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zqc4124

[读书心得] {原創首發}汉熹平石经《鲁诗》恢复斠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7 0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說文》“楳亦梅字”。“男女及時也”,本或作“得以及時”者,從下而誤。被,皮寄反。』《正義》曰:『作《摽有梅》詩者,言男女及時也。召南之國,被文王之化,故男女皆得以及時。謂紂時俗衰政亂,男女喪其配耦,嫁娶多不以時。今被文王之化,故男女皆得以及時。俗本“男女”下有“得以”二字者,誤也。毛以卒章云三十之男、二十之女爲蕃育法,二章爲男年二十八九、女年十八九,首章謂男年二十六七、女年十六七,以梅落喻男女年衰,則未落宜據男年二十五、女年十五矣,則毛以上二章陳年盛正昏之時,卒章蕃育法雖在期盡,亦是及時。《東門之楊傳》云“不逮秋冬”,則毛意以秋冬皆得成昏。孫卿曰:“霜降逆女,冰泮殺止。”霜降,九月也。冰泮,正月也。孫卿,毛氏之師,明毛亦然,以九月至正月皆可爲昏也。又《家語》曰:“霜降而婦功成,而嫁娶者行焉。冰泮農業起,昏禮殺於此。”又云:“冬合男女,春班爵位。”《邶詩》曰:“士如歸妻,迨冰未泮。”是其事也。其《周禮》言仲春,《夏小正》言二月者,皆爲期盡蕃育之法。《禮記》云“二十曰弱冠”,又曰“冠,成人之道”,成人乃可爲人父矣。《喪服傳》曰“十九至十六爲長殤”,禮子不殤父,明男二十爲初娶之端。又《禮記》曰“女子十五許嫁而笄”,以十五爲成人,許嫁不爲殤,明女十五爲初昏之端矣。王肅述毛曰:“前賢有言,丈夫二十不敢不有室,女子十五不敢不事人。”譙周亦云:“是故男自二十以及三十,女自十五以至二十,皆得以嫁娶。先是則速,後是則晚矣。凡人嫁娶,或以賢淑,或以方類,豈但年數而已。”此皆取說於毛氏矣。然則男自二十以至二十九,女自十五以至十九,皆爲盛年,其昏,自季秋至於孟春,惟其所用,不限其月。若男三十、女二十爲期盡蕃育,雖仲春猶可行,即此卒章是也。又男女之昏,爲賢淑與方類,但男年二十以後,女年十五以後,隨任所當,嘉好則成,不必要以十五六女配二十一二男也。雖二十女配二十之男,三十之男配十五之女,亦可也。《傳》言三十之男,二十之女,據其並期盡者,依《周禮》文爲正。鄭據《周禮》仲春爲昏是其正。此《序》云“男女得以及時”,言及者,汲汲之辭,故三章皆爲蕃育之法,非仲春也。上二章陳及夏行嫁,卒章言夏晚大衰,不復得嫁,待明年仲春,亦是及時也。以梅實喻時之盛衰,不以喻年。若梅實未落,十分皆在,喻時未有衰,即仲春之月是也。此《經》所不陳。既以仲春之月爲正,去之彌遠則時益衰,近則衰少,衰少則梅落少,衰多則似梅落多,時不可爲昏則似梅落盡。首章“其實七兮”,謂在樹者七,梅落仍少,以喻衰猶少,謂孟夏也。以去春近,仍爲善時,故下句言“迨其吉兮”,欲及其善時也。二章言“其實三兮”,謂在者唯三,梅落益多,謂仲夏也。過此則不復可嫁,故云“迨其今兮”。今,急辭,恐其過此,故急也。又卒章“頃筐塈之”,謂梅十分皆落,梅實既盡,喻去春光遠,善亦盡矣,謂季夏也。不可復昏,待至明年仲春,故下句云“迨其謂之”。《箋》云“女年二十而無嫁端,則有勤望之憂,明年仲春,不待以禮會之。時禮雖不備,相奔不禁”。由季夏時盡,故至明年也。季春亦非正時,《箋》不以首章當之者,以四月五月與春接連,猶可以嫁,三月則可以嫁明矣。六月則爲晚。此篇三章,宜一章興一月,故以首章爲初夏,二章爲向晚,此得以及時,宜舉末以言之,故不以爲季春也。所以於五月得爲昏,至六月則不可者,以四月五月去春未一時,故可強嫁,故季夏,去春遠矣,故不得爲昏。知待至明年春者,《周禮•媒氏》“仲春之月,奔者不禁”,故知明年得行也。鄭以仲春爲昏月,故《行露》、《野有蔓草》皆引《周禮》“仲春之月,令會男女之無夫家者”。又《夏小正》“二月,綏多女士”,下云“有女懷春”,故以仲春爲昏月也。此首章《箋》云女年二十,則依《周禮》、《書傳》、《穀梁》、《禮記》皆言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故不從《毛傳》。且女子十五,正言許嫁,不言即嫁也。《越語》曰:“女子十七不嫁,丈夫二十不娶,父母有罪。”越王謂欲報吳之故,特下此令。又若女年皆十五而嫁,越王欲速爲昏,何由乃下十七之期乎?又諸《經》、《傳》所以皆云三十、二十,都不言正嫁娶之年,而皆爲期盡也。孫卿、《家語》未可據信,故據《周禮》三十之男,二十之女,昏用仲春也。案《異義》“人君年幾而娶?今《大戴禮》說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天子巳下及庶人同禮;又《左傳》說人君十五生子,禮,三十而娶,庶人禮也。謹案:舜生三十不娶,謂之鰥;《禮•文王世子》曰“文王十五生武王,武王有兄伯邑考”,故知人君早昏,所以重繼嗣。鄭玄不駁,明知天子諸侯十二而冠,冠而生子。大夫以下,明從庶人法也。《行露》之篇,女以多露拒男,此四月、五月而云猶可嫁者,《鄭志》答張逸云:“《行露》以正言也,《標有梅》以蕃育人民。”然則《行露》爲不從男,故以禮拒之;此爲有故,不及正時許之,所以蕃育人民故也。《綢繆》首章“三星在天”,《箋》云:“三月之末,四月之中。”二章“三星在隅”,《箋》云:“四月之末,五月之中。”卒章“三星在戶”,《箋》云:“五月之末,六月之中。”與此三章之喻大同。彼云“不得其時”,此云“及時”者,此文王之化,有故不得以仲春者,許之,所以蕃育人民。彼正時不行,故爲違禮。事同意異,故美刺有殊。』《毛傳》:“興也。摽,落也。盛極則隋落者,梅也。尚在樹者七。吉,善也。”《箋》云:“興者,梅實尚餘七未落,喻始衰也。謂女二十,春盛而不嫁,至夏則衰。我,我當嫁者。庶,眾。迨,及也。求女之當嫁者之眾士,宜及其善時。善時謂年二十,雖夏未大衰。”《釋文》:『隋,迨果反,又徒火反。迨其,音待,《韓詩》云:“顧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7 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qc4124 于 2019-5-17 03:42 编辑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7 03:37
    《說文》“楳亦梅字”。“男女及時也”,本或作“得以及時”者,從下而誤。被,皮寄反。 ...




                      

                   22行“莩有楳傾筐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其三莩有楳三章章四句●”,《毛傳》:“塈,取也。不待备礼也。三十之男,二十之女,礼未备则不待礼会而行之者,所以蕃育民人也。”《笺》云:“顷筐取之,谓夏已晚,顷筐取之於地。谓勤也。女年二十而无嫁端,则有勤望之忧。不待礼会而行之者,谓明年仲春,不待以礼会之也。时礼虽不备,相奔不禁。”《釋文》:顷音倾。塈,许器反。蕃音烦。禁,居鸩反,一音金。”《玉篇·手部》:“摡,許氣反。《詩》曰:傾筐摡之,本亦作。又古代切滌也。”《廣雅》:“摡,取也。”蓋《玉篇》所引爲《韓詩》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8 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7 03:39
    第22行“莩有楳傾筐摡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其三莩有楳三章章四句● ...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其一”,《毛序》:“《小星》,惠及下也。夫人無妒忌之行,惠及賤妾,進御於君,知其命有貴賤,能盡其心矣。”《箋》云:“以色曰妒,以行曰忌。命謂禮命貴賤。”《釋文》:“行,下孟反,注同。盡,津忍反,後放此。《韓詩外傳》首章首段言:“曾子仕於莒,得粟三秉,方是之時,曾子重其祿而輕其身。親沒之後,齊迎以相,楚迎以令尹,晉迎以上卿,方是之時,曾子重其身而輕其祿。懷其寶而迷其國,不可與語仁。窘其身而約其親,不可與語孝。任重道遠者,不擇地而息。家貧親老者,不擇官而仕。故君子橋褐趨時,當務爲急。《傳》云:不逢時而仕,任事而敦其慮,爲之使而不入其謀,貧焉故也。《詩》曰:夙夜在公,實命不同。正義》曰:命謂貴賤者,夫人禮命貴,與君同,故稱曰小君。眾妾則賤,故《喪服》注云:貴者視卿,賤者視大夫也。妾之貴者,夫人侄娣也,即《喪服》所謂貴臣賤妾也。《左氏》皆言以夫人之侄娣爲繼室,明其貴也。何休云:夫人無子,立右媵之子。右媵無子,立左媵之子。以二媵爲貴,與禮不合,故《韓奕箋》獨言娣,舉其貴者,是侄娣貴於媵之義。《毛傳》:“嘒,微貌。小星,眾無名者。三,心。五,噣。四時更見。肅肅,疾貌。宵,夜。征,行。寔,是也。命不得同於列位也。”《箋》云:“眾無名之星,隨心、噣在天,猶諸妾隨夫人以次序進御於君也。心在東方,三月時也。噣在東方,正月時也。如是終歲列宿更見。夙,早也。謂諸妾肅肅然夜行,或早或夜,在於君所,以次序進御者,是其禮命之數不同也。凡妾御於君,不當夕。”《釋文》:『嘒,呼惠反。噣,張救反,又都豆反,《爾雅》云:噣謂之柳。更音庚,下同。見,賢遍反,下同。宿音秀。寔,時職反,《韓詩》作,云有也《正義》曰:《書傳》曰:古者,后夫人將侍君,前息燭,後舉燭,至於房中,釋朝服,襲燕服,然後入御於君。雞鳴,大師奏《雞鳴》於階下,然後夫人鳴佩玉於房中,告去。由此言之,夫人往來舒而有儀,諸妾則肅肅然夜而疾行,是其異也。言或早或夜在於君所者,謂諸妾夜晚始往,及早來也,亦異於夫人也。或以爲早謂夜初,妾有貴賤,往有早晚。知不然者,以其《詩》言夙夜者,皆記昏爲夜,晨初爲早,未有以初昏爲夙者。又《序》云知其命有貴賤,與此寔命不同一也。明此亦不同於夫人,非妾中自不同也。言凡妾御於君,不當夕者,解所以夜晚乃往之意。由妾御於君,不當夕故也。《內則》云:妻不在,妾御莫敢當夕。《注》云:避女君之御日。與此不同者,彼妻不在,妾不往御,此自往御之時,不敢當夕而往。文取於彼,義隨所證,亦斷章之義也。』龖案:《爾雅》:“寔,是也。”《公羊傳》曰:“寔來者何?猶曰:是人來也。”《公羊傳》乃漢石經所刻碑之一,《魯詩》當亦或作“寔”。石經碑後當有此“寔”字異文校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8 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8 04:28
    “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其一”,《毛序》:“《小星》,惠及下 ...




