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6|回复: 2

[读书心得] 骗阿堵物之儒家胡扯系列(一)从“夫为妻纲”到“妻为夫纲”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9-5-21 14:47
  • 签到天数: 99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3-14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老虎 于 2019-3-14 19:20 编辑

    葛兆光先生的《思想史研究课堂讲录:视野、角度与方法》中说:
    记得前面我们讲到过一个例子,比如父慈子孝,从一而终,家族等级等等,在经典中间当然没有问题,在法律上也没有问题,那是三纲五常,好像是天经地义,过去的法律也维护这些,可是在实际的社会生活里面,它是否在民众中有效地实行?如果只是在经典文本,法律规定和文人表达的文字里面来看,似乎很早以来,就是形成了同一性的,理所当然的,但是,如果从档案中看实际生活呢?就不然了。有一个学者写的文章很有趣,他分析了一些档案,发现看上去很封建的“七出”之条,在实际社会生活中,有时恰恰给了类似近代的“离婚”自由。从近年发现的文物上也有很有趣的事情,《文物》1999年8期上有黄凤春《湖北蕲春出土的一件明代朱书文字上衣》这篇文章。其中说,在这件衣服上,记载了一个士人官员,对他的妾欺负他的妻子,以至于早死,相当不满,却无可奈何,只有在衣上诅咒。可是古代的资料不是说,古代三妻四妾,按照大小排列,分出尊卑吗?可是这个当了官的人为什么对小老婆一点也拿不出办法,只好在这件衣服上寄托哀思?这就可以看出,古代的家庭关系绝非像想像的那样具有同一性。

    我觉得古书之坏不在于坏,而在于奸,它永远不会老老实实说实话,或者它跟你说的是一部分真相。也怪咱人太傻太天真,没读过多少书,说什么,信什么,况且这还和圣人有关,让人一骗,真以为是高大上伟光正。还是鲁迅先生说的,看中国的书,书缝里才有事实,这书缝指的是虽读常见书,但是读书深思或者专门捡偏门,读读葛先生说的老黄历,营造法式,明清档案里的司法判例,那兴许可以得到底层的一般的更鲜活的历史真相。所以那些三纲五常三纲六纪,十三经上二十四史中的记载和考古发现,法律判例中往往是天差地别,光“夫为妻纲”这一条就足以害死你。

      想想也真是可怕,梦中惊醒一身冷汗。儒家摆得上台面的跟你说的好像净是一部《驯悍记》,《礼记内则》里规定妻子甚至不能乱动丈夫的寝具,大有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的气势。《大学》有个“三纲领八条目”,其中一条就是齐家。钱穆先生说“擅御仆妾,亦齐家之一事”,要管住小老婆,那老婆也自然不在话下。《诗经大雅》说: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邢,法也。寡妻,嫡妻文王能够以礼法来对待自己的妻子和兄弟,以此为政,整个国家就治理好了。这家里就是个实验室,老婆是士大夫用来将来治理社会练手的。苏洵说“治兵如御仆妾”,管好老婆下人就可以指挥千军万马。这倒真有可能,现在结婚得二十多吧,很多人慎着,三十好几都不敢娶媳妇,当兵才多少岁,18发你一杆枪就可以冲锋陷阵,这老婆比敌人难对付多了。可是儒家至少表面不以为然,还扇乎着净出专书,什么《列女传》《节妇传》《女箴》《女戒》,造成天下太平歌舞升平一派男尊女卑假象,似乎这女同志服服帖帖,三从四德,顶了天只能扯着嗓子声泪俱下喊一声:臣妾做不到!

