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285|回复: 26

[心灵之舟] 谁令骑马客京华(一——五)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08-5-1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誰令騎馬客京華


        行吟按:這些原都是些秘不示人的心思,所以要公諸於眾,以衆版主大人之明察秋毫、目光如炬,想必早已看透了行吟對ADW的癡情與對書香之癡心。我常常試圖掩蓋自己,結果卻一次次被戳穿。

    (一)初來乍到

            216
        下午14时许抵京。忽想起陆放翁的一句诗,“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一时不觉百感交集。

            217
        中午在未名湖溜达,不曾想湖面已结成厚厚的冰,在灿烂的阳光下晶莹剔透,发出耀眼的光芒。如果你问我冰到底有多厚,直说有X尺厚则过于死板,说很厚很厚,似亦太过抽象。总之绝不会发生冰窟窿里掉进了人,只等我辈见义勇为之事。冰面上孩子们在欢呼着,我这个南方的旱鸭子也高兴得什么似的,幸无如履薄冰之感。
        瞎转悠一会,从北大西门出,在毛爷爷的墨宝下留了个影。本想再换个POSE,一位大叔骑自行车长驱直入进校门,差点撞个照面,我连赔不是,他倒面有怒色。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进校门应该下来推车才是。人说德高望重,不是虚长马齿就能赢得人的尊重的。
        在蔚秀园用午餐,菜单用钢笔行书写出,似乎是有意彰显自身的气派。小葱拌豆腐的葱花放的太少,要明白葱花要和豆腐一起入嘴才是可口的。问了一下有什么特色菜,服务员说了一大堆,早已忘了。
        吃过午餐,再由西门进往右拐,在小径上看到一块石碑,来头很是不小。我在石碑前久久伫立,路人指着闻一多先生篆额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几字说,“什么字我不认识,是甲骨文吧”。我无语。
        路过一教,看到张贴的通知,是在批阅08考研专业试卷,琴儿在我考完了第一个给我发短信,她说“结束了,呵呵,都还好吧,剩下的交给阅卷官,开心过假期,呵”,我一直不舍得删,确实我能做的是尽量考好,考完后就只有看自己的造化了。唯一的遗憾是觉得自己没有全力以赴。
    218。今天起得晚,上午是孙欽善先生的课,课程名是古文献学与古代文史研究。第一次课是导入性质,讲的是《古文献学的内涵与意义》。这篇文章我学习过,孙老对古文献学的内涵的界说是迄今最爲科学合理的,顯示了孫老在古文獻學理論上的孜孜探索。
        上完孙老的课已12点,12点半是高路明老师的目录学课,哪里来得及吃午饭。小开师兄问我听课有何感想,我说啥感想都有,包括饥饿。高老师的一口京腔,还算地道。讲的内容似不出《古籍目录与中国古代学术研究》一书之范围。高老师开了五本参考书,计有余嘉锡《目录学发微》、《古书通例》、姚名达《中国目录学史》、汪辟疆《目录学研究》、王重民《中国目录学是论丛》五种,其中姚、汪二位先贤皆是江西籍学者,是我可觉自豪之处。高老师屡言“咱们北大图书馆”如何如何,显见对北大图书馆的馆藏亦颇自豪。

           219
       上午听卢永磷老师的《文心雕龙》研究课,卢老师推荐周振甫先生的注释本,我整了一纸箱书上京,临走时我和那本《文心雕龙译注》对视了几秒钟,还是没把她捎上。不来电,没感觉,无办法。还记得大一时我深夜奋笔抄《文心雕龙》的情景,抄到上下眼皮打架不休才罢。课前卢老师跟同学嘘寒问暖,颇有谦谦君子之风。卢老师深通书法之道,写得字甭提有多漂亮了。我寻思得机会就求墨宝去!
        下午是李零子的出土文献与学术源流课,在文史楼那个十来平米的教室上课,人满为患。坐中似乎有几个丽质,不知道是否是本系的师姐(妹),原来北大也产美女的。看课表时看到该课挂靠中国古代文学专业,不伦不类,后来才知道,李零子由古典文献教研室调到古代文学教研室。古典文献二李之争似乎有了一个暂时的了结。听到李零子嘴里蹦出的几个新鲜词汇,诸如“儒棍”、“复古狂”等。课上李炮轰“传统文化独存港台说”、“五四运动造成文化断裂说”,这个大龄愤青,倒有几分可爱。李零子下课的结束语是“不感兴趣和湊熱鬧的欢迎下次别来”。

