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25|回复: 4

[经典教材] 李宣龚:硕果亭诗续,djvu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7 19:59
  • 签到天数: 8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1-10-17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书名: 硕果亭诗续
  • 作者: 李宣龚
  • 丛书: 无
  • 页码: 192
  • 书籍格式: DJVU 
  • 出版时间: 无
  • 书籍大小: 3.3
  • 书籍清晰度: 清晰版 300dpi或者同等效果
  • 书籍便利度: 简单书签
  • 书籍完整性: 完整
  • 书籍内容提要: 无
  • 本帖最后由 stargate756 于 2016-1-15 11:00 编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7 19:59
  • 签到天数: 87 天

    [LV.6]常住居民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23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末文壇,有所謂“同光詩體”者,其領袖,江西則陳三立,福建則鄭孝胥,後進翕然奉為宗主。而鄉曲之私,江西詩流多袒三立,福建詩人多袒孝胥;壇坫旗鼓,頗復相當。作者,字拔可,閩縣人,於現存福建詩人中最為耆碩,陳衍《石遺室詩話》稱為“最早為海藏體者”。曾校訂吳孟舉《宋詩鈔》,於南北宋詩人寢饋甚深,尤得力於後山、簡齋。沈曾植稱其馳突韓門,直入廣陵之室;鄭孝胥稱其紀游之作,逼近大謝;楊鍾羲稱其由昌黎而為黃陳;諸宗元稱其有《選》音。今按所作,瘦硬蒼堅,幽意渺指;與孝胥之高腔亮節,殊不相似。石遺之說,頗為貽誤。亦不襞積堆垛,蹈近世所謂學人之詩結習。李氏辛亥以後,絕意仕進,三十年來,贊畫商務印書館事;文物流通,厥功甚鉅。詩中於老輩詩人習氣,刮磨淨盡;凡遺老忠君復辟、失志官僚歎老嗟卑等套語,絲毫不滓筆端。蓋識足達變,才能施設,有物之言,斯無須出位之思自張門面也。詩後附《墨巢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22 05:51
  • 签到天数: 97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2-23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iasl 于 2015-12-23 23:43 编辑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8-21 18:50
  • 签到天数: 106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2-24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宣龚、李宣倜(释戡)家世
    鹿鸣的博客

    李宣龚(1876~1952.10.21),生于光绪丙子年闰五月初七。近代诗人,福建闽县人,字拔可,号观槿,室名硕果亭,晚号墨巢居士。清光绪甲午(1894)举人,曾任江苏桃源知县,官至江苏候补知府。民国后供职上海商务印书馆多年,曾任商务印书馆经理,并兼发行所所长。喜收藏,有清一代和清末民初同辈人诗文,以及时人书法、绘画精品。民国30年(1941年)任合众图书馆(即上海图书馆前身)董事。所藏经史子集各类图籍千余册及师友简札、书画、卷轴等一并捐入该馆。内中有翁方纲、林旭、曾慕韩、请贞壮等人之诗集稿本。书画墨迹以伊墨卿(秉绶)、林琴南、溥心畲三家为多。合众图书馆为之编《闽县李氏硕果亭藏书目录》一册。曾为诸贞壮、林旭、林亮奇、杨钟羲、冒广生、王允晰等刊行诗文集。其生平诗文词,生前有过几次刊刻,如《硕果亭诗正续集》等;2009年10月,又经黄曙辉先生汇集校点,刊为《李宣龚诗文集》。