      可是血淋淋的现实摆在那,春秋时期妇女对于婚姻还是有很大自主权的,节烈观远没有形成;汉朝有离六次婚的妇女,这离婚妇女可以做皇后,那朱买臣的老婆主动要求分手,这婚都敢随便离,这夫纲不知道怎么说起!儒家士大夫要么是麻痹大意糊涂透顶;要么是好高骛远谈的都是虚无缥缈理想主义,过过嘴瘾;还有就是在家老受欺负,讳疾忌医,大嘴巴子挨着出来充大个。

      这极有可能,《汉书张敞传》,这张敞已经是京城长官,“为妇画眉,长安中传张京兆眉怃。”给老婆画眉毛,长安城中传言张敞画得眉毛十分妩媚。这有关部门就是一个傻读书的玩意,“有司以奏敞”上奏到皇帝那,皇帝问怎么回事啊?张回答:“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就是说在家里给老婆干的事情,什么剩菜剩饭全包,工资奖金全交,捶背按摩端水洗脚,比画眉毛可过分多了。这皇帝也是个识货的主,知道那帮儒生平时瞎嚷嚷,在家指不定就是挨训受气的玩意,心里不平衡,所以根本没有责备张敞。也许是同病相怜,君臣都怕老婆,在历史上比比皆是,同仇敌忾,朝廷同心,失之东隅,得之桑榆,运筹帷幄之中,床笫之间败得一塌糊涂,把气撒到敌国身上,就能决胜千里之外,国家或许就治理好了。典型的例子就是唐朝,盛唐气象却是惧内的泛滥期。这唐朝的气管炎是有一定群众基础的,李唐王朝渊源出于狄夷,而胡人就是安禄山说的“先母而后父”,甚至于“重妇人而轻丈夫”。颜之推的《颜氏家训治家》:邺下风俗,专以妇持门户,争讼曲直,造请逢迎,车乘填街衢,绮罗盈府寺,代子求官,为夫诉屈。此乃恒代之遗风乎?说白了就是北方少数民族特别是鲜卑族就是老婆管家,以至于替丈夫打官司,给儿子求官职都是女人出面,这街上来往的车辆,衙门里办事的人都是女士。这样的社会风气,当然孕育了惧内的风气。打根上唐王朝的表亲隋朝皇帝就怕老婆,隋文帝杨坚几乎只有一个皇后独孤氏,偷偷摸摸临幸了一个二奶,被独孤皇后乱棍打死,杨坚没辙,竟然离家出走,一帮大臣急忙追赶,扣马苦谏,君臣抱头痛哭,杨坚感叹:贵为天子,不得自由!唐高宗李治和武则天“朝中并称二圣”,惧内弄出了中国历史上的一位女皇帝。唐中宗李显,唐睿宗李旦不仅继承了父亲高宗皇位,在怕老婆方面也是一脉相承。上梁如此,下必甚焉。中宗时御史大夫裴谈,妻子悍妒,裴谈在她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有一次,皇宫里举行宴会,艺人唱了一首《回波词》:“回波尔时栲栳,怕妇也是大好。外边只有裴谈,内里无过李老。”这《回波词》起首都以“回波尔时”四字开始,栲栳是柳条编的斗状容器,大概就是像一般诗歌的“兴”,这想表达的意思从第二句开始,怕老婆也不错,皇宫之外,最怕老婆的则推裴谈;皇宫之内,最怕老婆的当属中宗李显,君臣相映成趣,难兄难弟,都敢拿皇帝开涮。唐人不仅是怕,还怕出一套理论。唐代开国大将任瑰,随李渊起兵反隋,打王世充,灭徐圆朗,为唐朝的建立和统一立下了汗马功劳,曾任河南道安抚大使、徐州总管、邢州都督等重要职务,封爵管国公。可这主在家里却酷怕老婆,以至于史书说他“妻刘氏妒悍无礼,为世所讥”。他还不以为耻得意洋洋宣扬说:
    妇当怕者三:初娶之时,端居若菩萨,岂有人不怕菩萨耶?既长,生男女,如养儿大虫,岂有人不怕大虫耶?年老面皱,如鸠盘荼鬼,岂有人不怕鬼耶?以此怕妇,亦何怪焉!