            220
        上午本来是刘玉才老师的石刻文献研究课,刘老有事没来,我在教室看了一会沈培老师的文字学讲义,趴着眯了一会,等着上下午的课。

        下午五六节是李更老师的校勘学课。两节课下来,李老师始终面带笑容,好个和蔼可亲的老师!孙老的弟子陈晓兰老师也来教室露了一下脸,交待明天的古文献学史课用孙老的《简编》。课上还有韩国留学生来试听,我一向倾心韩国美女金泰熙,可叹这两个浓妆艳抹的妖怪却讲一口流利的汉语。
    七到九节是李家浩老师的文字学课。李老是裘老爷子的弟子,奈何乡音太重,听起来颇感吃力。


    漸入佳境

            412
            進京以來,今天取得了重大突破。
        第一次這麽早起床,630
        第一次在早上騎着自行車在未名湖邊繞,看到元培的孩子們給蔡校長敬獻的菊花依然那麽鮮!
        第一次在該吃早餐的時候吃了早餐。
        第一次在吃早餐的時候鼓起勇氣吃了包子,還一口氣吃了兩個,炫耀一下。
       (自註:剛來的時候,看到食堂裏人家正餐吃幾個大包子填肚子就特疑惑,那玩意能吃嗎?)
            第一次吃兩毛錢一大碗的豆漿,極度懷疑質量有問題,吃完后還惴惴不安的樣子,事實上一點問題沒有,我還好好的呢!感嘆一下學五的仁慈。
           花了半個小時擬定了一下畢業論文的提綱,凝視片刻,覺察出是出專著的路子,可是我還沒出書的計劃呢!程千帆老先生說,“前輩爲學,不輕示人,必待養成”,老忘不了這教誨。
    小杜發短信來説“學校都綠了”,還春雷震震,讓我想念一下。現在是如此地想念瑤湖的水,師大的花!

           413
       說說畢業論文的那些事兒(我發不出兒化音,自卑ing,但打這個字好像不難)。
       據説現在都得交初稿了,我昨天才開始正式揮筆。聼其他同學說,導師都拼命催他們趕緊寫。我就納悶怎麽俺的導師壓根不睬我,除了上次給了我點材料。我不明白他是信任我的自覺呢,還是忘了自己作爲導師的身份。他若催我,搞不好我還有逆反心理,他都不睬我,讓我自個幹自個的,倒使我不免寂寞。
        話説這兩天寫了有四五千字,如果不計質量,數量也確實很可觀了。然而,能不講質量麽?


    (三)集中探討關於“我孰與城北徐公美”的問題


        “我孰與城北徐公美”,這本來不足以成爲一個問題。自然是我美,城北徐公他也不醜。但是回到二千多年前,鄒忌同學硬是把它變成了一個問題,一個類似“TO BE OR NOT TO BE”的宏大的問題,一個歷久彌新,我們今天依然興致勃勃地在探討的問題。我看透了鄒忌其人,他的致命弱點在試圖擡高自己的同時貶低他人。而天真、善良、睿智、豁達、宇宙超級無敵翩翩美少年的我則與之劃清界限:只擡高自己,從來不稀罕貶低任何人(按:“少年”,用古義,三十嵗之前咸爲懵懂少年)。
                                                                                                                                                                     ——題記

