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63|回复: 1

[读书心得] 徐梓《蒙学要义》摘录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1-15 10:39
  • 签到天数: 54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4-8-7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蒙学要义

            这是我个人读书时摘录的笔记,因为全部是手工录入,难免有错谬的地方,如果大家发现了请在评论中指出,我查对原书进行修改。—子舒敬启


    清陆世义《论小学》


    今文公所集多穷理之事、则近于大学父所集之语,多出<四书>五经,读者以为重复;且类引多引古礼,不谐今俗;  开卷多难字,不便童子;此《小学》所以多废也。
    昔人教小儿识字,先今影碍赵子昂大字《千字文》,稍长,习智永《干千文》,每版影写十纸。既毕后,歇读书一二月,以全日之力.通影写一千五百字,添至二千、三千、四千字,如此—二月乃止。必如此方能后日写字,运笔如飞不至走样,亦是一法。
    盖人当少年时,虽有童心,然父兄在前,终有畏惮.故法不妨与之以宽,宽者所以
    诱其入道也。
    古者八岁入小学,周官保氏掌养国子,教之六书。……则知古人皆以字学为小学。(保氏:古代职职掌贵族子弟和官员。国子:公卿大夫的子弟。)(六书:汉代学者分析小篆的形、音、义顺由纳出来的六种造字条例,其说各个相同,学者多宗许慎之说,以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和假借为六书。)
    人少小时,未有不好歌舞者,盖天籁之发,天机之动。
    朱子《蒙》卦注曰:“去其外诱,全其真纯”,八字最妙。……然其要尤在端本清源,使父兄不为非礼之戏,则子弟自无从得接耳目。

    清·张伯行《小学》


    古之人白能食能言而教之,是故小学之法,以豫为先。
    古人便都从小学中学入所以大来,都不费力。
    今人自小即教做对,稍大即教作虚诞之文,皆坏其性质。
      后生初学,且看《小学>之书.那是做人底样子.

    明·吕坤《社学要略》


    学才立身,行检为重。
    初入社学,八岁以下者,先读<三字经>,以习见闻;<百家姓>以便日用;<千字文>亦有义理.
    变通小学义塾章程
        又问开蒙时先读何书,曾读《孝经》、《小学》、、《弟子职》否?曾讲《日记故事》、《二十四孝》否?曰”未也。启蒙时,先读《神童诗》、《千家诗》,以后即读《学》《庸》《论》《孟》,至于《孝经》等书,目且未经。”又问能明《学》《庸》《论〉〈孟〉道理否?其人笑曰:“当时先生初未尝为我讲解,我何能明白?迄今句读,已大半忘却,何论道理耶?予曰:“然则子入塾五年,竟全未得读书之益子时?”曰:“诚然,然我在塾五年,固未得益,却得益于夕深谈,令人没齿不能忘,是则我之恩师也。”予询其所以,则曰:“我出塾数年后,顽钝犹有童心。偶往姊丈家,有事信宿。下榻书斋,伴西席陈先生,先生故成老人,善教诲,为我谈古今孝子悌弟及善恶果报事,教我如何事父母,如何待兄弟,如何治家,如何处世,以及立身择友之道,而统贯以两字,曰天理。反复说明,语甚恳切。我偶有一言近理处,先生极口赞叹,以为可教。我始恍然,如梦初醒,觉前此所作事,都不可对人,愧汗无地。次夕,又授我小书一本,系先生所抄,中多诗词,语极粗浅,大约言孝弟忠信等事。并略为讲解,命我读,我即欢喜领受,归而日夕读之,奉为至宝。自是恍然于为人之道,有如是其不可苟者,深悔从前肆无忌惮,而犹幸今这所遇为未晚也”。予曰:“然则子读书五年,曾不若两夕之讲解耶?”曰:“予用是怃然曰:”甚矣!蒙养之初,其关于教之者不善,有如是哉!”近世蒙师,开蒙即训《学》《庸》,于古者小学之教,已漠不过问。其上者高视阔步,聪明自负,即有浅近诗词,足资童蒙启蒙者,又多不屑教读。其庸庸者,则又墨守成例,《千字》、《百家》、《神童》、《千家诗》之外,不敢稍改旧章,说到讲解,则又以为童蒙何足与于此。试问启蒙之道,岂徒识字而已乎?但知识字,而不知为人之道,则识字足以济其为恶之具耳。呜呼!蒙须发也,不与讲解,蒙何自发?彼贫家子弟,终身成败,多系此二三年中,必待二三年后,始与讲解,彼早已无力罢读,改业他徙,不及领教矣。塾师不教,更有何人与教?无怪乎终身伥伥,全不知所以为人之道,虽读而一如未读也。
    或曰:为人之道,圣贤经传至详且备,何由他求?又应之曰:读书而能明经书之理者,百人中不得一人,大抵一二年、三五年即罢业,《四书》多不能尽读,且圣言幽远,即与讲解,也骤不明白,此吕叔简先生所以有《小儿语》之作,程子所以思别欲作诗以教童子也。兹册简单义学,即宗此意。但以教导做人,学习小学规矩,而四书姑缓待。非求速成,实欲使贫家子弟,略闻圣训,且以节经费,便举行耳。地方有心人,能随处设法,实为近今要务。否则,有力好善之士,专请老成善教之师,就四方周流行教,于以启迪乡愚,诚近日人心风化一大幸也。(信宿:连宿两夜;)
    僧家受戒,以四十九日为期,所以教习僧规,使之防范,有根器者,从此便能一超直人入,故开堂放戒,为僧家大道场。今此义塾,亦即此意。顾受戒者多在壮年,习气已深,骤难变化,故受戒而能守戒者,十人中难得一二人。今此教灶,先在发蒙,譬如农田,下种即布良苗,枝叶渐繁,彼荑稗自难容入。先为者为之主,良不诬也。否则,必待其长而始教,市井浮薄之行,乡里顽梗之风,盈耳充腹,熏习者无不善善状。真不啻良田早种荑稗,枝叶繁盛,其势已张,虽有良苗,无从下种,非田之有美恶,实布种之早失其次也。教子弟者,万勿以童蒙不足与讲说,而坐失可教之时也。(根器:佛家以木譬喻人性曰根,根能承受物曰器。泛指禀赋。道场:佛教和道教诵经礼拜、成道修道的地方。荑稗:两种杂草的名称,似谷非谷,可作饲料。)
        近世不少义学.大率踵事增华.过求体面.但以功名之成否为实效,初不以教学做人为事。……况教成功名,而不能教成好人,其人将以功名为护符,适足为造罪害人之具,而教成功名,未是为功德也明矣。