      养儿大虫就是生养孩子的母老虎,我们常说畏敌如虎,这里是畏妻如虎,有些时候老婆是远比敌人可怕地多。唐朝后期宰相王铎正率军抵御黄巢,忽然听说妻子离京前来,心中紧张忐忑:“黄巢正逐渐北上,夫人又要南下,这叫我如何安宁?”他的幕僚看到长官如此不安,就打趣说:“不如干脆投降黄巢。”在王铎的心目中,老婆之可怕有甚于黄巢那样叱咤一时的敌人。

      这唐人或许是在经学衰落期,不尊圣人之训,宋代可是新儒家崛起时代,大儒纷纷出世,宣扬的都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理论,宋代又当如何?
    我说过士大夫是最不能相信的,《二程全书·遗书二十二》:“又问:‘或有孤孀贫穷无托者,可再嫁否?’曰:‘只是后世怕寒饿死,故有是说。然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这位程颐先生首先就不遵守自己的学说了,他的外甥女丧夫之后,他怕姐姐过度悲伤,就把外甥女接到家中,然后再嫁给他人。直至宋终,程朱思想未能真正深入人心,没有占据统治地位,所以宋人也有很多怕老婆的士大夫。
    专门和程颐作对的苏轼写过《方山子传》:余既耸然异之,独念方山子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有九年,余在岐山,见方山子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方山子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这位射鸟不中,“怒马独出”,还“自谓一世豪士”的方山子先生就是陈季常,很多人因为古天乐演的《河东狮吼》认识了这位超级怕太太的豪士,苏东坡曾经写了首诗:“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喜欢佛学的陈季常爱侃大山,谈空说有口吐莲花头头是道,忽然被他老婆一顿臭骂,吓得不知所措。所以千万信不得知识分子梦想中周公那一套自欺欺人的理论,周婆是不吃那一套,而且他们聊大天挨骂是从古希腊苏格拉底时代就有的传统,他老婆克珊西帕就在苏老天上地下侃侃而谈时浇了他一盆洗脚水,所谓“雷声之后必有大雨”,醍醐灌顶,与作狮子吼足以呼应。那位陈太太柳月娥之所以能降伏老陈,则是继承一哭二闹三上吊看家本事,“若还违拗些儿,天吓!我不刎便吊!”动刀子的女士谁也惹不起,近代的胡适先生之所以成立了PTT协会,就是江冬秀老太太动不动就拿起剪子要和老胡拼命。

      宋代不是宋明理学大行其道的时候,但甭以为到了明清就可以使劲压迫妇女了,《明史》《清史稿》在列出大量烈女节妇的同时,怕老婆的人士比比皆是。明宪宗朱见深专宠一个比他大19岁的万氏,任凭万氏为非作歹他不发一言,沈德符曾感叹地说:“然妇人以纤柔为主,今万氏反是而获异眷,亦犹玉环之受宠於明皇也。”这是不理解由爱到怕,胖不胖的都是其次。明朝皇帝有的是后宫三千还不满足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满世界散德行的,还有就是怕老婆要死,甚至于只有一个太太的。皇上如此,臣下也不甘人后。抗倭名将戚继光惧内是相当有名的。冯梦龙的《情史·情贞篇》“戚大将军妾条”说:戚继光瞒着夫人在外面养小妾,生了儿子被夫人探知。夫人带兵去兴师问罪,为了不让走漏消息,不许一个人去通风报信,还是家里的私塾先生派了个小兵偷偷翻墙去通知戚大将军。将军得知后问诸将计,有人说:“愿以死迎敌。”有人说:“还是暂避为妙。”将军俱以为非,“乃自袒跣,跪迎夫人。结果戚夫人把戚大将军和诸小妾都毒打了一顿,将军关禁闭,小妾嫁人。所以明代人谢肇淛的《五杂俎》还在那感慨:
    宋时妒妇差少,由其道学家法谨严所致,至国朝则不可胜书矣。其猥琐者无论,吾独叹王文成伯安内谈性命,外树勋猷,戚大将军元敬南平北讨,威震夷夏,汪少司马伯玉锦心绣口,旗鼓中原,而令不行于阃内,胆常落于女戎,甘心以百链之刚,化作绕指也,亦可怪矣。昔人云:“禽之制在气。”然则妇之制夫固有出于勇力之外者矣。措大庸人,比屋可封,不足责也。