            414
        晚上朱珂同學在網上猛給我灌迷魂湯,一會說我普通話講得很好(按:注意,是“很好”),一會說我聲音聼起來如何不錯,還說誇我聲音好跟誇我長得帥差不多就是一碼事,我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朱珂同學知道我頂缺乏自知之明的,我也自認自我膨脹得厲害,不料對自己的優點依然估計得很不足,還是旁觀者清!
            IN FACT,我的第一反應是大家都很熟悉的一篇叫《鄒忌諷齊王納諫》的課文,忘了是初中還是高中學的了,不過,這不重要。這篇文字寫的很爛很幼稚,但是被別具慧眼,瞎編語文教科書的人看上了,結果天下士子奉爲典範朝夕諷誦,俱遭荼毒,無一幸免。嗚呼哀哉!有人要說,堂堂《古文觀止》都收錄了呢!你可別忘了,那是給那些玩八股的人玩的(按:我沒有貶低八股的意思,恰恰相反,我的意思是,很遺憾,咱們現在玩不了八股了)。雖然,鄒忌同學還是洞若觀火,說了幾句很有見地的話,“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但是朱珂同學與我的關係非“妻”,非“妾”,更非“客”,連“萍水相逢”都算不上,沒見過真人,比“水”還澹,已臻君子之交之至境!
        看得出來鄒忌同學很自戀,他很喜歡照鏡子,“朝服衣冠,窺鏡”,這本無可厚非,我們早上起來也要例行端視一下自己的儀容,生怕影響校容校貌,以至市容市貌,乃至齷齪到影響奧運在天朝首都的順利開展。問題是他“窺鏡”窺出了一個問題,他問他娘子,“我孰與城北徐公美?”真是出人意表!學這篇課文的時候,廖郎還不大不小,生理、心理、智力各方面尚待健全,於是就懷疑這個問答雙方給顛倒了或叫張冠李戴了。那時還不知道可以懷疑一下有“錯簡”,即使事實上根本沒有。看來,魏晉名士的愛美並非無本之木,而是有源可溯的。中國歷史上最自由最灑脫最令人神往也最動亂的三個時期,先秦、魏晉和五四前後的一段時光,有着巨大而驚人的相似性。這幾個時期的人們,他們的舉手投足閒,就昭示着這個民族最光彩照人的一面。我生也晚!!!
        按照正常人的正常心態,在這種情形下,這個“我”是有得到肯定答復的心理期待的,而且這種期待會比較強烈、比較急切。當一個女子柔情似水嬌滴滴地用迷人的笑容天真的眼神問她所深愛的男子,“老公,你愛我嗎?”我們可以想象,這個女人想聽到的就是鄒忌同學想聽到的。他的娘子也很能滿足夫君的胃口(夫唱婦隨?!),說:“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君也!”鄒忌同學貌似還殘存着幾分很要不得的自知之明,不太相信自己比徐公還美,於是見到人就問“我和城北那個姓徐的誰長得帥”,結果大家都糊弄他。我們也不難理解,鄒忌同學之所以不厭其煩向周圍人求證同樣的問題,一方面是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帥不過徐公,另一方面感情上又渴望得到更多的肯定答復以証成自己比徐某人更帥的“事實”(REALITY),此間心理上存在着緊張的矛盾與衝突,交織着理性與感性相互較勁的煎熬。不然,就完全沒有必要問來問去的那麽麻煩,甚而至於“寢而思之”的地步,這已經是把它作爲一個很重要,極爲嚴肅的正經問題在認真地思考了。看,人家徐公就不會糊塗到去自尋煩惱,這纔是真正的美男子(至於是不是“偉丈夫”,有待考證)。
        據説,某國有句諺語——“謊言說了一千遍,就成了真理。”這是很要命的。
        這天,城北的徐公造訪鄒忌同學的府上,鄒忌也顧不得別的,也不招呼客人看茶,也不寒暄別來無恙,一味地“孰視之”,就是肆無忌憚、直勾勾盯着人(徐公)看(按:我知道這樣翻譯接近猥瑣不堪,但當時實情如此,我也没辦法,要怪只能怪鄒忌,重要的是符合嚴復先生提出的“信”、“達”兩個原則。“雅”一點的譯法則是“仔細地端詳”。誰要說我翻譯的不好不到位我跟誰急)。 “孰視之”一語,在中華乙部書中,可謂“史不絕書”,但是,根據現代的禮儀和習慣,以這種方式看人是很不禮貌滴,往往叫人毛骨悚然!當然,假如是去相親,“孰視之”非但無罪,而且合理、合法、合情、合景,很有必要。“遠看一朵花,近看一個疤”的故事OR事故已屢見不鮮。比年來又有“背影美女”一說,尤不可掉以輕心。至於“相看兩不厭,惟有敬亭山”,則是特例,不在本文討論之列。
        糟糕的是,“孰視之”的結果竟然是“自以爲不如”徐公美,於是鄒忌同學又拿起鏡子來照,發現豈止是“不如”,而且是“弗如遠甚”。可見,鏡子裏的鄒忌(按:也即是現實中的鄒忌的鏡像)和現實中的徐公,產生了巨大的反差。原文是:“明日,徐公來。熟視之,自以爲不如;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竊以爲此乃千古佳句,寫得巨合情理,邏輯嚴密,閒不容發,足稱“實錄”,非尋常史家凴胸臆下筆可到。我們感到欣慰的是,還好,鏡子終于沒欺騙我們可親可愛的鄒忌同學。那時,還沒有哈哈鏡,這是很可惜的。
        言歸正傳。話説朱珂同學對本人的聲音的“深情”描繪簡直令人動容,幾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而我對任何形式的“甜言蜜語”“蜜語甜言”總是來者不拒,照單全收,毫無防備。但這次,我還是反復重申了本人的聲綫REALLY沒那麽有磁性,並且很慚愧地說普通話等級考試都沒攷過,朱珂同學於是得出了比較能説明問題的結論:(我的聲音好聽普通話不錯是)手機的效果。
    天啊!子啊!距離,總算產生美了。