    清·崔学古《幼训》


    为师难,为蒙师更难。蒙师失,则后日难为功,蒙师得,则后来易为力。甚矣,不可不慎也!
    爱养
    教童子,在六七岁时,不问知愚,皆当用好言劝谕,使之读书之高,勤于教导,使这惮读书之苦,若徒事呵斥而扑责,不为无益,且有损也。至八九岁时,年方稍长,或可用威,若遇聪颖者,即如前法,亦足警性。其或未觉,略用教笞,此在一两月,或半年一用,方可示威。若久用不止,则彼习以为常,必致耻心丧尽,顽钝不悛矣。至十四五岁,尤为邪正关头,正养中养才之候,循循哀告掖,自当水到渠成。其要只在收其放心,勿使之稍涉家务,专用读书,不责自进。故先辈教子弟,遇聪颖者,单用善言警悟,往往不苦而自成,即遇愚顽,亦加扑责,扑后仍用好言劝谕,亦每知悔而而能新。不然者,则下愚不移,虽扑责之,无益也。愿为父师者,教子弟,只费自己口舌之烦,讲贯之详,督课之勤,兼以自己持身之庄,出话之正,子弟见之,自然知悚,断不在恐吓责扑间也。若不得已而用责,数则不威,轻亦致玩,故不责则已,责则须威,或预约人劝解,以留余地。又必有其修,空心毋责,方饭毋责,毋乱责,毋出不意从背后掩责,凡此皆足致疾,慎之慎之!又生徒从前懈驰者,初至时,须缓缓约束,三令五申,俟其心服乃责,切不可性急。
    量资循序
    为父师者,不量子弟之资禀,不顾学问之生熟,而惟欲速以求成,不知工夫有序,何可一旦助长?故昔谓教子弟,不必躐等,当知循序,不必性急于一时,而在操功于悠久。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毫不放空,亦不逼迫,优而游之,使自得之,自然慧性日开,生机日活。
    分任
    古命将者曰:阃(门槛)以外,将军制之;阃以内,寡人制之。延师者,亦当日:馆以内,师傅制之;馆以外,父兄制之。使父兄欲操师傅之权,固令先生短气,即师傅严于馆,而父兄狎于家,亦为曝寒相间。
    不假言笑
    夫夏楚扑责,非无威也;手恭足重,非无仪也;而生徒往往不服者,何也?以稍假言笑耳。平日师生间,谈家常事,馆外事,问答嬉然,亵矣。虽复威仪之,无庸矣。故除讲贯教训外,不交一言,不示一笑,为立教第一。
    鼓舞
    极慧者,必摘其短以抑之,则不娇;极钝者,必举其长以扬之,则不退。倦者必加以礼貌(如习仪呼字之类),则不鄙;稍长必砺以蒙工(如理书默书之类),则不佻。
    赏罚
    学堂设一册,记诸生功过,逢十会察,除功过相折外,行赏罚例。赏则纸、笔、扇之类,罚则立、跪、责三等,责亦轻重三等。先是定赏罚例,悬之座隅,务其信赏必罚。
    幼戒
    对北及日月神圣师长前,唾溺,及裸露仰卧。
    不禀亲命,打骂家人。若骂乳母及老仆,尤宜戒。
    擒蝴蝶蜻蜓诸虫,践踏虫蚁,折花枝。
    作顽。
    置袜履下衣在案,置冠帽在椅座床边。
    入禅堂道院,戏弄法场。
    敬书
    儿童读圣贤书,不知敬重,每至墨污指损,糜烂不堪,皆师之过也。故诸生出大小恭,及晨起未栉沐者,先令盥手就座,平日毋以手近书,夏月尤宜痛戒。摊书须去桌边二寸许,凡揭书,以右手大指,侧衬书左边尖角抬起,以食指捻之,毋以指爪乱撮,毋以唾粘。