                      2223行“嘒彼小星維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   小星二章章五句”,恢復碑“嘒彼小星惟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其二嘒彼小(星二章章五句●)”,早稻田大學藏日本國寶寫卷《原本玉篇》有:        《毛傳》:“參,伐也。昴,留也。衾,被也。裯,襌被也。猶,若也。”《箋》云:“此言眾無名之星,亦隨伐、留在天。裯,床帳也。諸妾夜行,抱衾與床帳,待進御之,次序不若,亦言尊卑異也。”《釋文》:『參,所林反,星名也,一名伐。昴音卯,徐又音茅,一名留。二星皆西方宿也。留如字,又音柳,下同。衾,起金反。裯,直留反,徐云:鄭音直俱反。帳,張仗反。』《正義》曰:《天文志》云:參,白虎宿。三星直。下有三星,旒曰伐。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則參實三星,故《綢繆》傳曰:三星,參也。以伐與參連體,參爲列宿,統名之,若同一宿然。但伐亦爲大星,與參互見,皆得相統,故《周禮》熊旂六旒以象伐,《注》云:伐屬白虎宿,與參連體,而六星言六旒,以象伐。明伐得統參也。是以《演孔圖》云參以斬伐,《公羊傳》曰伐爲大辰,皆互舉相見之文也,故言參,伐也,見同體之義。《元命苞》云昴六星,昴之爲言留,言物成就繫留,是也。彼昴留爲一,則參伐明亦爲一也。《箋》裯,床帳。鄭以衾既爲被,不宜復云襌被也。漢世名帳爲裯,蓋因於古,故以爲床帳。《鄭志》張逸問:此《箋》不知何以易《傳》?又諸妾抱帳,進御於君,有常寢,何其碎?答曰:今人名帳爲裯,雖古無名被爲裯。諸妾何必人抱一帳?施者因之,如今漢抱帳也。是鄭之改《傳》之意,云施者因之。《內則注》云:諸侯取九女,侄娣兩兩而御,則三日也。次兩媵,則四日也。次夫人專夜,則五日也。是五日之中,一夜夫人,四夜媵妾。夫人御後之夜,則次御者抱衾而往。其後三夜,御者因之,不復抱也。四夜既滿,其來者又抱之而還,以後夜夫人所專,不須帳也。所施帳者,爲二人共侍於君,有須在帳者。妾往必二人俱往,不然不須帳,故天子九嬪以下,九人一夜,明九人更迭而往來矣。其御,望前先卑,望後先尊,宜二媵下侄娣畢,次二媵,次夫人。下侄娣次夫人。望後乃反之。則望前最賤,妾抱帳往,貴者抱之還。望後,貴者抱之往,賤者抱之還。帳爲諸妾而有,異於夫人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8 04:36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8 04:30
    第22、23行“嘒彼小星維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   小星二章章五句”,恢復 ...




                  23行“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其一”,恢復碑江有洍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其一,《毛序》:“《江有汜》,美媵也。勤而無怨,嫡能悔過也。文王之時,江沱之閒,有嫡不以其媵備數,媵遇勞而無怨,嫡亦自悔也。”《箋》曰:“勤者,以已宜媵而不得,心望之。”《釋文》:『汜音祀,江水名。媵音孕,又繩證反。古者諸侯娶夫人,則同姓二國媵之。嫡,都狄反,正夫人也,下同。沱,徒何反,江水之別也,篇內同。』《毛傳》:“興也。決復入爲汜。嫡能自悔也。”《箋》云:“興者,喻江水大,汜水小,然而並流,似嫡媵宜俱行。之子,是子也。是子,謂嫡也。婦人謂嫁曰歸。以猶與也。”《釋文》:『決,古穴反,又音穴。復,扶福反。並,白猛反,又步頂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9 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8 04:36
    第23行“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其一”,恢復碑“江有洍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 ...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不我與其後也處其二”,《毛傳》:“渚,小洲也,水岐成渚。處,止也。”《箋》云:“江水流而渚留,是嫡與己異心,使已獨留不行。嫡悔過自止。”《釋文》:『渚,諸呂反,《韓詩》云:一溢一否曰渚。”“渚,小洲也,本或無此注。水岐如字,何音其宜反,又音祗。』《文選》張平子《西京賦》李善注引薛君《韓詩章句》曰:“水一溢而爲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9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9 06:41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不我與其後也處其二”,《毛傳》:“渚,小洲也,水岐成渚。處,止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9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2223行“莩有楳三章章四句●嘒彼小星三五在東肅肅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其一嘒彼小星惟參與昴肅肅宵征抱衾與裯寔命不猶其二小星二章章五句●江有洍之子歸不”中石經《魯詩》較現行本《毛詩》當多二字,則熹平漢石經《魯詩》“小星”篇題必作“嘒彼小星”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9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3、24行“野有死麇白(茅苞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其一)”,《漢故穀城長蕩陰令張君表頌》“南苞八蠻。”陸賈《新語•道基》:“苞之以六合,羅之以紀網。”《毛序》:“《野有死麕》,惡無禮也。天下大亂,強暴相陵,遂成淫風。被文王之化,雖當亂世,猶惡無禮也。”《箋》言“無禮者,爲不由媒妁,雁幣不至,劫脅以成昏,謂紂之世。”《釋文》:『麕,本亦作“麏”,又作“麇”,俱倫反。麏,獸名也。《草木疏》云:“麏,獐也,青州人謂之麏。”惡,烏路反,下同。被,皮寄反。劫脅,上居業反,下許業反。』《正義》曰:『《經》言“起士誘之”,女思媒氏導之,故知不由媒妁也。思其麕肉爲禮,故知雁幣不至也。欲令舒而脫脫兮,故知劫脅以成昏也。《箋》反《經》爲說,而先媒後幣,與《經》倒者,便文,見昏禮先媒。《經》主惡無禮,故先思所持之物也。或有俗本以“天下大亂”以下同爲鄭《注》者,誤。定本、《集注》皆不然。』《釋詁》云:“誘,進也。”《毛傳》:“郊外曰野。包,裹也。凶荒則殺禮,猶有以將之。野有死麕,羣田之獲而分其肉。白茅,取絜清也。懷,思也。春,不暇待秋也。誘,道也。”《箋》云:“亂世之民貧,而強暴之男多行無禮,故貞女之情,欲令人以白茅裹束野中田者所分麕肉爲禮而來。有貞女思仲春以禮與男會,起士使媒人道成之。疾時無禮而言然。”《釋文》:“苞,逋茆反,裹也。裹音果。殺,所戒反,徐所例反。清如字,沈音淨。令,力呈反。誘音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19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9 06:45
    第23、24行“野有死麇白(茅苞之有女懷春吉士誘之其一)”,《漢故穀城長蕩陰令張君表頌》“ ...




                   24行“林有樸梀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其二”,S.789P.2529作“林有樸梀”。龖案:圖五十七tb00105殘拓“”字右下部殘留“小”形決非“”字,即漢熹平石經亦作“”字!唐石經“純”字缺末筆,S.789P.2529不諱“純”字。李純(778820)即唐憲宗805820年在位。《毛傳》:“樸樕,小木也。野有死鹿,廣物也。純束,猶包之也。德如玉也。”《箋》云:“樸樕之中及野有死鹿,皆可以白茅包裹束以爲禮,廣可用之物,非獨麕也。純讀如屯。如玉者,取其堅而絜白。”《釋文》:『朴,蒲木反,又音僕。樕音速。純,徒本反,沈云:鄭徒尊反。屯,舊徒本反,沈徒尊反,云:屯,聚也。』《正義》曰:『《釋木》云:樸樕,心。某氏曰:樸樕,斛樕也,有心能濕,江河間以作柱。孫炎曰:樸樕一名心。是樸樕爲木名也。言小木者,以林有此木,故言小木也。林有樸樕,謂林中有樸樕之木也,故《箋》云樸樕之中及野有死鹿,不言林者,則林與樸樕爲一也。知不別者,以樸樕,木名,若一木,不得有死鹿;若木眾,即是林矣,不得林與樸樕並言也。且下云有死鹿,言有,足得蒙林,林下之有,不爲鹿施,明是林中有樸樕之處也。朴樕與林不別,《正月》箋云:林中大木之處。此小木得爲林者,謂林中有此小木,非小木獨爲林也。此宜云林中小木之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0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19 06:46
    第24行“林有樸梀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其二”,S.789、P.2529作“林有樸梀”。龖 ...




