜粥,然后欣欣然忙着去饲神鸦、敲社鼓,让稼轩的眉头皱得更深、忧得更苦?1000年前的辛弃疾感慨更1000年前的舞榭歌台被雨打风吹去,而1000年前的远祖则只是经受着1000年前的风吹雨打,根本无暇顾及更1000年前的舞榭歌台,在1000年后的我们眼中,他们既生活在同一个时空,又似乎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时空,千古江山,如一件泛着神秘宝光的古董。
      永遇乐,原本是一个天真烂漫的词牌名,却被辛弃疾用来记载国事兴亡,本来就有些不堪承受。今天,我把女孩、爱情、生活、家族,这些寻常而简单的事物揉杂进去,让诗人的眉头略略舒展一些,让他不再一味叹息英雄无觅,不再那么悲壮的登临、沉痛的怀古。


    满江红

      太年轻了。19岁从军,39岁遇害,一半是天伦之乐,一半是军旅生涯。三十功名尘与土,若早知有风波亭的风波,还会不会大义凛然做八千里路云和月的奔波?莫等闲,未等闲,而少年头未白,连悲切也来不及,便结束了。待从头,未从头,朝拜天阕不是要你叩头,而是要斩你的首。怒发冲冠,沉冤21年后,你有了最辉煌的一顶冠,追封鄂王,赐谥武穆,但是发已成丝,化作杭州城外钱塘门旁,九曲丛祠下的一抔黄土。
      凭阑处,潇潇雨歇。凭得应该是公元1136年鄂州城的一处阑干,歇得也该是公元1136年洒向鄂州城的一场秋雨。那时的鄂州如今被称作武昌,凭阑处是不是武昌的黄鹤楼?这年早春,你的母亲刚刚辞世,她真的在你背上刺下“精忠报国”四个字吗,在你还是孩提的时候,还是在你即将离家从军的时候?刺字的那一刻,母亲心中流转的究竟是靖康耻、臣子恨,还是只不过借这个悲壮的仪式,对儿子做最后的挽留?时年33岁的你抬望眼仰天长啸,有没有看到母亲的眼在天空中注视着你,有没有告诉你所谓壮怀激烈,也不过是一件莫须有的事情?
      也许战争已把人变成机器,变成机器的战车势必要做一次远征去踏破贺兰,以胡虏肉铺成车轮下的高速路,以匈奴血炼成引擎里的润滑油,仇恨被简化为最大的理由。仇恨是你39年生命的唯一支撑吗,战争是你39年生命的唯一事业吗?宣和是你投军时的年号,后人眼中,那是一个文采斐然的年代;靖康是你初授军职时的年号,一个“从九品承信郎”便从此买去了你的青春,卖给你一个仇恨的种子;建炎是你转战南北、获得“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美誉时的年号,那时,连战连捷的你已经有了收拾旧山河的雄心了吧?但是赵构1131年改元绍兴,绍兴是一个很美的年号,这美曾由在战场上杀得“人为血人、马为血马”的岳家军子弟所浇灌,曾由“直捣黄龙府、当与诸君痛饮”的大好前景所滋润,也曾遭受一日之内十二道金牌的摧折,最后,被大理寺风波亭里一缕殷红定格。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这八字绝笔与这阕《满江红》,似乎有一种十分妥帖的对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学数典 ( 2006-2020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20-7-6 04:0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