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6|回复: 0

[谈艺杂评] 明初状元黄观 “三元及第”真伪考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9-8 06:14
  • 签到天数: 20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9-1-8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初状元黄观 “三元及第”真伪考
    现今很多科举史、科举学的学术专箸和论述、评介明初状元黄观的文章,大都是以“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相标榜,或曰“三元及第,六场第一”,而且说黄观妻翁氏及其二女“投淮清桥下”死。这以最近2017年03月20日金陵晚报《明朝“考霸”黄观:史上唯一连中六元的读书人》为代表:
    明代状元黄观是明建文皇帝朱允炆的重臣,因反对燕王朱棣失败而自尽。后来人们在其故居石坝街附近修祠建桥以示纪念。岁月沧桑,黄公祠早已不存,黄公桥虽然“健在”,但已经两次易名,先“白鹭桥”而今“文源桥”,它的原名及其渊源已渐渐被人淡忘。
    “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
    黄观(1359-1402),字澜伯,又字尚宾,安徽池州人,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辛未科状元。黄观父亲年轻时家中贫苦,不得已入赘一户许姓人家,并随许姓,因此黄观出生后姓许,叫许观。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辛未科殿试金榜上,名字还是许观。洪武二十九年,许观上奏皇上,请求恢复黄家姓氏,获准后,“许观”就成了“黄观”。
    黄观年幼时,元朝待制黄冔做过他的老师。京城元大都(今北京)被攻破后,黄冔投井自溺,以身殉国。宋濂称赞他:“烈烈黄公,元之小臣。乃能为国,杀身成仁。”黄冔的气节对黄观一生产生了极大影响。黄观“自幼勤奋、治学严谨,注重时论,不尚浮文。”天道酬勤,黄观在县、府、院三级考试中均为“案首”(第一名)。洪武二十三年八月,黄观乡试中解元。次年三月,会试中会元。四月,参加殿试,在策论中,他的“屯兵塞上,且耕且守,来则拒之,去则防之,则可中国无扰,边境无虞”的观点,深得太祖皇帝朱元璋赞许,于是钦点状元,授官翰林院修撰。
    黄观在县、府、院、乡、会、殿六场考试中,所向披靡,场场均为头名,成为无人匹敌的“考霸”。当时人称颂道:“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自科考以来一千多年中,做到“连中三元”的,倒有十多位,而连中六元、并且是在一届科举中就从解元变成状元的,仅黄观一人,成为中国历史上读书人的传奇。洪武二十九年,黄观升任礼部右侍郎,进入朝廷中枢。建文元年(1399年),惠帝朱允炆改革官制,黄观官职为右侍中,与方孝孺、齐泰同为御前重臣。
    这时,燕王朱棣自恃皇叔,态度傲慢,入朝不拜惠帝。群臣畏惧其权势,敢怒而不敢言,唯独黄观无所畏惧,他对朱棣说:“虎拜朝天,殿上行君臣之礼;龙颜垂地,宫中叙叔侄之情”,致使朱棣怀恨在心。(下略)
    该文“自科考以来一千多年中,做到‘连中三元’的,倒有十多位,而连中六元、并且是在一届科举中就从解元变成状元的,仅黄观一人”,不知这“六元”怎么称呼,即县试、府试、院试第一名该称呼什么“元”?此文未列出第一手史料,只是沿袭流行的观点,同样科举史和科举学专业的学术专箸、论述关于黄观中解元亦语焉不详。这不免令人产生疑惑,倒底黄观是不是“三元及第”?即黄观到底有没有在乡试中过解元?也就是说黄观是否解元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孰是孰非,当以史料为准。
    黄观有没有中解元?这个问题并不大,亦不易;但只要费以时日,认真仔细地寻觅、查阅史料,而后分析、综合,可能得出合理结论或判断。为了说明问题,以便对照、比较和辨正,特别是和黄观乡试同年同科及明代“三元及第”之人的史料,作平行互参录入,不因其长而略之,这样也可避免“摘其所要”和“选择性隐蔽或遗漏”。在下才疏学浅,老朽愚钝,抱着学习之目的,尽力尝试一下,还望方家多多指教。