    (四)記一件小事

        416
        以小見大,幼稚而深刻是小學時代的我們慣用的伎倆,我們曾經的童心決定了我們對此道駕輕就熟,完成了一篇篇感人至深,忽悠死你沒商量的課堂作文。我們從小就有著與生俱來無與倫比的道德崇高感,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都要交給警察叔叔,並且得意洋洋形諸文字,曰:“記一件小事”。小屁孩的生活裏好像註定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小事”,但論擺事實、講道理,已經修煉到如火純青、出神入化之境,儼然老成人口吻。在建構一件件“小事”中,我們不約而同地指向如出一轍的“宏大敍事”。
        “老概念”作文大賽催生出的八零後一代領軍寫手張悅然(按:不能確定她有沒有成“家”),在質問“誰來檢閱我的憂傷”。其實,要檢閱的豈止是“憂傷”?我想說的是,“誰來檢閱我們的童心。”我們的童心是否遭遇過太多的不必要的摧殘與洗禮?回首美好的童年,原來是在巨大的瞞和騙的陰影的包圍中度過。虛僞而造作的人們在塑造我們的精神世界,讓我們繼承他們可怕的“優良傳統”,進而繼續瞞和騙的神話與傳説。在這種集體無意識的自欺和欺人中,萬民同賀、舉國歡騰,真是熙恰太平之世,道不拾遺之邦。在這場盛大的全民表演中,很奇怪的是,居然沒有觀衆。因爲,幾乎所有人都沉醉在表演的幻覺中不能自拔,即使沒有“春風”。最終,那個笨小孩也加入到“皇帝的新裝”的演出陣容。
        中學時,在做語文作文考試題時特別不能容忍的是,作文紙裏密密麻麻看似排列有序的一個個小方格,到了八百字的地方還給你來個“友情提示”。在我看來,那些方格不僅對我的思維進行着殘酷的圍追堵截,還在束縛我那天馬行空的想象。我常常剛開了個頭,就宣告快到八百字的地方了,可是,我要寫的主題還沒浮出紙面,只能胎死腹中。老師們總是苦口婆心地告誡我們,“三段論”的套路是多麽保險和穩妥,除此皆爲死路一條,但遭到我狂妄的鄙視。由於“三段論”缺乏起碼的技術含量或說太過機械化,我對中學語文教師至今缺乏必要的好感和敬意。不僅由於此,還因爲高中三年偶爾才上語文課的我,現在成了中文科班的孩子。
        以上是本篇之“引子”,或曰“楔子。這裏要記的小事,與小師妹劉慧相關,這也是“小”的題中之義。那天,在我剛知道宇宙中有這麽個師妹的時候,她突然說把我校内網上所有的日誌都看完了,讀後感是“不僅有繁體字,還有真性情”,我感動的差點那個啥了。不要自作聰明地揣測“那個啥”就是哭,顯然不是。總之,是感動就對了。後來,看到她說讀郭本《古代漢語》都到頭暈的地步,又在QQ上問我關於考研復習的一些事。我怕小師妹着急,就留了個手機號碼給她。小丫頭居然在給我的短消息上說:“我剛感動得暈了一下下,手機在身旁都跑去自己桌子那拿。”真是個傻丫頭啊。可是,看到這句話,爲什麽我的眼眶有些濕潤了呢,我的淚腺變得發達了麽?
    我在想,是不是容易被感動的人,也容易感動別人。