    点书
    凡读书,本生高执书签,逐字挨点。
    教书
    书忌口传,或不论生徒敏钝,教至数十遍,甚则师口一停,徒亦默然者。不知儿童止用口耳,不用心目,虽滔滔背书,倘摘指一字,则茫无所以应也。如上挨认字数遍后,口授十数遍,或数十遍,数十遍中,每教两三遍,须令自读一遍再教。又如教八句诗,先教四句成诵,后再教四句。又遇资之最钝者,须逐句教读一遍,令本生自读五遍,方教下句。教完一首,又通首教五遍,或十遍,或数十遍,自能成诵。切勿因其资钝,落口传恶套,到成诵后,师须静呼,差则提之,此处一宽,后来大为费力。又教书时,缓缓朗诵,勿恃自己书熟,令童子追读不上。又教时,便将书义粗粗训解,难者罕璧曲喻,令彼明白,则后来受用。
    念书
    毋增、毋减、毋复、毋高、毋低、毋疾、毋迟。最可恨者,兴至则如骂詈、如蛙鸣,兴衰则如蛩鸣,凡此须痛惩之。究竟声调好丑,属之天成,虽极力挽回,不能全效者甚众,若欲挽回,在教不在读也。
    默书
    背生书后,掩卷摸写,忌写变体小字,遇重字,不可用两点,须连写二字。有一节书,分两首念者,须连写前半节。
    讲书
    子弟八九岁时,聪明渐开,当随其每日所读之书,即与逐句讲解。姿性高者,一讲即明,其未敏者,日与讲论,久之亦可渐晓。盖心之虚灵知觉,人人完具,第患开关启钥者之无人,聪明乃蔽耳。兼以师之不善教者,止事扑责,徒张威势,适足以固其灵机。何能开豁其慧性?今愿为父师者,须识得此意,宽假其辞色,紧严其课程,时用好言劝谕,上之动以圣贤、德业同,次之动以功名、富贵。再次之惕以利害、祸福。子弟即至愚者,日聆嘉言,必能警悟,自寻向上,甘心愿学矣。
    清·张行简《塾中锁言》
    端品
    为师之道,端品为先,模范不端,则不模不范矣。不惟立言制行,随时检点,即衣冠瞻视,亦须道貌岸然。
    尽心
    品固端矣,而不勤课学徒,则勤者虽知奋勉,莫指南针;惰者日事荒延,丛生弊窦。素餐尸位,过将谁归?故设教当尽心。
    专严
    宫箴有清、慎、勤三字,师范则有专、严二字。然严而不专,肃于外者,无所得于中,志则督课勤而无不严矣,故师道尤以为主。
    教刑
    先儒云:鞭挞之下,不令儿辈生好念,即学徒秀顽不一,亦有不得不齐以刑者。只须择一顽劣,惩一警众,却不必概施夏楚。(夏楚:两种木名,旧时用作惩戒学生的工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14 10:35
  • 签到天数: 72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4-8-7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做这种读书笔记意义不大,有点儿像流水,最好能就其中一点深悟一下,确为有感所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1-21 18: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