    有关黄观这一问题的史料经查有下列:
    黄观,字伯澜,一字尚宾,贵池人。父赘许,从许姓。受学于元待制黄冔。冔死节,观益自励。洪武中,贡入太学。绘父母墓为图,赡拜辄泪下。二十四年,会试、廷试皆第一。累官礼部右侍郎,乃奏复姓。建文初,更官制,左、右侍中次尚书。改观右侍中,与方孝孺等并亲用。燕王举兵,观草制,讽其散军归藩,敕身谢罪,辞极诋斥。四年奉诏募兵上游,且督诸郡兵赴援。至安庆,燕王已渡江入京师,下令暴左班文职奸臣罪状,观名在第六。既而索国宝,不知所在,或言:“已付观出收兵矣!”命有司追捕,收其妻翁氏并二女给象奴。奴索钗钏市酒肴,翁氏悉与之持去,急携二女及家属十人,投淮清桥下死。观闻金川门不守,叹曰:“吾妻有志节,必死。”招魂,葬之江上。命舟至罗刹矶,朝服东向拜,投湍急处死。观弟觏,先匿其幼子,逃他处。或云觏妻毕氏孀居母家,遗腹生子,故黄氏有后于贵池。初,观妻投水时,呕血石上,成小影,阴雨则见,相传为大士像。僧舁至庵中。翁氏见梦曰;“我黄状元妻也。”比明,沃以水,影愈明,有愁惨状。后移至观祠,名翁夫人血影石。今尚存。
    《明史列传第六十四》:
    商辂,字弘载,淳安人。举乡试第一。正统十年,会试、殿试皆第一。终明之世,三试第一者,辂一人而已。
    《明史志第四十六选举二》:
    商辂。辂,淳安人,宣宗末年乙卯,浙榜第一人。三试皆第一,士子艳称为三元,明代惟辂一人而已。
    明李贤等撰《明一统志卷十六池州府》
    【名宦】
    黄观。贵池人。初从舅氏许姓,后复黄姓。洪武辛未进士,会、殿试皆第一,官至礼部右侍郎。岁壬午,靖难师起,募兵上游,次李阳河,闻事定,具衣冠号泣北向,自沉于罗刹矶。妻雍①夫人暨二女家属十余人,尽死。(《畿志》)①(当为翁)
    《明一统志》,原名《大明一统志》,李贤、彭时等奉敕修撰,明代官修地理总志。天顺五年四月,书成奏进,赐名《大明一统志》。御制序文冠其首,锓版颁行。
    嘉靖《池州府志》(嘉靖二十四年修)卷三建置篇
    【坊牌】
    贵池三状元坊(在里仁街,为伍乔、华岳、黄观立。)
    状元坊(在郭西街首,为黄观立。)
    双忠坊(在忠烈伺左,为赵昴发、黄观立。)
    六烈坊(在忠烈伺右,为昴发夫人雍氏、黄观夫人翁氏、二女黄氏、清姑康氏、梅妇唐氏立。)
    卷五庑典篇
    【庙祀】
    忠烈祠(在府治北,察院后,嘉请癸未知府田赋建。)有前后堂,有东西亭,有门有洹。其中有光岳气完坊。左有双忠坊,右有六烈坊。(二坊嘉请二十四年知府王崇建。)
    (贵池)乡贤祠(乡贤俱附府祀,正德间知县龚守愚建,祀黄观。今改为启圣祠,以观附祀本学名宦祠)
    黄侍中祠(在县儒学西,以先生妥祀有地,今废。本朝周良会诗:长啸秦淮悼陆沉,楼船空载济川心。两间正气潮头散,一片忠魂帝爽临。劫火不惊双白璧,清风宁易万黄金。祠前遗烈寒毛骨,一勺椒浆泪满襟。
    卷七人物篇
    【甲科】本朝
    陈敬宗(洪武乙丑科,见传。)黄观(洪武辛未科,会试、廷试俱第一人,见传。)吴赐(永乐壬辰科,见传)
    【乡举】本朝
    陈敬宗;许璇(官至工部员外郎);万道杰(俱洪武甲子科);黄观(洪武庚午科);程仕仪(洪武癸酉科)
    【贤哲】
    贵池
    伍乔,南唐保大十三年春试进士第一。
    华岳,嘉定武科状元。
    黄观,字兰伯,一字尚宾,西一保人也。父在,赘在城许氏,遂从舅姓,以许观称,邑庠生,治书经。洪武二十三年岁庚午,中乡试。明年辛未连登会元、状元,始仕翰林。,迁尚宝寺,寻擢礼部右侍郎。属建文改官制,又为侍中,复姓黄氏。公清心寡欲,动有古人风。居官数年,门无私谒。建文在位,我太宗文皇帝王燕乃其诸父也。一日来朝,偶疾不拜,德威严重,满朝减口。公挺身奏云:“虎拜朝天殿上尽君臣之礼;龙颜垂地宫,中叙叔侄之情。及靖难兵起,公奋不顾家,羽檄征兵,为拒守计。时北方告急,援兵不至,遂亲诣上游诸郡募之。回至安庆,舟次李阳河,闻报者曰:”上己出奔,过池之建德,群臣奉新皇帝即位,今三日矣。” 公自分大事已去,辄东向再拜,仰天号哭于罗汉矶湍急处,绐舟人奋棹,佯为见风投水。舟人急以钩挽之,仅得诛系棕帽焉。妻夫人翁氏暨二女及家属十余人尽投于京城南濠中。公之子,姓鲜,存。洪武初,诸父忠任东流训科,得免于患。今家北街,辛以绵先生之祀。又贵池徙难,黄氏亦其后也。