                   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其三野有死麕三章二章章四句一章三句●”,恢復碑“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其三野有死麇三章二章四一章三句”,P.2529“野有死麕三章上章々四句下一章々三句。”“無使尨也吠”,P.2529作“无使狵也吠兮”。案:《漢石經釋文》以爲圖五十八tb00207“舟五”非“自五”石中“于、獲、五、可、囗、囗、句、嘯”在一排,而從圖版上細看當是“子、實、舟、不、囗、囗、發、句、”同排!另漢石經魯詩“四句”前“章”字不重文。《毛傳》:“舒,徐也。脫脫,舒遲也。感,動也。帨,佩巾也。尨,狗也。非禮相陵則狗吠。”《箋》云:“貞女欲起士以禮來,脫脫然舒也。又疾時無禮,強暴之男相劫脅。奔走失節,動其佩飾。”《釋文》:“脫,敕外反,注同。感如字,又胡坎反。帨,始銳反,沈始悅反。尨,美邦反。吠,符廢反。”《正義》曰:『“尨,狗”,《釋畜》文。李巡曰:“尨一名狗。”非禮相陵,主不迎客,則有狗吠。此女原其禮來,不用驚狗,故《鄭志》答張逸云“正行昏禮,不得有狗吠”,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0 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0 01:15
    “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其三野有死麕三章二章章四句一章三句●”,恢復碑“ ...




                       2425何彼襛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其一”,恢復碑“何彼茙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其一)”,唐棣之華”S.789P.2529“棠棣之華”。《毛序》:“《何彼襛矣》,美王姬也。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車服不繫其夫,下王后一等,猶執婦道,以成肅雝之德也。”《箋》:“下王后一等,謂車乘厭翟,勒面繢裛,服則褕翟。”《釋文》:『襛,如容反,《韓詩》作。茙音戎,《說文》云:衣厚貌。王姬音基。王姬,武王女。姬,周姓也。杜預云:王姬以上爲尊。”“雖王姬,一本作雖則王姬。車音居,他皆放此。《釋名》云:古者曰車聲如居,所以居人也。今曰車音尺奢反,云舍也,韋昭曰:古皆音尺奢反,從漢以來,始有居音。繫,本或作。下王,遐嫁反,《注》同。厭,於葉反。翟,庭曆反。厭翟,王后五路之第二者也。翟,雉也,次其羽相迫,故曰厭也。繪,本又作,戶妹反,畫文也。緫,作孔反。褕翟音遙翟,或作狄,王后六服之第二也。』《正義》曰:『作《何彼襛矣》詩者,美王姬也。以其雖則王姬,天子之女,亦下嫁於諸侯。其所乘之車,所衣之服,皆不繫其夫爲尊卑,下王后一等而已。其尊如是,猶能執持婦道,以成肅敬雍和之德,不以已尊而慢人。此王姬之美,即《經》云曷不肅雍,王姬之車是也。定本雖王姬字。此《詩》主美肅雍之德,因言顏色之美。以善道相求之事,敘者本其作意,略不言耳。王姬者,王女而姬姓。《春秋》築王姬之館于外,杜預云不稱字,以王爲尊是也。言雖則王姬亦下嫁於諸侯者,以諸侯之女嫁於諸侯,是其常令,雖則王姬之尊,亦下嫁於諸侯,亦謂諸侯主也。然上無二王,王姬必當嫁於諸侯,言雖則者,欲美其能執婦道,故言雖則,爲屈尊之辭。言下嫁於諸侯,雖嫁於王者之後,亦是也。《禮記》注云:周女因魯嫁卒服之,如內女,天子爲之無服。嫁於王者之後,乃服之。則王姬嫁於王者之後,似非下嫁。言王姬必下嫁者,必二王之後,通天三統,自行正朔,有與天子敵義。其實列土諸侯,不得純敵天子,亦爲下嫁也。因姑姊妹女子有恩,二王后有敵義,故服之,非實敵也。若二王之後嫁女於諸侯,爵雖尊,非下嫁也,故魯之孝惠娶於商,及宋人來媵,皆無異於諸侯也。然得行禮樂,唯祭爲然也。此王姬體王之尊,故下王后一等,不繫夫之尊卑。唯二王后之夫人,得與王后同,亦降一等,不繫於夫也。此時齊侯子未爲諸侯,若爲諸侯,其夫人車服自當下王后一等,要本王姬車服不爲繫於夫也。天子尊無二上,故其女可下王后一等。若諸侯之女下嫁,則各從夫之爵,不得下其母一等也。何休云:天子嫁女於諸侯,備侄娣,如諸侯禮義。不可以天子之尊,絕人繼嗣之路。皇甫謐云:武王五男二女,元女妻胡公,王姬宜爲媵,今何得適齊侯之子?何休事無所出,未可據信也。或以尊,故命同族爲媵。王后五路,重翟爲上,厭翟次之。六服,褘衣爲上,褕翟次之。今言下王后一等,故知車乘厭翟,服則褕翟也。《巾車職》云:王后之五路:重翟,鍚面朱裛;厭翟,勒面繢裛;安車,彫面鷖裛;皆有容蓋。《注》云:重翟,重翟雉之羽也。厭翟,次其羽使相迫也。勒面,謂以如玉龍勒之韋爲當面飾也。雕者,畫之,不龍其韋。安車,坐乘車,凡婦人車皆坐乘。鄭司農云:鍚馬,面鍚也。鷖裛者,青黑色,以繒爲之,裛著馬勒,直兩耳與兩鑣。容謂幨車,山東謂之裳幃,或曰潼容,玄謂朱裛、繢裛。其施之如鷖裛,車衡輨亦宜有焉。繢,畫文也。蓋,如今小車蓋也。皆有容有蓋,則重翟、厭翟謂蔽也。重翟,后從王祭祀所乘。厭翟,后從王賓饗諸侯所乘。安車無蔽,后朝見於王所乘,謂去飾也。《詩·國風·碩人》曰翟蔽以朝,謂諸侯夫人始來,乘翟蔽之車,以朝見於君,以盛之也。此翟蔽,蓋厭翟也。然則王后始來乘重翟矣。《巾車》又云:翟車,貝面組裛,有握;輦車,組輓,有翣,羽蓋。《注》云翟車以出桑,輦車宮中所乘。此王后五等車所用也。其諸侯之夫人始嫁及常乘之車則無文,說者各爲其見。崔靈恩以爲,二王之后夫人各乘本國先王之上車,魯之夫人乘重翟。知者,以魯夫人服褘衣,與王后同,故知車亦同也。其同姓異姓侯伯夫人皆乘厭翟,子男夫人乘翟車,所用助祭、饗賓、朝見各依差次。其初嫁之時,侯伯以下夫人所乘車皆上攝一等,知者,以士妻乘墨車,上攝大夫之車故也。崔又一解云:諸侯夫人初嫁不得上攝,以其逼王后故也。卿大夫之妻得上攝一等。案鄭注《巾車》引《詩》翟茀以朝,謂厭翟也。衛是侯爵,故厭翟。崔氏後解與鄭注同。既不上攝,鄭注《巾車》云:乘翟茀之車以盛之者,以乘祭祀之車,故言盛也。二劉以五等諸侯夫人初嫁皆乘厭翟,與鄭不合。其三公之妻與子男同。其孤妻夏篆,卿妻夏縵,大夫墨車,士乘棧車,初嫁皆上攝一等。其始嫁之衣,皆以祭服加以纁袡,約《士昏禮》女次純衣纁袡故也。其諸侯夫人用自祭之服,卿大夫之妻用助祭之服。此序以《經》有王姬之車,故因言車服謂嫁時之車服耳。若其在國,則繫於其夫,各從其爵也。』《毛傳》:“興也。襛猶戎戎也。唐棣,栘也。肅,敬。雍,和。”《箋》云:“何乎彼戎戎者乃栘之華。興者,喻王姬顏色之美盛。曷,何。之,往也。何不敬和乎,王姬往乘車也。言其嫁時,始乘車則已敬和。”《釋文》:『棣,徒帝反,《字林》大內反。華如字。栘音移,一音是兮反,郭璞云:今白栘也,似白楊,江東呼夫栘。車,協韻尺奢反,又音居。或云古讀華爲敷,與居爲韻。後放此。』《正義》曰:『《釋木》文。舍人曰:唐棣一名栘。郭璞曰:今白栘也,似白楊,江東呼夫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0 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0 01:16
    第24、25“何彼襛矣唐棣之華曷不肅雝王姬之車其一”,恢復碑“何彼茙矣唐棣之華曷 ...




                   25行“何彼茙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矦之子其二”,《毛傳》:平,正也。武王女,文王孫,適齊侯之子。《箋》云:『華如桃李者,興王姬與齊侯之子顏色俱盛。正王者,德能正天下之王。』《正義》曰:『言何乎彼戎戎者,其華之色如桃李華也,以興王姬顏色之盛與齊侯之子。誰能有此顏色者,是平王之孫與齊侯之子耳。上章言唐棣之華,此章不言木名,直言華如桃李,則唐棣之華如桃李之華也。以王姬顏色如齊侯之子顏色,故舉二木也。《箋》云華如桃李者,興王姬與齊侯之子顏色俱盛,是以華比華,然後爲興。此文王也。文者,謚之正名也,稱之則隨德不一,故以德能正天下則稱平王。《鄭志》張逸問:《箋》云德能正天下之王,然則不必要文王也。答曰:德能平正天下則稱平,故以號文王焉。又《大誥》注受命曰寧王,承平曰平王,故《君奭》云割申勸寧王之德,是文王也。又《洛誥》云平來毖殷,乃命寧,即云予以秬鬯二卣,曰明禋。文王騂牛一,武王騂牛一。則乃命寧,兼文武矣,故《注》云周公謂文王爲寧王,成王亦謂武王爲寧王。此一名二人兼之。武王亦受命,故亦稱寧王。理亦得稱平王,但無文耳。』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0 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0 01:19
    第25行“何彼茙矣華如桃李平王之孫齊矦之子其二”,《毛傳》:“平,正也。武王女,文 ...