    (五)詩意的棲居或者附庸風雅

             424

        今天得知56日就要論文答辯,指導老師在短信上說,“不要讓我失望”。我一怔,忽然意識到,此時此刻的我心理是如此脆弱。我絲毫不會介意師長對我的失望,我所深深恐懼的是自己對自己失望。在我眼裏,“失望”就是“絕望”的鄰居,它們挨得太近。
    考研失利的陰影大概還是要靠考試來解決,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仿佛真有其事。剛看到成績時,心沒怎麽痛過,有點沒心沒肺的說。朋友們勸我別難過的時候,我都覺得有點可笑,那時,我還沒來得及難過,只是獨自喝了一些悶酒。对我而言,考研原本就只是給自己爭取一個在燕園安心讀書的機會。而現在已然在此,聆聽仰慕已久的先生們的諄諄教誨,暫時消解了名落孫山的痛楚。我現在才明白,這將是一種長久的陣痛,更加折磨人。它來無影去無蹤,不定期的光顧令人窮於應付。

        平原君的一句話一直在我的記憶裏興風作浪:大學是寫詩做夢的好地方。晚上在英傑交流中心陽光大廳觀賞第九屆未名詩歌節朗誦會——“一一零·詩響家”。咬文嚼字一下:細心的人都應該注意到,“一一零”的這個“零”怎麽看怎麽別扭,應作“〇”。某詩人戲言,北大終于拉響警報了!持續長達三個小時的晚會氣氛自由而活躍,充滿風趣詼諧的調侃。看到了一些我希望看到的北大人的樣子,個性張揚,甚或張狂。我喜歡這些人。作爲組織者之一的姜濤老師更是其中的傑出代表。濤哥英明神武,生猛有力,有詩爲証——“你捏痛了我的乳”(按:根據濤哥的設計,大學生戀人偷情時,女方禁不住發出了溫柔的抗議)。我對這句印象特別深刻,這與朗誦者的精彩演繹不無關係。我这样不免有断章取义之嫌,還望看官诸君不要太放肆自己的想象,或许可以减轻我的罪过。我承認我不懂詩,尤其是新詩(此處不存在任何暗示和迂回曲折的潛臺詞,真的),比如胡少卿前輩的這首《庭院》:


           一個,兩個,她在數着桃子
                一滴,兩滴,我在看着雨點

               起風了
               回到我們的小庭院

               看哪
               一片羽毛落在水邊

        我寧願相信自己的遲鈍形成理解上的障礙,也不願意說這首詩有多麽不好。
        阿吾鋒芒畢露,咄咄逼人地説道:當年一起寫詩的北大人,有的有錢了,有的有權了,有的當了北大教授有地位了,可是一百一十年來北大追求的那四個字(按:民主?科學?)好像一天都沒有真正有過。無獨有偶,錢公理群本周六將在中關村圖書大廈簽名售書,書名叫《尋找北大》。人們不禁要問:北大精神是虛構的美好傳説還是確實存在過?人們爲什麽念念不忘老北大?臧棣風采依舊,老西川貌似很低調,我原以爲他是怒發沖冠的。有幸見識《未名湖是個海洋》的創作者,陳湧海老師低沉迴旋、餘音繞梁的民謠風,帶給我別樣的享受。

