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3|回复: 2

[读书心得] 【原创首发】《走雪得道》作品简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20-7-10 05:02
  • 签到天数: 34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0-5-4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品简介:
    《走雪得道》是明代说唱道情《韩湘子九度文公道情》中的一小节。《韩文公雪拥蓝关》是明李翊《戒庵老人漫笔》卷五中提到的“道家”所唱《蓝关记》中的一套曲子。这是一部长篇说唱道情,唱的是一个流传很广的道教传说故事:唐代韩愈反对宪宗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他行至蓝关,写诗有“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句。宋元以来,这一传说已成为说话、戏剧和通俗小说中的传统故事。
    明代说唱道情《韩湘子九度文公道情》(清三让堂刊本),三卷二十四段,题目分别是:《出身过继》《训侄遇仙》《议婚成亲》《林英回门》《韩愈责侄》《越墙成仙》《林英自叹》《南坛祈雪》《湘子托梦》《大堂上寿》《杜氏自叹》《湘子寄书》《花篮显圣》《私度婶娘》《林英问卜》《上寿面山》《湘子化斋》《点石成金》《谪贬潮阳》《林英服药》《林英修道》《湘子度妻》《走雪得道》。在这部长篇说唱道情中,韩湘子不仅一次次地“九度”文公韩愈,而且还度化了叔母杜氏、妻子林英。故事的结尾很有趣:历尽劫渡被度上天的韩愈,却不愿做天上的神仙,自请做了南京的“都土地”。他对侄儿韩湘子说:“我儿,不知南京都土地每年猪羊美酒多少祭奠,带得你婶母吃些,也算你一点孝心!”车锡伦先生点评:“这是对这个严肃的宗教题材的嘲笑,是民间艺人修改的妙笔。”
    这部道情唱词的形式是曲牌体,唱时兴小曲。所用的曲牌有【耍孩儿】【驻云飞】【山坡羊】【步步娇】【傍妆合】【一枝花】【下山虎】【滴溜子】等,使用较多的是【耍孩儿】【驻云飞】【山坡羊】三曲。每段由多只曲牌组成套曲,一般用【清江引】作尾声。车锡伦认为:“这个本子是据民间艺人的演唱本整理,说唱表演的技艺已经很成熟,其中已经出现模仿故事人物声口的演唱,即‘出角色’。从结尾以‘南京都土地’即兴发噱和全本语言都不带吴方言的特色来看,它可能是流行于南京和北方话区的说唱道情。”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20-7-10 05:02
  • 签到天数: 341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20-5-4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走雪得道(节选)

    家乡万里信难通,怎奈君王不依从。
    今日谪贬潮阳去,不知何日转还乡?
    “张千李万”
    “禀上老爷,行李俱已齐备,小人等候多时。”
    【山坡羊】常言道人离乡贱,猛虎离山出现。
    “张千李万,你老爷此去好一似甚的如来?”
    好一似蛟龙离了大海,猛虎离了山冈,凤凰飞入鸦群内。
    “张千李万我儿,想当年在家中教大相公书的两位道人,岂知是二位神仙?汉钟离、吕洞宾降临凡世,有谁人知我神仙看待?”
    “张千李万我儿,昔日古圣先贤也曾受过磨难,何况你老爷?”
    昔日有个绝粮孔子,他也曾把麒麟来叹,
    似这等古圣先贤,也曾遭磨受难。
    自古道死生由命富贵在天,
    谁料韩愈遭谪贬,谪贬潮阳路八千!
    湘子叫采和师兄:“我叔父今日打从蓝关而过,我二人前去度他,不免起阵狂风,看他凡心如何?”
    “张千李万。”
    “禀上老爷,狂风大雾来了,怎生是好?”
    【山坡羊】又只见狂风似箭,
    雾腾腾把红尘隔断,路迢迢程途八千。
    似这等水远山遥,难得到潮阳县。
    怨天恨地,君王不听我良言。
    今日将我来谪贬,谪贬到潮阳路八千!
    “采和仙兄,我叔父来了,下阵大雪,看他凡心如何?”
    “张千李万。”
    “禀上老爷,前面大雪来了,怎生是好?”
    【山坡羊】又只见鹅毛雪下似杨花,随风扑面,
    打的我眼花缭乱,一时上雪拥上蓝关。
    心凄惨,平地数尺马不前行,
    恨天怨地,想当初不听湘子言。
    只落得受熬煎,要相逢难又难。
    “张千李万,你老爷身上寒冷,肚中饥饿,你看前面有歇店寻一个投宿一宵,明日再行。”
    “禀上老爷,前面俱是荒山,那有人家投宿,如何是好!”
    【驻云飞】雾锁天涯,冻得我身上寒冷,何曾见人家?
    似这等寡路寒风大,瑞雪连天下。
    江山都是粉妆,尽半年前粉墙下,
    写着件件般般,都说我有(游)蓝关,
    (张千李万我的儿,)竟是神仙不是假。
    “张千李万,你说荒山没有人家,那山上一个人来了。”
    “老爷,不是人,是个枯梅柱!”
    “罢了!老天,老天!雪打老夫昏花眼,枯梅桩错认一个人的摸样。”
    风刮刮虎豹雷声,勒马停鞭侧耳听。
    马又加鞭不肯行,地下冰冻起千层。
    往前走又无招商店,往后退家乡又远,
    好叫我左难右难、恨天怨天,何日得到潮阳县?
    “张千李万。”
    “禀上老爷。”
    “此去有一石碑。与我扫开雪,待老夫看来:‘一封朝奏九重天,谪贬潮阳路八千!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张千李万,不好了!当初你大相公回家之时,入内种金莲荷花上有此诗。”
    上写着,一封朝奏九重天,雪拥蓝关马不前。
    见此诗,真惨凄,狂风大雪难存济。
    忍饥受饿,马步难移,天降韩愈死在这里,丧在这里。
    (湘子见叔父来了,在此垂钓,看他凡心如何? )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0-7-2 09:33
  • 签到天数: 32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20-5-4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川大的张泽洪老师研究道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学数典 ( 2006-2020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20-7-11 03: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