                      其釣惟何惟絲伊緡齊矦之子平王之孫其三何彼茙矣三章章四句●“其釣維何維絲伊緍”S.789P.2529“其釣維絲何維伊婚”。“何彼襛矣三章章四句”,P.2529“何彼襛矣三章四句”。《毛傳》:伊,維。緡,綸也。《箋》云:釣者以此有求於彼。何以爲之乎?以絲之爲綸,則是善釣也。以言王姬與齊侯之子以善道相求。《釋文》:緡,亡貧反。綸音倫,繩也。《正義》曰:『其釣魚之法維何以爲乎?維以絲爲繩,則是善釣。以興其娶妻之法,亦何以爲之乎?維以禮爲之,則是善娶。釣者以此有求於彼,執絲綸以求魚;娶者以己有求於人,用善道而相呼。誰能以善道相求呼者?乃齊侯之子求平王之孫。上章主美王姬適齊侯之子,故先言平王之孫。此章主說齊侯之子以善道求王姬,故先言齊侯之子。《傳》緡,綸。《釋言》文。孫炎曰:皆繩名也。故《采綠》箋云:綸、釣,繳。《抑》又云言緡之絲,《傳》曰緡,被者,以荏染柔木,宜被之以弦,故云緡,被,謂被絲爲弦也。綸,《禮記》云王言如絲,其出如綸,謂嗇夫所佩,與此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2:41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0 01:20
    “其釣惟何惟絲伊緡齊矦之子平王之孫其三何彼茙矣三章章四句●”,“其釣維何維絲 ...




                         阜陽漢簡《詩經》S017麇卌四字字與《釋文》所言一本同,胡先生言:《毛詩》本篇四十七字,其首章、二章皆爲四字句。唯第3章爲五字句: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阜詩》此篇僅四十四字,疑此章無三個語詞,如是則全篇皆成整齊的四字句。龖案:胡先生說是也。恢復石經後由圖版五十七《漢石經集存》tb00105、圖五十八tb00207圖五十九tb00106三拓相關位置,可知《毛詩》與漢石經《魯詩》同爲“四十七字”!蓋《齊》、《韓》二家或有與《阜詩》同者,此又可證毛氏所述確是荀卿所傳《魯詩》本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1 02:41
    阜陽漢簡《詩經》S017“麇卌四字。”此“麇”字與《釋文》所言一本同,胡先生言 ...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乎騶虞其一《文選》李少卿《與蘇武詩》李善注蔡邕《琴操》曰:“鄒虞者,邵國之女所作也。古者役不逾時,不失嘉會。”《說文繫傳》:牝豕從豕巴聲一曰二歳能相把拏。《一發五豝不奢反士冠禮》鄭玄《注》:“古文壹皆作一。”龖案:作者許慎所見《毛詩》“古文”也,漢石經《魯詩》與現行本《毛詩》同作!蓋習《詩》者後從《魯詩》改回原字。《毛序》:《騶虞》,《鵲巢》之應也。《鵲巢》之化行,人倫既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蕃殖,蒐田以時,仁如騶虞,則王道成也。《箋》:應者,應德自遠而至。《釋文》:『騶,側留反,《周書·王會》、《草木疏》並同。又云:尾長於身,不履生草。《尚書大傳》云尾倍於身。應,應對之應,《注》皆同。朝,直遙反。治,直吏反。被,皮寄反。蕃音煩,多也。蒐,所留反,春獵爲蒐,田獵也。杜預云:蒐索擇取不孕者也。《穀梁傳》云:四時之田,春曰田,夏曰苗,秋曰蒐,冬曰狩。』《正義》曰:『以《騶虞》處末者,見《鵲巢》之應也。言《鵲巢》之化行,則人倫夫婦既已得正,朝廷既治,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則庶類皆蕃息而殖長,故國君蒐田以時,其仁恩之心,不忍盡殺,如騶虞然,則王道成矣。《鵲巢》之化,謂國君之化行於天下也。人倫既正,謂夫人均一,不失其職是也。朝廷既治,謂以禮自防,聽訟決事是也。天下純被文王之化,謂《羔羊》以下也。此處《騶虞》於末,以爲《鵲巢》之應,以故歷序《鵲巢》以下,然後言《騶虞》當篇之義,由文王之化被於天下也,故得庶類蕃殖,即豝豵是也。國君蒐田以時,即章首一句是也。仁如騶虞,下二句是也。言王道成者,以此篇處末,故總之言天下純被文王之化,庶類又蒙其澤,仁心能如騶虞,則王化之道成矣。所謂《周南》、《召南》,王化之基也。』《毛傳》:茁,出也。葭,蘆也。豕牝曰豝。虞人翼五豝,以待公之發。騶虞,義獸也。白虎黑文,不食生物,有至信之德則應之。《箋》云:記蘆始出者,著春田之早晚。君射一發而翼五豬者,戰禽獸之命。必戰之者,仁心之至。于嗟者,美之也。《釋文》:茁,側劣、側刷二反。葭音加。蘆音盧,草也。著,張慮反,後不音者放此。發如字,徐音廢。豝,百加反。牝,頻忍反,徐扶死反。射,食亦反。《正義》曰:『言彼茁茁然出而始生者,葭草也。國君於此草生之時出田獵,壹發矢而射五豝。獸五豝唯壹發者,不忍盡殺。仁心如是,故于嗟乎歎之,歎國君仁心如騶虞。騶虞,義獸,不食生物,有仁心,國君亦有仁心,故比之。《傳》茁,出。葭,蘆。謂草生茁茁然出,故云茁茁也,非訓爲葭,蘆,《釋草》文。李巡曰:葦初生。”“豕牝曰豝,《釋獸》文。又解君射一發而翼五豝者,由虞人翼驅五豝,以待公之發矢故也。《多士》云敢翼殷命,《注》云:翼,驅也。則此翼亦爲驅也。知有驅之者,《吉日》云漆沮之從,天子之所,《傳》曰:驅禽而至天子之所。又曰悉率左右,以燕天子。《傳》曰:驅禽之左右,以安待天子之射。又《易》曰:王用三驅,失前禽也。故知田獵有使人驅禽之義。知虞人驅之者,以田獵則虞人之事,故《山虞》云:若大田獵,則萊山田之野。《澤虞》云:若大田獵,則萊澤野。天子田獵使虞人,則諸侯亦然,故《駟驖箋》云奉是時牡者,謂虞人。《田僕》云:設驅逆之車。則僕人設車,虞人乘之以驅禽也。言驅逆,則驅之逆之皆爲驅也。解云君止一發,必翼五豝者,戰禽獸之命。必云戰之者,不忍盡殺,令五豝止一發,中則殺一而已,亦不盡殺之,猶如戰然,故云戰禽獸之命也。而必云戰之者,仁心之至,不忍盡殺故也。白虎,西方毛蟲,故云義獸。《鄭志》張逸問:《傳》曰白虎黑文,又《禮記》曰樂官備,何謂?答曰:白虎黑文,《周史·王會》云備者,取其一發五豝,言多賢也。《射義注》及《答志》皆喻得賢多,引《詩》斷章也。言不食生物者,解其仁心,故《序》云仁如騶虞。云有至信之德則應之者,騶虞之爲瑞應,至信之德也。陸機云:騶虞,白虎黑文,尾長於驅,不食生物,不履生草,應信而至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1 02:42
    “彼茁者葭壹發五豝于嗟乎騶虞其一”,《文選》李少卿《與蘇武詩》李善注蔡邕《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点评