        今夜,枕詩入眠,但願,做個好夢。最好,夢裏也是詩。

    [ 本帖最后由 行吟泽畔 于 2008-5-1 12:53 编辑 ]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1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以下这一段:“據説現在都得交初稿了,我昨天才開始正式揮筆。聼其他同學說,導師都拼命催他們趕緊寫。我就納悶怎麽俺的導師壓根不睬我,除了上次給了我點材料。我不明白他是信任我的自覺呢,還是忘了自己作爲導師的身份。他若催我,搞不好我還有逆反心理,他都不睬我,讓我自個幹自個的,倒使我不免寂寞。”
    看来现在很多人都和你一样了。喜欢有人管。我从小学到现在,都是天马行空地自己做自己的,很讨厌老师、导师来管我。还好,他们也的确不管我。读书、研究,是需要自己规划的,离了老师管,就不自在,就无所措手足的人,怕是难有出息的。善意提醒,请勿多怪。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1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写的很有“真情实感”(套一下版主们的评分标准,僭越啊),可是我对这几句有意见:“坐中似乎有几个丽质,不知道是否是本系的师姐(妹),原来北大也产美女的。”
    什么叫做“北大也产美女的”,北大一向都是产美女的呀?那么多文科,没有美女那真没天理了。按照惯例,应该说“原来清华也有美女”才对。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10 11:13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08-5-1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文章,怎么发到乐园来了,应该发到原创区。汉版够意思,给一荔枝(咳咳,我是说汉版,不是说荔枝)
    “中學時,在做語文作文考試題時特別不能容忍的是,作文紙裏密密麻麻看似排列有序的一個個小方格,到了八百字的地方還給你來個“友情提示”。在我看來,那些方格不僅對我的思維進行着殘酷的圍追堵截,還在束縛我那天馬行空的想象。我常常剛開了個頭,就宣告快到八百字的地方了,可是,我要寫的主題還沒浮出紙面,只能胎死腹中。老師們總是苦口婆心地告誡我們,“三段論”的套路是多麽保險和穩妥,除此皆爲死路一條,但遭到我狂妄的鄙視。由於“三段論”缺乏起碼的技術含量或說太過機械化,我對中學語文教師至今缺乏必要的好感和敬意。不僅由於此,還因爲高中三年偶爾才上語文課的我,現在成了中文科班的孩子。”
    这段看了,特别辛酸。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培养”出来的。作文作文,就是做作出来的文章。记得一次作文,我写得颇为勉强,之后看了班里几篇优秀作文。不巧,期中考试又出同一题,我几乎没写出什么来。同一题,我本来就写得勉强了,又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再作一篇,弄得我不知道是要凭记忆将原文默一遍还是将看过的优秀作文借鉴过来,好像都不妥吧。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6 12:28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08-5-1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楼主的真情实感让我也到了许多,只是有很多事情我只是让它过去,没有让它在脑中停留,我想这样是不好的,经过并有自己的想法,人才能有提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2 15:24
  • 签到天数: 67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08-5-2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字体这么小,看得我眼睛好累,但是每一个字都认真看了,北大新一代才子终于在数典光荣诞生了。北京我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北大,今生无缘求学北大,去逛逛未名湖总可以吧。


    後來,看到她說讀郭本《古代漢語》都到頭暈的地步,又在QQ上問我關於考研復習的一些事。我怕小師妹着急,就留了個手機號碼給她。小丫頭居然在給我的短消息上說:“我剛感動得暈了一下下,手機在身旁都跑去自己桌子那拿。”

    这段话写得生动感人,看出行吟兄是个情感细腻的文学青年,小师妹也很可爱,强烈邀请她到数典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2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鼹鼠9529 于 2008-5-1 20:27 发表
    文章写的很有“真情实感”(套一下版主们的评分标准,僭越啊),可是我对这几句有意见:“坐中似乎有几个丽质,不知道是否是本系的师姐(妹),原来北大也产美女的。”
    什么叫做“北大也产美女的”,北大一向都是产 ...