      王文成伯安就是王阳明,戚大将军元敬就是上述的戚继光,汪少司马伯玉,汪伯玉是万历时画家、绘墨模名手,不算有名。可前二位都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的人物。特别王阳明可是心学大师,宋明理学的领军人物,著名的军事家。沈德符在他所著的《万历野获编》中有过这样的记载:吾浙王文成之立功仗节,九死不回,而得严事夫人,唯诺恐后。怕老婆到了唯恐回答不及时的地步,所以这儒家知识分子万不可信,从小说笔记杂记中的他们的面目完全又是另一套。

      还有一本书是郭松义教授的《伦理与生活-----清代的婚姻关系》,这本书很多材料是取自清廷档案,内务府文书,各地县志等第一手的资料,里面除了讲家庭生活里妇女从属地位受压制之外,也有讲到很多“夫纲易受妇执”,“妇持门户压制丈夫”的婚姻关系,比如几乎是北方到处流行的幼男娶长妇的风俗,即使在童养媳中,很多妻子比丈夫年纪大,生活经验阅历丰富,也是处处奚落丈夫,主导家政的,更不必提中国还有比如像赘婿这样的风俗,俗话倒插门,在法律往往就规定了这个丈夫在家中附属顺从的地位。经典正史是一回事情,活生生的现实那又是一件事情。这就足以值得广大死抱古书遵从古礼满脑子男尊女卑男耕女织三从四德的书呆子惊醒,那些建立在沙子上的空中楼阁不过是理想家的梦中呓语,真要实行非撞个头破血流。
    要说还是新一代知识分子聪明,看透了老牌儒生狐假虎威,嘴上一套背后一套的色厉内荏的实质,从御妻有术迅速转化成自我修养,三从四德变成了太太出门要跟从,太太命令要服从,太太错了要盲从;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花钱要舍得,太太打骂要忍得。
    这都是鲜血中得来的教训,盲信经典,只能是哪儿起来就在哪儿被活生生地拍下去,揭竿而起只能遭到疯狂报复残酷镇压,这搓衣板鼠标键盘跪着,只到用膝盖打出一行老婆我错了才能站起来。还有弹小弟弟的,让你去十个不同超市买十个不同品种卫生巾的,手段之毒辣远超中美合作所。所以还是认怂不认死理比较安全稳妥,不就是举手投降卑躬屈膝阿谀奉承甜言蜜语不要人格嘛,为了创建社会主义和谐家庭有什么不能忍,有气外面出,也只有创立一套怕老婆的先进性理论,才能使得家庭和睦,齐家治国平天下,在这一点上,古人近人倒是很有一些先进的理论探索了。
    唐人有《黑心符》,专讲怕老婆的。谢肇淛的《五杂俎》很好分析了怕老婆的原因,却是心术不正,只能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而最为成功探索创建理论的是厚黑教主李宗吾,他有一篇《怕老婆的哲学》,特地截取来作为结尾,与广大男士共勉。
    大凡一国之成立,必有一定重心,我国号称礼教之邦,首重的就是五伦。古之圣人,于五伦中,特别提出一个孝字,以为百行之本,故曰:“事君不忠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战阵无勇非孝也。”全国重心在一个孝字上,因而产出种种文明,我国雄视东亚数千年良非无因也。自从欧风东渐,一般学者大呼礼教是吃人的东西,首先打倒的就是孝字,全国失去重心,于是谋国就不忠了,朋友就不信了,战阵就无勇了,有了这种现象,国家焉得不衰落,外患焉得不欺凌?
    五伦中君臣是革了命的,父子是平了权的,兄弟朋友之伦,更是早已抛弃了,犹幸五伦中尚有夫妇一伦,巍然独存。我们就应当把一切文化,建筑在这一伦上,全国有了重心,才可以说复兴的话。
    我们读方山子传,只知他是高人逸事,谁知他才是怕老婆的祖师。由此知:怕老婆这件事,要高人逸士才做得来,也可说:因为怕老婆才成为高人逸士。方山子传有曰:“环堵萧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俨然瞽腴底豫气象。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亦无不是的妻子,虞舜遭着父顽母嚣,从孝字做工夫,家庭卒收底豫之效;陈季常遭着河东狮喉,从怕字做工夫,闺房中卒收怡然自得之效,真可为万世师法。
      