    電腦顯示不了的字,過不了防火墻。必須貼圖才OK!  发表于 2019-5-21 02: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2 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27詩國風鄁國苐三,太史公書《管蔡世家》言:“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專王室。管叔、蔡叔疑周公之爲不利於成王,乃挾武庚以作亂。周公旦承成王命伐誅武庚,殺管叔,而放蔡叔,遷之,與車十乘,徒七十人從。而分殷餘民爲二:其一封微子啟於宋,以續殷祀;其一封康叔爲衛君,是爲衛康叔。”《漢書·地理志》言:河內本殷之舊都,周既滅殷,分其畿內爲三國,《詩風》邶、庸、衛國是也。鄁,以封紂子武庚;庸,管叔尹之;衛,蔡叔尹之:以監殷民,謂之三監。故《書序》曰:“武王崩,三監畔,”周公誅之,盡以其地封弟康叔,號曰孟侯,以夾輔周室;遷邶、庸之民于雒邑,故邶、庸、衛三國之《詩》相與同風。《邶詩》曰:“在浚之下,”《庸》曰:“在浚之郊”;《邶》又曰“亦流于淇”,“河水洋洋”,《庸》曰:“送我淇上”,“在彼中河”,《衛》曰:“瞻彼淇奧”,“河水洋洋”。故吳公子札聘魯觀周樂,聞邶、庸、衛之歌,曰:“美哉淵乎!吾聞康叔之德如是,是其衛風乎?”至十六世,懿公亡道,爲狄所滅。齊桓公帥諸侯伐狄,而更封衛於河南曹、楚丘,是爲文公。而河內殷虛,更屬于晉。康叔之風既歇,而紂之化猶存,故俗剛彊,多豪桀侵奪,薄恩禮,好生分。』馬瑞臣言:『據《史記·周本紀》“封商紂子祿父殷之餘民,武王爲殷初定未集,乃使其弟管叔鮮、蔡叔度相祿父治殷。”又曰:“封弟叔鮮於管,弟叔度於蔡。是二叔相殷與封國判然兩事。《管蔡世家》“封叔鮮於管,封叔度於蔡,二人相紂子武庚祿父,治殷遺民。”蓋謂二叔俱未就國爲相於殷,猶周公封魯而身相周也。則管、蔡未嘗分據殷地矣!《逸周書·作雒解》云:“俾康叔宇於殷。”《史記·衛世家》云:“以武庚殷餘民封康叔爲衛君,居河、淇間故商墟。”是知康叔封衛即武庚舊封。則知武庚兼有衛地,不僅封邶矣!蓋武庚於殷實兼有邶、鄘、衛之地。二監別有封國,而身作相於殷,並未嘗分據邶、鄘、衛之地也。《地理志》及鄭康成《詩譜》、皇甫謐《帝王世紀》謂三分其地置三監者皆臆說耳!竊考《逸周書·世俘解》云:“甲申,百弇以虎賁誓師命伐衛。”是紂時已有衛稱。《說文》:“邶故商邑,河內朝歌以北是也。”則邶、衛皆商之舊國,不因置三監始分其地,不得附會三國爲三監也。』王觀堂《北伯鼎跋》言:“北伯器出淶水……自來說邶國者雖以爲在殷之北,然皆於朝歌左右求之。今則殷之故墟得於洹水……則邶之故地自不得不更於其北求之……後人以《衛》詩獨多,遂分隸之於《邶》、《鄘》,因於殷地求邶、鄘二國,斯失之矣。”顧頡剛《讀書筆記》第五卷云:“庇即邶。祖乙之遷,《書序》作耿,《史記》作邢,而《竹書》作庇。余按:《竹書》是也。商之都城不出東河與濟水,自亳徙囂,沿濟而西也。自囂徙相,沿河而北也。自相至奄,越東河而至濟東也。庇在相與奄之間,殆即《詩》之邶。(眉批:楊筠如《尚書覈詁·盤庚》篇已云:庇,疑即邶、鄘之邶,吉金文止作北。’)‘皆並紐,一也。《國風》首邶、鄘、衛,鄘即奄,衛即殷,其音同,皆商之舊都,爲殷商文化最高地點,而邶冠其前,其爲商之舊都亦可知。蓋順列商最後三都,奄在殷前,庇在奄前,二也。”龖案:《逸周書·王會解》言:“堂下之右,唐公、虞公南面立焉。堂下之左,公、夏公立焉,皆南面,絻有繁露,朝服,五十物,皆縉笏。”則紂後之武庚、微子乃先後“”也,並非“邶伯”!王應麟《詩地理考》引董逌說:“邶、墉,同姓受封國也。商俗靡靡,周雖化革,其俗其風,尚不盡變,俗易感而風易變者,亡國之餘音也。風首衛且先邶、墉,以著滅也。”不知何所本?待考。《經典釋文》言:『第三,鄭云:邶、鄘、衛者,殷紂畿內地名,屬古冀州。自紂城而北曰邶,南曰鄘,東曰衛。衛在汲郡朝歌縣,時康叔正封于衛。其末子孫稍並兼彼二國,混其地而名之。作者各有所傷,從其本國而異之,故有邶、鄘、衛之《詩》。王肅同。從此訖《豳·七月》,十二國並變風也。邶,蒲對反,本又作,《字林》方代反。柏音百,字又作』《詩地理考》引薛氏曰:“邶、墉滅而音存,故非衛所能亂。”龖案:古人注《經》不敢改字,由德明所言蓋可知三家《詩》必有邶、柏、鄘鄁、栢、庸者。參考明正統道藏本汲冢竹書《穆天子傳》之柏夭栢夭,斯789P.2529P.2538《毛詩》、斯2729《毛詩音》作“鄁栢”,恢復碑作以從古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2 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2 01:00
    第27行“詩國風鄁國苐三”,太史公書《管蔡世家》言:“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專 ...




                   《邶鄘衛譜》邶、鄘、衛者,商紂畿內方千里之地。《正義》曰:『《地理志》云:河內本殷之舊都,周既滅殷,分其畿內爲三國,《詩·風》邶、鄘、衛是也。如《志》之言,故知畿內。以畿內,故知方千里也。』其封域在《禹貢》冀州大行之東。《正義》曰:『案《禹貢》大行屬冀州。《地理志》云:大行在河內山陽縣西北。以《詩》言,楚丘、桑中、淇水、漕浚皆在山東,故皆云在大行之東。大行屬河內,河內即紂都,而西不逾大行者,蓋其都近西也。』北逾衡漳,《正義曰》:『鄭注《禹貢》云:衡漳者,漳水潢流。《地理志》云:漳水在上黨沽縣大黽谷,東北至安平阜城入河。以漳水自上黨而過鄴城之北,南距紂都百餘里耳,故知逾之。』東及兗州桑土之野。《正義》曰:『《禹貢》兗州云:桑土既蠶。《注》云:其地尤宜蠶桑,因以名之。今濮水之上,地有桑間者,僖三十一年衛遷於帝丘,杜預云:帝丘,今東郡濮陽縣也。濮陽在濮水之北,是有桑土明矣。』周武王伐紂,以其京師封紂子武庚爲殷後。《正義》曰:“此皆《史記·世家》文。”庶殷頑民,被紂化日久,未可以建諸侯,乃三分其地,置三監,使管叔、蔡叔、霍叔尹而教之。《正義》曰:『《地理志》云:邶以封紂子武庚;鄘,管叔尹之;衛,蔡叔尹之,以監殷民,謂之三監。則三監者,武庚爲其一,無霍叔矣。王肅、服虔皆依《志》爲說。鄭不然者,以《書傳》曰武王殺紂,立武庚,繼公子祿父。使管叔、蔡叔監祿父,祿父及三監叛。言使管、蔡監祿父,祿父不自監也。言祿父及三監叛,則祿父已外更有三人爲監,祿父非一監矣。《古文尚書·蔡仲之命》曰惟周公位冢宰,正百工,羣叔流言,乃致辟管叔于商,囚蔡叔于郭鄰,降霍叔于庶人,三年不齒,則以管、蔡、霍三叔爲三監明矣。孫毓亦云:三監當有霍叔,鄭義爲長。然則《書敘》唯言伐管叔、蔡叔,不言霍叔者,鄭云綯赦之也。《王制》使大夫監於方伯之國,國三人。謂使大夫三人監州長也。此爲殷民難化,且使監之。武庚又非方伯,不與《王制》同也。《史記》云:武王爲武庚未集,恐其有賊心,乃令弟管叔、蔡叔傅相之,三分其地置三監。則三叔各監一國,不知所監之國爲誰也。《地理志》雖云管叔尹鄘,蔡叔尹衛,以武庚在三監之中,未可據信,則管、蔡所監不足明矣,故鄭不指言之。監者,且令監之,非所封也。封,即管、蔡、霍是也。』自紂城而北謂之邶,南謂之鄘,東謂之衛。《正義》曰:『此無文也。以詩人之作,自歌土風,驗其水土之名,知其國之所在。《衛》曰送子涉淇,至于頓丘,頓丘今爲縣名,在朝歌紂都之東也。紂都河北,而《鄘》曰在彼中河,鄘境在南明矣。都既近西,明不分國,故以爲邶在北。三國之境地相連接,故《邶》曰亦流于淇,《鄘》曰送我乎淇之上矣,《衛》曰瞻彼淇奧,是以三國皆言淇也。戴公東徙,渡河野處漕邑,則漕地在鄘也。而《邶》曰土國城漕,國人所築之城也;思須與漕,衛女所經之邑也;河水彌彌,宣公作臺之處也。此詩人本述其事,作爲自歌其土也。王肅、服虔以爲鄘在紂都之西。孫毓云:據《鄘風·定之方中》,楚丘之歌,鄘在紂都之南,相證自明,而城以西無驗。其城之西,迫於西山,南附洛邑,檀伯之封,溫原樊州皆爲列國,《鄘風》所興,不出於此,鄭義爲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2 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qc4124 于 2019-5-23 02:56 编辑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2 01:01
    《邶鄘衛譜》邶、鄘、衛者,商紂畿內方千里之地。《正義》曰:『《地理志》云:“河內 ...




                   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羣弟見周公將攝政,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于孺子《正義》曰:『此皆《金縢》之文,唯見周公將攝政一句非耳。彼《注》云:「管,國名。叔,字。周公兄,武王弟,封於管。羣弟:蔡叔、霍叔。武王崩,周公免喪,欲居攝。小人不知天命而非之,故流公將不利于孺子之言於京師。孺子,謂成王也。」知管叔周公之兄者,《孟子》文也。』周公避之,居東都二年。秋,大熟未獲,有雷電疾風之異。乃後成王悅而迎之,反而遂居攝。《正義》曰:『知者,准的《金縢》之文。如鄭注《金縢》,周公初出,成王年十三。避居二年,成王年十四。秋,大熟,遭雷風。成王迎而反之。是成王年十五,避居三年。云二年者,不數初出之年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2 01:01
    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羣弟見周公將攝政,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于孺子”。《正義》曰 ...