    看來這位是北大的美女前輩哦。呵呵,這不過是戲言,不用當真的。我聼師兄們說,近年來,北大才比較產美女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2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林丫头 于 2008-5-2 21:00 发表
    字体这么小,看得我眼睛好累,但是每一个字都认真看了,北大新一代才子终于在数典光荣诞生了。北京我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北大,今生无缘求学北大,去逛逛未名湖总可以吧。


    後來,看到她說讀郭本《古代漢語》都到 ...


    謝謝林丫頭,字體小我估計是您電腦的分辨率問題。以後去未名湖時,可以知會一聲,我常在那裏放飛詩意的想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2-8 23:27
  • 签到天数: 63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08-5-2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散文区也接受楼主这种风格的文字吧,很佩服楼主的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3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博浪椎 于 2008-5-2 22:33 发表
    似乎散文区也接受楼主这种风格的文字吧,很佩服楼主的文笔

    发在哪里也不是太重要,只要没违反版规,喜欢写字的人只要人家认真看他的文字,他就心满意足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3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才子啊!再加上老兄有写日记的好习惯,以后肯定前途无量!努力吧,我们期待拜读你的大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3 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文章行云流水,我一气儿看完,毫无滞塞(本人才疏,想不到该用什么词,望楼主见谅)的感觉,尤其看关于“小学作文”那一段时深有感触:
    当年一本《小学生优秀作文》陪我度过了小学时代,并且每次语文考试作文得分都不低。本来写点儿文章记录自己的生活应该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但是当时我对写作文可是深恶痛绝的。记得当时的语文老师还要求我们每天写日记,每周五收上来检查,如此我还敢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写进日记里吗?只能是瞎写点儿完任务对付了,小学一毕业我立马抛弃了写日记这个好习惯,这都是谁之过?
    到了高中开始写“三段论”新八股,我当时主观上虽然不喜欢写作文但是技术上还是挺擅于此道的(高考时作文分数也不低),写的文章都是口是心非,空洞乏味,有时想想老师挺不容易的,得耐着性子看一个班的这种垃圾文字,并且还得评出优劣来,难啊!
    这种体制的产品就是类似于我的这种人:该好好读书(养心怡性的书,非教科书)的时候讨厌读书,等回过头来想读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人生不能重过,只能叹息一声,把握当前时光了。
    一个人能够用文字准确的记录下来自己的感受应该是一种幸福,谁从我手中抢走了这种幸福?仅仅是因为自己天资不够聪慧,后天努力不够吗?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00:21
  • 签到天数: 118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08-5-3 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行吟泽畔 于 2008-5-3 00:23 发表

    发在哪里也不是太重要,只要没违反版规,喜欢写字的人只要人家认真看他的文字,他就心满意足了。

    喜欢写字的人--应该是喜欢写作的人吧!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3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i>wjxv92cn89sopa</i> 于 2008-5-3 03:59 发表 <a href="http://bbs.gxsd.com.cn/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745478&ptid=134322" target="_blank"><img src="http://bbs.gxsd.com.cn/images/common/back.gif" border="0"   alt="" /></a><br />

    <br />
    喜欢写字的人--应该是喜欢写作的人吧!<img src="images/smilies/default/handshake.gif" smilieid="17" border="0" alt="" />
    <br />
    我喜歡用“寫字”,而不喜歡用“寫作”,就像我不喜歡用“文章”二字,而喜歡用“文字”,因爲不想被定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2-8 23:27
  • 签到天数: 63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08-5-3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很多作家自嘲为“码字”,颇有戏谑文学之义,楼主称写作为写字,自谦中还带有几分恭敬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10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博浪椎 于 2008-5-3 19:30 发表
    呵呵,很多作家自嘲为“码字”,颇有戏谑文学之义,楼主称写作为写字,自谦中还带有几分恭敬啊。