    怕老婆这件事,不但要高人逸士才做得来,并且要英雄豪杰才做得来。怕学界的先知先觉,要首推刘先生,以发明家而兼实行家。他新婚之夜,就向孙夫人下跪,后来困处东吴,每遇着不了的事,就守着老婆痛哭,而且常常下跪,无不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他发明这种技术,真可渡尽无边苦海中的男子。诸君如遇河东狮吼的时候,把刘先生的法宝取出来,包管闺房中呈祥和之气,其乐也融融,其乐也泄泄。君子曰,刘先生纯怕也,怕其妻施及後人;怕经曰:“怕夫不匮,永锡尔类”,其斯之谓欤。
    爱亲爱国爱妻,原是一理。心中有了爱,表现出来,在亲为孝,在国为忠,在妻为怕,名词虽不同,实际则一也。非读书明理之士,不知道忠孝,同时非读书明理之士,不知道怕。乡间小民,往往将其妻生捶死打,其人率皆蠢蠢如鹿豕,是其明证。
      
    旧礼教注重忠孝二字,新礼教注重怕字,我们如说某人怕老婆,无异誉之为忠臣孝子,是很光荣的。孝亲者为“孝子”,忠君者为*忠臣”,怕婆者当名“怕夫”。旧日史书有“忠臣传”,有“孝子传”,将来民国的史书,一定要立“怕夫传”
    孔子提倡旧礼教,曾著下一部《孝经》,敝人忝任黑厚教主,有提倡新礼教的责任,特著一部《怕经》,希望诸君不必高谈,只把我的《怕经》,早夜虔诵百遍就是了。
    教主曰:妻子有过,下气怡声柔色以谏,谏若不从,起敬起畏,三谏不听,则号泣而随之;妻子怒不悦,而挞之流血,不敢急怨,起敬起畏。
    教主曰:为人夫者,朝出而不归,则妻倚门而望,暮出而不归,则妻倚闾而望,是以妻子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教主曰:君子之事妻也,视于无形,听于无声,如闺门,鞠躬如也,不命之坐,不敢坐,不命之退,不敢退,妻忧亦忧,妻喜亦喜。
      
    教主曰:谋国不忠非怕也,朋友不信非怕也,战阵无勇非怕也。一举足而不敢忘妻子,一出言而不敢忘妻子,将为善,思贻妻子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妻子羞辱,必不果。
      
    教主曰:妻子者,丈夫所托而终身者也,身体发肤,属诸妻子,不敢毁伤,怕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後世,以显妻子,怕之终也。

    这《怕经》倒真是符合真历史和真现实的,只有摒弃陈腐的不切实际的夫为妻纲,做到妻为夫纲,才能生活安逸,社会和谐,世界太平,人类大同。
    [发帖际遇]: 大老虎 替宝玉给黛玉送手绢,被赏 1 没奈何.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5-21 22:33
  • 签到天数: 100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9-3-14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事其实很不好说,比如李治绝对不简单
    [发帖际遇]: 寡人嬴政 史家庄拜王进为师得赏赐 1 没奈何.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9-5-20 09:16
  • 签到天数: 337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9-3-15 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猜。我也是猜。我猜在欧风东渐之前,夫为妻纲占比80%强,妻为夫纲占比20%弱。

    古代只能猜。现在则可以调查。当然,因为面子,这个调查是需要技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5-22 03: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