                       三監導武庚叛。《正義》曰:『《書序》云:武王崩,三監及淮夷叛。《注》云:周公還攝政,懼誅,因開導淮夷與俱叛。居攝一年之時,繫之武王。崩者,其惡之初自崩始也。又《書傳》曰:使管叔、蔡叔監祿父。武王死,成王幼,管、蔡疑周公而流言。奄君蒲姑謂祿父曰:武王既死矣,成王尚幼矣,周公見疑矣。此百世之時也,請舉事。然後祿父及三監叛。奄君導之,祿父遂與三監叛,則三監亦導之矣。故《左傳》曰管、蔡啟商,惎間王室是也。』成王既黜殷命,殺武庚,復伐三監。《正義》曰:『成王既黜殷命,殺武庚,《書序》文也。彼《注》云黜殷命,謂誅武庚是也。既殺武庚,復伐三監,爲異時伐者,以《書序》黜殷命伐管、蔡,別文言之,明非一時也。殺武庚,伐三監,皆在攝政二年,故《書傳》曰二年克殷。《注》云:誅管、蔡及祿父等也。』更於此三國建諸侯,以殷餘民封康叔於衛,使爲之長。《正義曰:『以未可建諸侯,故置三監。今既伐三監,明於此建諸侯矣。《書序》曰:成王既伐管叔、蔡叔,以殷餘民封康叔,作《康誥》。攝政二年伐管、蔡,四年建侯於衛,則伐管蔡、封康叔異年,而《書序》連言之者,《注》云:言伐管、蔡者,爲因其國也。王肅《康誥》注云康,國名,在千里之畿內。既滅管、蔡,更封爲衛侯。鄭無明說,義或當然。或者康謚也。言爲之長者,以周公建國不過五百里,明不以千里之地盡封康叔,故知更建諸侯也。妹邦於諸國屬鄘,《酒誥》命康叔云:明大命于妹邦。《注》云:妹邦者,紂都所處,其民尤化紂嗜酒。今祿父見誅,康叔爲其連屬之監,是康叔並監鄘也。又季札見歌《邶》、《鄘》、《衛》,言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故知爲之長。』後世子孫稍並彼二國,混而名之。《正義曰》:『以康叔不得二國,故知後世子孫也。頃公之惡,邶人刺之,則頃公以前已兼邶。其鄘或亦然矣。周自昭王以後,政教陵遲,諸侯或強弱相陵,故得兼彼二國,混一其境,同名曰衛也。此殷畿千里,不必邶、鄘之地止建二國也。或多建國數,漸並於衛,不必一時滅之,故云稍並兼也。《地理志》云:武王崩,三監叛,周公誅之,盡以其地封弟康叔,號曰孟侯,遷邶、鄘之民於洛邑,故邶、鄘、衛三國之詩相與同風。如《志》之言,則康叔初即兼彼二國,非子孫矣。服虔依以爲說,鄭不然者,以周之大國不過五百里,王畿千里,康叔與之同,反過周公,非其制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3 02:57
    三監導武庚叛。《正義》曰:『《書序》云:“武王崩,三監及淮夷叛。”《注》云: ...




                       七世至頃侯,當周夷王時,衛國政衰,變風始作。《正義曰:『《衛世家》云:康叔卒,子康伯立。卒,子孝伯立。卒,子嗣伯立。卒,子疌伯立。卒,子靖伯立。卒,子貞伯立。卒,子頃候立。除頃侯,故七世也。又曰:頃侯厚賂周夷王,夷王命爲衛侯。故知當夷王時。此鄭數君世,諸國不同。齊、陳並數有《詩》之君,此及曹不數,頃公、共公又不數,及魯則並數,此皆隨便而言,不爲例也。』故作者各有所傷,從其國本而異之,爲《邶》、《鄘》、《衛》之詩焉。《正義曰:『《綠衣》、《日月》、《終風》、《燕燕》、《柏舟》、《河廣》、《泉水》、《竹竿》述夫人衛女之事,而得分屬三國者,如此《譜》說,定是三國之人所作,非夫人衛女自作矣。《泉水》、《竹竿》俱述思歸之女,而分在異國,明是二國之人作矣。女在他國,衛人得爲作詩者,蓋大夫聘問往來,見其思歸之狀,而爲之作歌也。唯《載馳》一篇《序》云許穆夫人作也,《左傳》曰許穆夫人賦《載馳》,《列女傳》稱夫人所親作,或是自作之也。若許穆夫人所作,而得入《鄘風》者,蓋以於時國在鄘地,故使其《詩》屬鄘也。《木瓜》美齊,《猗嗟》刺魯,各從所作之風,不入所述之國。許穆夫人之《詩》得在衛國者,以夫人身是衛女,辭爲衛發,故使其《詩》歸衛也。宋襄之母則身已歸衛,非復宋婦,其《詩》不必親作,故在衛焉。並邶、鄘分爲三國,鄭並十邑不分之者,以鄭在西都,十邑之中無鄭名,又皆國小,土風不異,不似邶、鄘之地,大與衛同,又先有衛名,故分之也。雖分從邶、鄘,其實衛也。故《序》每篇言衛,明是衛《詩》,猶唐實是晉,故《序》亦每篇言晉也。其秦仲、陳佗皆以字配國,當謚號之稱,非爲國名而施也。若異國之君,必以國配謚,恐與其君相亂,若《河廣》宋襄,《木瓜》齊桓,《猗嗟》魯莊公之輩是也。三國如此次者,以君世之首在前者爲先,故《世家》,頃侯卒,子釐侯立。四十二年卒,子共伯餘立爲君。共伯弟和襲攻共伯於墓上,共伯自殺。衛人立和爲衛侯,是爲武公。以頃公三國詩之最先,故《邶》在前也。《鄘·柏舟》與《淇奧》雖同是武公之《詩》,共姜守義事在武公政美入相之前,故《鄘》次之,《衛》爲後也。凡編《詩》以君世爲次,此三國當其君之時,或作或否,其有《詩》者,各於其國以君世爲次也。《世家》曰:武公即位,脩康叔政,百姓和集。五十五年卒,子莊公楊立。二十三年卒,太子完立,是爲桓公。二年,弟州吁驕奢,桓公黜之。十六年,州吁襲殺桓公而自立。九月殺州吁于濮,迎桓公子晉於邢而立之,是爲宣公。十九年卒,太子朔立,是爲惠公。四年奔齊,立公子黔牟。黔牟立八年,惠公復入。三十三年卒,子懿公赤立。九年爲狄所滅,立昭伯頑之子申爲戴公。元年卒,立弟燬,是爲文公。此其君次也。《序》者,或以事明主,或言其謚,或終始備言,或與初見末義相發明,要在理著而已。若一君止一篇者,明言號謚,多則文有詳略。《邶·柏舟》云頃公之時,則頃公《詩》也。《綠衣》莊姜傷己,妾上僣,當莊公時,則莊公《詩》也。《詩》述莊姜而作,故《序》不言莊公也。《燕燕》云莊姜送歸妾也,妾非夫人所當出,出不當夫人送,今云送歸妾,明子死乃送之,是州吁《詩》也。《日月》、《終風》、《擊鼓》,《序》皆云州吁。《凱風》從上明之,皆州吁《詩》也。《雄雉》、《匏有苦葉》,《序》言宣公,舉其始,《新臺》、《二子乘舟》復言宣公,詳其終,則《谷風》、《式微》、《旄丘》、《簡兮》、《泉水》、《北門》、《北風》、《靜女》在其間,皆宣公《詩》也。《鄘·柏舟》云共伯蚤死,其妻守義,明武公時作,則武公《詩》也。《牆有茨》公子頑通於君母,君母則惠公母,則惠公《詩》也。《鶉之奔奔》云宣姜,亦是惠公之母,則《君子偕老》、《桑中》在其間,亦皆惠公《詩》也。《定之方中》、《蝃蝀》、《相鼠》、《干旄》,《序》皆云文公,文公《詩》可知。《載馳序》云懿公爲狄人所滅,露於漕邑,則戴公《詩》也。在文公下者,後人不能盡得其次第,爛於下耳。《衛·淇奧》云美武公,則武公《詩》矣。《考槃》、《碩人》,《序》皆云莊公,則莊公《詩》也。《氓》云宣公之時,則宣公《詩》也。《竹竿》從上言之,亦宣公《詩》也。《芄蘭》刺惠公,則惠公《詩》也。《河廣》云宋襄公母歸於衛,母雖父所出,而文繫於襄公,明襄公即位乃作,襄公以魯僖十年即位,二十一年卒,終始當衛文公,則文公《詩》矣。《伯兮》云爲王前驅,《有狐》序云衛之男女失時,皆不言謚,在《河廣》、《木瓜》之間,則似文公《詩》矣。但文公、惠公之時,無從王征伐之事,惟桓五年秋,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當宣公時,則《伯兮》宣公《詩》也。《伯兮》既爲宣公《詩》,則《有狐》亦非文公《詩》也。文公滅而復興,《詩》無刺者,不得有男女失時之歌,則《有狐》亦宣公《詩》也,與《伯兮》俱爛於此,本在《芄蘭》之上,《序》者於《氓》舉國公以明下,故不復言宣公耳。推此則換爛在作《序》之後,故舉上明下。若本第於此,則《伯兮》宜言謚以辨嫌,不宜越《芄蘭》、《河廣》而蒙《氓》詩之《序》也。《木瓜》云齊桓公救而封之,則文公《詩》也,故鄭於《定方中》皆以此知之也。然鄭於其君之下云某篇某作者,准其時之事而言,其作未必即此君之世作也。何則?文王之《詩》有在成王時作者,是不必其時即作也。《春秋》之義,未逾年不成君,而州以春弑君,九月死於濮,不成君而得有者,以其已在君位,百姓蒙其惡,故得作以刺之也。《柏舟》共姜自誓,不爲共伯《詩》者,以共伯已死,其妻守義,當武公之時,非共伯政教之所及,所以爲武公《詩》也。諸變詩一君有數篇者,大率以事之先後爲次,故衛宣公先蒸於夷姜,後納伋妻,《邶》詩先《匏有苦葉》,後次《新臺》,是以事先後爲次也。舉此而言,則其餘皆以事次也。《牆有茨》、《鶉之奔奔》皆刺宣姜,其篇不次,而使《桑中》間之,則編篇之意,或以事義相類,或以先後相次,《序》、《注》無其明說,難以言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3 03:01
    七世至頃侯,當周夷王時,衛國政衰,變風始作。《正義曰:『《衛世家》云:“康叔 ...