    意义往往是发掘出来的,果然不假。我喜欢用"写字",这是一种很好的状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12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
    "这种体制的产品就是类似于我的这种人:该好好读书(养心怡性的书,非教科书)的时候讨厌读书,等回过头来想读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人生不能重过,只能叹息一声,把握当前时光了。"
    深有同感,高二的时候,无意间,在书店买到一本<<古文观止>>.当时别提多么高兴了,想把它背下来,只能等到周末读.读到柳宗元的小石潭记时,顿时有了感觉,当时在想给我一年的时间去读,我自信我会做文章了.可惜呀,耐何不了高考!至今,还在想象,4,5月,早晨麦芒上的露珠,被太阳照的晶莹剔透,站在田边读那些美妙的文章.那是多么美好,可惜,这生,错过了这样的时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08:06
  • 签到天数: 13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08-5-12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好文章。随性而写,率意而出,这等文字方可称为妙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12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鼹鼠9529 于 2008-5-1 20:27 发表
    文章写的很有“真情实感”(套一下版主们的评分标准,僭越啊),可是我对这几句有意见:“坐中似乎有几个丽质,不知道是否是本系的师姐(妹),原来北大也产美女的。”
    什么叫做“北大也产美女的”,北大一向都是产 ...

    那一段关于美女的文字在哪里,我搜了两遍,没搜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14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yrqzdhlsc 于 2008-5-12 14:59 发表

    那一段关于美女的文字在哪里,我搜了两遍,没搜出来。

    "下午是李零子的出土文献与学术源流课,在文史楼那个十来平米的教室上课,人满为患。坐中似乎有几个丽质,不知道是否是本系的师姐(妹),原来北大也产美女的。"
    阁下喜欢看回帖不喜欢看主帖的么,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14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努力,明年拿下北大!!
    和楼主差不多
    我的毕业论文知道老师也不管我
    今天是12号
    我们26好答辩,20号交定稿
    我现在连初稿都没写完呢,整天泡在数典下载书,还美名曰为论文搜集材料。
    唉,怎么办啊,都火烧眉毛了。
    都怪自己的选题,唐诗校勘,自己搞不到一些必须的本子,怎么搞啊?只能用理校,而这种方法又太危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5-14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打错字了
    应该是论文指导老师
    12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5-14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zizhan1986 于 2008-5-14 17:34 发表
    楼主努力,明年拿下北大!!
    和楼主差不多
    我的毕业论文知道老师也不管我
    今天是12号
    我们26好答辩,20号交定稿
    我现在连初稿都没写完呢,整天泡在数典下载书,还美名曰为论文搜集材料。
    唉,怎么办啊,都火烧 ...

    不能这样搞啊,陈援庵先生早就告诫我们了,理校很高明,但"最危险亦此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8-6-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吟兄啊,日记体看似最是好写,其实是文体中最难的一种。难就难在事绪纷繁散乱,倘不细心经营,则神思涣散,一盘散沙。以在下愚见,兄似乎还没有能解决这个问题。大量的日常琐事,写来有什么意思呢?我不曾看见其中思想和情感的光华,只有琐细平庸的混乱感觉印象,时有造作与敷衍。我不客气的说一句,行吟兄还未进得做文章的门,还请行吟兄三思。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3:30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08-6-8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南溟 于 2008-6-8 00:21 发表
    行吟兄啊,日记体看似最是好写,其实是文体中最难的一种。难就难在事绪纷繁散乱,倘不细心经营,则神思涣散,一盘散沙。以在下愚见,兄似乎还没有能解决这个问题。大量的日常琐事,写来有什么意思呢?我不曾看见其中 ...


    谢谢南溟兄直言,兄说的很好。确如兄所说,行吟未得为文之道,也不擅长写一本正经的文字。我的文字都是信马由缰的,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3-2-12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信马由缰,未曾文章,心思到处,文字堆垒,既无造作,妙趣自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4 01: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看到这篇,还以为乐园盛产美文。后来才发现,这只是巧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2-9 0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