    李宣倜(1888年-1961年6月8日)原名汰书,字释龛、释堪、释戡,号苏堂,别号阿迦居士,晚号蔬畦老人。诗人,京剧剧作家。

    李宣倜的曾祖父为李作梅(字子嘉,1827—1881),监生候选员外郎。李家世代行盐,到李作梅一代处于极盛时期。清朝同治年间,福州光禄坊玉尺山房成为李作梅的住宅。李作梅有三子,长子李端(1843—1883)娶沈葆祯的女儿沈瑞熙。李端育有四子二女,其中长子李宗言(1858—1917,字畲曾,与林纾同为壬午科举人,后来官至江西广信府知府,安徽候补道)是李宣倜之父,次子李宗祎(1860—1895,字次玉,又字佛客)是李宣龚(字拔可,号观槿)之父。清朝同治年间,李宗言、李宗祎兄弟在光禄坊玉尺山房倡议并创立福州支社,参加者有林纾、陈衍、郑孝胥、沈瑜庆等人,刊印了《福州支社诗拾》,属于“同光体”闽派。
    李宣倜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步兵科。归国后,曾任慈禧太后的御前侍卫。清朝时,李宣倜还曾在理藩院任职。中华民国成立后,历任大总统侍从武官、大总统军事幕僚、币制局参事,国务院秘书。1927年1月12日特任将军府文威将军、晋陆军中将。后来他历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行政院参议等职务。
    李宣倜早年习诗,师法苏东坡,故将其书室命名为“苏堂”。李宣倜与北京、上海的名人交游很广。《白石诗草》便录有李宣倜为齐白石题写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画意诗心相与追。齐翁诗名为画掩,画故雄姿诗无奈。自云不学无所师,得天独厚得人稀。苦硬清峭左之遗,诗如其人复奚疑。”李宣倜还经冯耿光介绍而与梅兰芳结识,和梅兰芳等京剧界名流交往十分密切。李宣倜是梅兰芳的诗词老师,也是梅兰芳和孟小冬的媒人。李宣倜能填词谱曲,梅兰芳的新剧目的文辞多经过其润色。京剧《天女散花》、《嫦娥奔月》、《黛玉葬花》、《西施》、《洛神》等剧目便出自李宣倜与齐如山的手笔。京剧《西施》中“水殿风来秋气紧”唱段的唱词便是李宣倜所写。
    抗日战争时期,1938年4月1日,李宣倜出任南京的中华民国维新政府行政院印铸局局长,一直任至1940年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并入南京国民政府(汪精卫政权)。同时他还兼任行政院秘书。1940年3月30日汪精卫政权成立时,他改任汪精卫政权印铸局局长,一直任至1943年7月9日被免,由陈宗虞接任。1943年7月29日,李宣倜兼任汪精卫政权的政务参赞,一直任至1945年汪精卫政权瓦解。1943年4月13日,李宣倜任汪精卫政权陆军部政务次长,任至1945年解职,由郑洸薰于1945年6月22日接任。1945年1月24日,李宣倜出任汪精卫政权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一直任至同年汪精卫政权瓦解。
    在南京,形成了以李宣倜为中心的“桥西草堂雅集”。《陈方恪年谱》记有1940年9月16日中秋节,陈方恪与黄默园、龙榆生、陈伯冶、何岂斋、曹靖陶、张次溪、岳仲芳、白坚甫、陈道量等人参加李宣倜在南京三步两桥之桥西草堂寓所举办的宴会雅集。大约从1942年秋开始,每个周末,李宣倜都在桥西草堂举办雅集,称为“星饭会”。陈方恪、龙榆生、陈道量、高子濩、郭枫谷、陈柱尊、黄燧、何嘉、潘其璇、汤澹然、杨无恙、张次溪、陈啸湖、冒孝鲁、钱仲联、陈伯冶以及日本人今关天彭等均为常客。“星饭会”的实质是汪精卫、梅思平提供经费,李宣倜出面集合南京、上海一带的文人,并以《学海月刊》支付稿费的形式给予他们生活津贴。
    晚年,李宣倜迁居上海,长期依靠梅兰芳的支持生活。在上海,他曾参加1956年11月在上海长江剧场举办的南北昆会演的观摩活动,写下《观剧竹枝词》十五首、《续观剧竹枝词》十首,未曾发表。陈声聪所作的《兼于阁诗话》1957年有《苏堂老人七十生日》一首,乃为李宣倜庆祝七十寿辰(虚岁)而作。[
    1961年6月8日,李宣倜因心脏病在上海逝世,享年73岁。李宣倜病逝后,梅剧团为感念其贡献,将其遗箧中的诗稿内部印行为《苏堂诗拾》。李宣倜的书法以章草为佳,是南京中山陵孙中山《三民主义》碑刻的十四位书写者之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0bc36f0102vl9y.html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8-21 18:50
  • 签到天数: 106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2-24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生相契:再记李宣龚
    来源:文汇报2012年06月03日

      叶扬

      《李宣龚诗文集》卷末的硕果亭“重九酬唱集”和“看花酬唱集”,收录了己卯(1939)、戊子(1948)、庚寅(1950)诸年拔可邀集众多诗友相互酬答的诗篇,从中可以想见当年沪上文人雅士在拔可府上欢聚的盛况,也可以看出,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拔可已经成为上海诗坛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1952年10月21日,拔可因心脏病发不治。根据陈病树(名祖壬)的《墨巢先生墓志铭》,噩耗传来,“会而哭者数百人。晚近诗人,未之有也”。拔可遽逝,父亲痛失一位向来视为兄友的知交,他写了两首五古《哭拔可》,其中提到在拔可逝世前十天,父亲早上还曾去他府上看望:

      ……旬前走相问,瞢腾值朝睡。踯躅周小园,花木半枯悴。孰知身尚在,景物凄可畏。登楼视颜色,神完气固沛。叹赏目短什,未减平生锐。危革狃屡闻,妄意觌可再。宿诺不容践,掉头君竟逝。岂知顷刻语,已了一生契。……

      诗中所述拔可逝世前家中荒凉的光景,与当年硕果亭之酬唱,两相对照,昔盛今衰,令人感慨。

      拔可称呼我大哥,用的是较“世兄”略为少见的“世讲”,语出宋人吕本中《官箴》:“同僚之契,交承之分,有兄弟之义,至其子孙,亦世讲之。”这里的两首诗,根据《李宣龚诗文集》,见于拔可最早结集、曾有1940年铅印本的两卷《硕果亭诗》,但题目均不相同。前面的七律,在《硕果亭诗》卷下,定本题作《清明后由并州言旋,旧京萃锦堂花事将半矣》(113页),作于甲戌年(1934),而在大哥纪念册上则作《萃锦园海棠》,且第三句中“明旖旎”于定本中已改作“环旖旎”。后面的五绝,见《硕果亭诗》卷上,是拔可早年得意之作(己亥年,1898),定本题作《后夜》(10页),此处则题作《武昌别席》。以此推断,拔可为大哥所留手泽,当在三十年代中叶至末叶、《硕果亭诗》付印之前,比起上次所介绍的为我大姐手书五古,要早好几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8-22 09: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