                   28汎彼栢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殷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其一如有隱憂S.789P.2538P.2529《毛詩》作如有殷憂”。竹簡《孔子詩論》第26簡有:“北白舟悶。”《楚辭》收西漢莊夫子忌《哀時命》有:夜炯炯而不寐兮,懷隱憂而歷茲。”《昭明文選》陸士衡《歎逝賦》言:“感秋華於衰木,瘁零露於豐草。在殷憂而弗違,夫何云乎識道。”阮嗣宗《詠懷詩》:“感物懷殷憂,悄悄令心悲。”謝宣遠《答靈運》“伊余雖寡慰,殷憂暫爲輕。”劉越石《勸進表》:“或多難以固邦國,或殷憂以啟聖明。”嵇叔夜《養生論》“內懷殷憂,則達旦不瞑。”唐·李善注並引《韓詩》曰:“耿耿不寐,如有殷憂。”知“殷憂”爲南朝前通語,而《韓詩》作“耿、殷”也。由《魯》、《韓詩》定而知莊夫子所言必是《齊詩》!漢石經魯詩碑後當有《齊》、《韓》二家異文校記。而從屈原稍早於荀 況來看,《遠遊》亦言“耿耿不寐”必有更早的孔子所“正”本!相關之說詳附圖版。《毛序》:“《柏舟》,言仁而不遇也。衛頃公之時,仁人不遇,小人在側。”《箋》:“不遇者,君不受已之志也。君近小人,則賢者見侵害。”《毛傳》:“興也。汎,流貌。柏,木,所以宜爲舟也。亦汎汎其流,不以濟度也。耿耿,猶儆儆也。隱,痛也。非我無酒,可以敖遊忘憂也。”《箋》云:“舟,載渡物者,今不用,而與物汎汎然俱流水中。興者,喻仁人之不見用,而與羣小人並列,亦猶是也。仁人既不遇,憂在見侵害。”《釋文》:『汎,敷劍反。汎,流貌,本或作汎汎,流貌者,此從王肅《注》加。耿,古幸反。儆音景。敖,本亦作,五羔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3 03:03
    第28行“汎彼栢舟亦汎其流耿耿不寐如有殷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其一”“如有隱憂”S.789 ...




                       我心匪監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愬逢彼之怒其二”,P.2538S.789P.2529“鑒”皆作“”。薄言往愬P.2538同,S.789P.2529薄言往訴”。《說文》:“訴,告也。从言,厈省聲。《論語》曰:訴子路於季孫。{言朔},訴或从言朔。愬,訴或从朔、心。”案:由許慎《序錄》言:“其稱《論語》古文也。”則知作“訴”是古文,而作“”蓋乃《魯論》今文。《韓詩外傳》卷一:“《傳》曰:君子潔其身而同者合焉,善其音而類者應焉。馬鳴而馬應之,牛鳴而牛應之,非知也,其勢然也。故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莫能以己之皭皭容人之混沄然。《詩》曰:我心匪鑑,不可以茹。《毛傳》:“鑒,所以察形也。茹,度也。據,依也。彼,彼兄弟。”《箋》云:“鑒之察形,但知方圓白黑,不能度其真偽。我心非如是鑒,我於眾人之善惡外內,心度知之。兄弟至親,當相據依。言亦有不相據依以爲是者,希耳。責之以兄弟之道,謂同姓臣也。”《釋文》:『監,本又作,甲暫反,鏡也。茹,如預反,徐音如庶反。度,待洛反,下同。愬,蘇路反。怒,協韻,乃路反。』石經碑後或有“、鑒、”異文校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3 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言朔}這個字顯示不出來”防火墻“就不讓出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3 03:08
    {言朔}這個字顯示不出來”防火墻“就不讓出貼




                   2829行“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逮逮不可(選也其三)”,《韓詩外傳》卷一:“王子比干殺身以成其忠,尾生殺身以成其信,伯夷、叔齊殺身以成其廉。此四子者,皆天下之通士也,豈不愛其身哉?爲夫義之不立,名之不顯,則士恥之,故殺身以遂其行。由是觀之,卑賤貧窮,非士之恥也。夫士之所恥者,天下舉忠而士不與焉,舉信而士不與焉,舉廉而士不與焉。三者存乎身,名傳於世,與日月並而不息,天不能殺,地不能生,當桀紂之世,不之能汚也。然則,非惡生而樂死也,惡富貴好貧賤也。由其理,尊貴及己而仕,不辭也。孔子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爲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故阨窮而不憫,勞辱而不茍,然後能有致也。《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此之謂也。”又:“原憲居魯,環堵之室,茨以蒿萊,蓬戶瓮牗,揉桑而爲樞,上漏下濕,匡坐而絃歌,子貢乘肥馬,衣輕裘,中紺而表素,軒車不容巷而往見之。原憲楮冠黎杖而應門,正冠則纓絕,振襟則肘見,納履則踵決,子貢曰:嘻,先生何病也?原憲仰而應之曰:憲聞之,無財之謂貧,學而不能行之謂病,憲貧也,非病也,若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學以爲人,教以爲己,仁義之匿,車馬之飾,衣裘之麗,憲不忍爲之也。子貢逡巡,面有慙色,不辭而去。原憲乃徐步曳杖歌《商頌》而反,聲淪於天地,如出金石。天子不得而臣也,諸侯不得而友也,故養身者忘家,養志者忘身。身且不愛,孰能忝之?《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再:“《傳》曰:所謂士者,雖不能盡乎道術,必有由也,雖不能盡乎美善,必有處也。言不務多,務審其所謂,行不務多,務審其所由而已。行旣已尊之,言旣已由之,若肌膚性命之不可易也。《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禮記·孔子閒居》『子夏曰:“‘五至既得而聞之矣,敢問何謂三無孔子曰:無聲之樂,無體之禮,無服之喪,此之謂三無子夏曰:三無既得略而聞之矣,敢問何《詩》近之?孔子曰:“‘夙夜其命宥密,無聲之樂也。威儀逮逮,不可選也,無體之禮也。凡民有喪,匍匐救之,無服之喪也。《賈誼新書·容經》云:夫有威而可畏謂之威,有儀而可象謂之文。富不可爲量,多不可爲數。故《詩》曰:“威儀棣棣,不可選也。”棣棣,富也;不可選,眾也。言接君臣上下,父子兄弟,內外大小品事之各有容志也。』《列女傳·貞順篇·衛宣[]夫人》:『夫人者,齊侯之女也。嫁于衛,至城門而衛君死。保母曰:“可以還矣。”女不聽,遂入,持三年之喪,畢,弟立,請曰:“衛小國也,不容二庖,願請同庖。”夫人曰:“唯夫婦同庖。”終不聽。衛君使人愬于齊兄弟,齊兄弟皆欲與後君,使人告女,女終不聽,乃作《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厄窮而不閔,勞辱而不苟,然後能自致也,言不失也。然後可以濟難矣。《詩》曰:“威儀棣棣,不可選也。”言其左右無賢臣皆順其君之意也。君子美其貞壹,故舉而列之於《詩》也。頌曰:齊女嫁衛,厥至城門,公薨不返,遂入三年,後君欲同,女終不渾,作《詩》譏刺,卒守死君。』,清阮元摹刻宋建安氏《繡像本古列女傳》及明代萬曆三十四年黃嘉育刊黃鎬刻圖《古列女傳》皆作。陳喬樅先生言:『,《御覽》四百四十引作,郝懿行妻王氏《列女傳》補注云:此與魯寡陶嬰梁寡高行陳寡孝婦同作者形之誤耳。《說卦》寡髪宣髪亦其例。』龖案:唐陸德明《經典釋文》云:“寡髮,如字。本又作宣,黑白雜爲寡髮。”清阮元《校勘記》言:“其於人也爲寡髮爲廣顙,石經、岳本、閩、監、毛本同宋本“寡髮”,《集解》本作“宣髮”。唐張參《五經文字》云:“寡、,上《說文》下石經。”本石經《魯詩》碑陽八第11tb014066亦存字上部殘畫。由是可知“宣”乃“”字之“灬”訛爲“一”所至,陸德明、李鼎祚顯屬失考。今傳本《列女傳》存字或亦後人傳刻書而致誤。《漢書·韋賢傳》玄成戒示子孫《詩》言:“於肅君子,既令厥德,儀服此恭,棣棣其則。咨余小子,既德靡逮,曾是車服,荒嫚以隊。”師古曰:《詩··柏舟》曰:“威儀逮逮,不可選也。”逮逮,閑習之貌,音徒繼反。逮,及也,自言德不及也。』王先謙《補注》曰:『官本《注》並作“棣棣”,引宋祁曰:“棣棣疑作逮逮。”王文彬云:“韋氏世習《魯詩》,蓋《魯》作逮逮與《毛》異,詳顔《注》所見本正作逮逮官本作棣棣乃後人依《毛詩》改之,故宋以爲疑。”』龖案:北宋景祐遞修本正文作“棣棣”,而顔注作“逮逮”,則改字者當是唐、宋之間人所爲!王應麟《詩考·異字異義》言:『“威儀棣棣不可算也。”《朱穆傳注》穆《集》載《絕交論》云。』龖再案:韋玄成亦傳受《魯詩》者,《列女傳》“”作“棣”蓋淺人由《毛》本改之者!“算”,《後漢書集解》等諸本作,宋紹興刻本作,馬王堆帛《易》“巽”即作“筭”。《齊》、《韓》二家當有作者。恢復碑從《孔子閒居》引並參考諸說,石經碑後亦當有逮、選棣、筭異文校記。《毛傳》:“石雖堅,尚可轉。席雖平,尚可卷。君子望之儼然可畏,禮容俯仰各有威儀耳。棣棣,富而閑習也。物有其容,不可數也。”《箋》云:“言已心志堅平,過於石席。稱已威儀如此者,言己德備而不遇,所以慍也。”《釋文》:『卷,眷勉反。注同。棣,本或作,同徒帝反,又音代。選,雪兗反,選也。儼,魚檢反,本或作,音同。數,色主反。』《正義》曰:此言君子望之儼然可畏,解《經》之威也。禮容俯仰各有宜耳,解《經》之儀也。《論語》曰: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左傳》曰有威而可畏謂之威,有儀而可象謂之儀是也。言威儀棣棣然,富備而閑曉,貫習爲之。又解不可選者,物各有其容,遭時制宜,不可數。昭九年《左傳》曰服以旌禮,禮以行事,事有其物,物有其容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9行“憂心悄悄慍于羣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其四”,恢復碑“憂心悄悄慍于羣小遘閔既多受侮不少竫言思之晤辟有摽其四”,“覯閔既多”P.2538、S.789同;P.2529“覯”作“遘”。“寤辟有摽”,P.2538作“寤檘有標”,S.789、P.2529作“寤擘有標”。又“寤”字,P.2538、S.789、P.2529同皆從“穴”不從“宀”。《荀子•宥坐篇》:“孔子爲魯攝相,朝七日而誅少正卯。門人進問曰:‘夫少正卯,魯之聞人也,夫子爲政而始誅之,得無失乎?’孔子曰:‘居!吾語汝其故。人有惡者五,而盜竊不與焉。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辟而堅,三曰言偽而辨,四曰記醜而博,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得免於君子之誅,而少正夘兼有之。故居處足以聚徒成羣,言談足以飾邪營衆,強足以反是獨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不誅也。是以湯誅尹諧,文王誅潘止,周公誅管叔,太公誅華仕,管仲誅付里乙,子産誅鄧析、史付。此七子者,皆異世同心,不可不誅也。《詩》曰:「憂心悄悄,愠于羣小。」小人成羣,斯足憂矣。’”《韓詩外傳》卷一:“荊伐陳,陳西門壞,因其降民使修之,孔子過而不式,子貢執轡而問曰:‘禮,過三人則下,二人則式。今陳之修門者衆矣,夫子不爲式,何也?’孔子曰:‘國亡而弗知,不智也,知而不爭,非忠也,爭而不死,非勇也。修門者雖衆,不能行一於此,吾故弗式也。’《詩》曰:‘憂心悄悄,慍于羣小。’小人成羣,何足禮哉?”《毛傳》:“慍,怒也。悄悄,憂貌。閔,病也。靜,安也。辟,拊心也。摽,拊心貌。”《箋》云:“羣小,眾小人在君側者。言,我也。”《釋文》:『悄,七小反。慍,憂運反。遘,古豆反,本或作“覯”。侮音武,徐又音茂。辟,本又作“擘”,避亦反。摽,符小反。拊音撫。』龖案:“遘、竫”,《毛詩》作“覯、靜”。“遘”見《草蟲》殘字,由《釋文》知德明所見本即如此作。圖六十四《楚辭》王逸注:“遘,遇也。《詩》云:‘遘閔既多’……。”乃《魯詩》、《齊詩》文,而一本作“遭(覯)、愍”者,當是《韓》詩文。《宋本玉篇》:“擗,脾役切。拊心也。《詩》曰:‘寤擗有摽。’亦作辟。”《說文繫傳》:“晤,明也。從日,吾聲。《詩》曰:‘晤辟有摽。’臣鍇按:《詩》曰:‘可與晤言。’《傳》云:‘晤,對也。’考之《説文》,則當作捂字。牾,相當也。盖《詩》假借‘晤’字。宋謝惠連《詩》曰:‘晤對無厭倦。’今相承皆作‘晤’字。頑忤反。”《毛詩》今本作“寤”,《玉篇》引蓋《韓詩》也,恢復碑從《毛詩》古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4 02:11
    第29行“憂心悄悄慍于羣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其四”,恢復碑“憂心悄悄慍 ...




                   


                   《正義》曰:『《禮器》曰大明生於東,月生於西,陰陽之分,夫婦之位,則日月喻夫婦也。《孝經讖》曰兄日姊月,日月又喻兄姊。以其陰陽之象,故隨尊卑爲喻。居、諸者,語助也。故《日月傳》曰:日乎月乎,不言居、諸也。《檀弓》云:何居,我未之前聞也?《注》云:居,語助也。《左傳》曰:皋陶庭堅不祀,忽諸?服虔云:諸,辭。是居、諸皆不爲義也。微謂虧傷者,《禮運》云:三五而盈,三五而闕。《注》云一盈一闕,屈伸之義,是也。《十月之交》云:彼月而微,此日而微。《箋》云:微,謂不明也。以爲日月之食。知此微非食者,以《經》責日云何迭而微,是日不當微也。若食,則日月同有,何責云胡迭而微?故知謂虧傷也。彼《十月之交》陳食事,故微謂食,與此別。《箋》臣不之至此仁人以兄弟之道責君,則同姓之臣,故恩厚之至,不忍去也。以《箴膏盲》云楚鬻拳同姓,有不去之恩,《論語》注云箕子、比干不忍去,皆是同姓之臣,有親屬之恩,君雖無道,不忍去之也。然君臣義合,道終不行,雖同姓,有去之理,故微子去之,與箕子、比干同稱三仁,明同姓之臣,有得去之道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9、30行“綠兮衣兮綠衣黃裹心之憂(矣曷惟其已其一)”,“曷維其亡”,P.2529作“曷惟其亡”,作“惟”同漢石經,而P.2529存留古字!《孔子詩論》第10簡有:“綠衣之思”,第16簡“綠衣之憂思古人也。”《毛序》:“《綠衣》,衛莊姜傷己也。妾上僣,夫人失位而作是《詩》也。”《箋》:『綠當爲“褖”,故作“褖”,轉作“綠”,字之誤也。莊姜,莊公夫人,齊女,姓姜氏。妾上僣者,謂公子州吁之母,母嬖而州吁驕。』《釋文》:『綠,毛如字。綠,東方之間色也。鄭改作“褖”,吐亂反。篇內各同。“妾上”,時掌反,注“上僣”皆同。僣,箋念反。吁,況於反。嬖,補計反。《謚法》云:“賤而得愛曰嬖。”嬖,卑也、媟也。』《正義》曰:『作《綠衣》詩者,言衛莊姜傷已也。由賤妾爲君所嬖而上僣,夫人失位而幽微,傷已不被寵遇,是故而作是《詩》也。四章皆傷辭,此言“而作是詩”及“故作是詩”,皆序作《詩》之由,不必即其人自作也,故《清人序》云“危國亡師之本,故作是《詩》”,非高克自作也。《雲漢》云“百姓見憂,故作是《詩》”,非百姓作之也。若《新臺》云“國人惡之,而作是《詩》”,《碩人》云“國人憂之,而作是《詩》”,即是國人作之。各因文勢言之,非一端,不得爲例也。必知“綠”誤而“褖”是者,此“綠衣”與《內司服》“綠衣”字同。內司服當王后之六服,五服不言色,唯綠衣言色,明其誤也。《內司服》注引《雜記》曰:“夫人復稅衣褕翟。”又《喪大記》曰“士妻,以褖衣”。言褖衣者甚眾,字或作“稅”。此“綠衣”者,實作“褖衣”也。以此言之,《內司服》無褖衣,而《禮記》有之,則褖衣是正也。彼綠衣宜爲褖衣,故此綠衣亦爲褖衣也。《詩》者詠歌,宜因其所有之服而言,不宜舉實無之綠衣以爲喻,故知當作褖也。隱三年《左傳》曰“衛莊公娶於齊東宮得臣之妹,曰莊姜”,是齊女,姓姜氏也。又曰:“公子州吁,嬖人之子。”是州吁之母嬖也。又曰:“有寵而好兵。石碏諫曰:‘寵而不驕,鮮矣!’”是州吁驕也。定本“妾上僣者,謂公子州吁之母也。母嬖而州吁驕”。』《毛傳》:“興也。綠,間色。黃,正色。憂雖欲自止,何時能止也?”《箋》云:褖兮衣兮者,言褖衣自有禮制也。諸侯夫人祭服之下,鞠衣爲上,展衣次之,褖衣次之。次之者,眾妾亦以貴賤之等服之。鞠衣黃,展衣白,褖衣黑,皆以素紗爲裏。今褖衣反以黃爲裏,非甚禮制也,故以喻妾上僣。”《釋文》:『裏音里。間,間廁之間。鞠,居六反,言如菊花之色也。又去六反,言如麹塵之色。王后之服,四曰鞠衣,色黃也。展,知彥反,字亦作“襢”,音同。王后之服,五曰襢衣。毛氏、馬融皆云色赤,鄭曰色白。紗音沙。』《正義》曰:『綠,蒼黃之間色。黃,中央之正色。故云“綠,間色。黃,正色”。言間、正者,見衣正色,不當用間,故《玉藻》云:“衣正色,裳間色。”王肅云“夫人正嫡而幽微,妾不正而尊顯”是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2 04:28
  • 签到天数: 333 天

    [LV.8]以坛为家I

     楼主| 发表于 2019-5-25 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9-5-25 01:02
    第29、30行“綠兮衣兮綠衣黃裹心之憂(矣曷惟其已其一)”,“曷維其亡”,P.2529作“曷惟 ...




                     30行“綠兮衣兮綠衣黃裳心之憂矣曷惟其忘其二”,《毛傳》:“上曰衣,下曰裳。《箋》云:”婦人之服,不殊衣裳,上下同色。今衣黑而裳黃,喻亂嫡妾之禮。亡之言忘也。”《釋文》:『嫡,本亦作,同丁曆反。』《正義》曰:言不殊裳者,謂衣裳連,連則色同,故云上下同色也。定本、《集注》皆云不殊衣裳。《喪服》云:女子子在室爲父,布總,箭笄,髽,衰,三年。直言衰,不言裳,則裳與衰連,故《注》云不言裳者,婦人之服不殊裳是也。知非吉凶異者,《士昏禮》云女次純衣,及《禮記》子羔之襲,褖衣纁袡爲一,稱譏襲婦服,皆不言裳,是吉服亦不殊裳也。若男子,朝服則緇衣素裳,喪服則斬衰素裳,吉凶皆殊衣裳也。』《毛詩》“亡”,漢石經殘字作“”。鄭玄所釋乃或從《韓詩》而與《魯詩》同是也。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1-12 13: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