    按,嘉靖《池州府志》为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刻本,王崇(池州府知府)主修,其时朝廷已改变永乐朝的看法,把他作为“贤哲”来立传了。卷三建置篇【坊牌】贵池三状元坊(在里仁街,为伍乔、华岳、黄观立。)有人把“三状元坊”,说成“三元坊”,以此为证黄观曾中过解元、会元、状元。不敢全文引用,只断章取义。
    元末明初陶宗仪《说郛》:“明初岁贡生,在京中式者,必令出榜原籍张挂。尝见《新昌志》载云:‘礼部为科举事,洪武十七年九月十三日,本部尚书任昂等官,于华益殿奏,圣旨在京乡试,多有中求的国子监生,为他肯学,所以取中。似这等生员,好生光显,他父母恁部里出榜,于原籍去处张挂,着他乡里知道,钦此!今将中式生员,开坐合行,出榜知会,须至榜者,浙江布政司绍兴府新昌县第十名蔡用强。’”  
    陶宗仪(1329一约1412),字九成,号南村,浙江黄岩(今清陶乡)人。元末明初文学家、史学家。自幼刻苦攻读,广览群书,因而学识渊博,工诗文,善书画。元末兵起,陶宗仪避乱松江华亭,耕作之余,随手札记。元至正末,由其门生加以整理,得其中精萃五百八十余条,分类汇编成《辍耕录》(或称《南村辍耕录》)30卷,著作除《南村辍耕录》外,还著有《南村诗集》(4卷)《国风尊经》(1卷)《沧浪棹歌》(1卷)《书史会要》(9卷)《四书备遗》(2卷)等多种。他还将前人的笔记、小说辑录为《说郛》(100卷)传于世。
    朱洪武皇帝命令,“岁贡生,在京中式者,必令出榜原籍张挂。” 故此,如黃(许)观中解元,府、县必张榜悬挂,而池州府志及后贵池县志只言中乡试,未及乡魁,可见不是解元。反观(洪武)二十三年应天府庚午科解元黄文史,其乡里方志则多有载录,摘要者如下:
    《万历漳州府志卷二十三》:
    “泰亨书院”,在县南登科山之东。洪武三十五年教渝章参创建。中为堂,祀朱文公,以高登、陈淳配。前为斋舍,邑人黄文忠为之记。成化十八年知县刘铎重建。弘治元年知县洪福重修。嘉靖四年推官黄旨更建。内为文公祠,外为讲堂,煥然一新。
    《坊市》:“解元坊  在县前,为黄文忠立。”
    《礼乐志·乡贤之祭》:“乡贤祠(见坛庙)祀宋黄子信 明林震、黃文史、唐泰、叶玭、戴昀共六人。祀文无考。”
    《科目》:“国朝  乡举(自洪武丁卯起至隆庆庚午共五十人.(洪武)二十三年  黃文史,系本县学成贡甲,应天乡试解元,有传。”
    《国朝乡贤传》(前志五人,县志十二人,今依县志增欧辉、林明为十四人。)
    “黃文史、唐泰、林震”:黄文史字廷实,以文学称,洪武间岁贡,庚午中南畿乡试第一人,录文以进,太祖读其‘天下一家论’,大见称异。特免廷试,授刑部主事。后以奏疏忤旨,废谪而沒。有学碑,见《南雍文集》行世(嘉靖志)。(唐泰、林震二人略。)
    《文翰志》內有黄文史《泰亨书院记》一文。(文略)
    《漳州府志》三十三卷,万历元年(1573)罗青霄修,谢彬纂。
    清代乾隆《福建通志》、乾隆《长泰县志》亦有相同记载,详见下。
    明王世贞《弇山堂别集卷五》
    【三元】
    国朝商少保辂,正统乙卯领解浙江,,丑为会试、廷试第一人,士林艳羡。商公年二十二,发解十年,而成进士,四年而以修撰入阁,七年而以兵侍归。归十年,而复入。入十年,而以少保归。又十年,乃卒,尤为奇也。
    【会元状元】
    许侍中观,洪武辛未;吴宗伯寛,成化壬辰;钱修撰福,弘治庚戌;伦宫谕文叙,弘治己未;内文叙乡试复第三人。
    【解元会元】黄太常子澄,洪武甲子、乙丑。施御史显,洪武丁卯、戊辰。陈佥事璲,永乐戊子、己丑。林宫谕志,永乐辛卯、壬辰。洪右都英,永乐甲午、乙未。杨司徒鼎,正统乙卯、己未。姚太宰夔,正统戊午、壬戌。王少傅鏊,成化甲午、乙未。储吏侍瓘,成化癸卯、甲辰。汪宗伯俊,弘治壬子、癸丑。李太史廷机,隆庆庚午、万历癸未。《内林志》:杨鼎、李廷机俱廷试第二,王鏊廷试第三。
    【解元状元】吴学士伯宗,洪武庚戌、辛亥。林侍讲环,永乐乙酉、丙戌。萧修撰时中,永乐戊子、辛卯。陈少保循,永乐甲午、乙未。柯少詹潜,正统丁卯、景泰辛未。彭侍讲教,天顺壬午、甲申。谢少傅迁,成化甲午、乙未。李少宰旻,成化庚子、甲辰。杨光禄惟聪,正徳己卯、辛巳。内陈循、彭教,会试第二人;谢迁会试第三人。
    【三试魁元】乡会试俱五名之内,廷试三名之内,除前所纪伦、林、杨、李、王、陈、彭、谢八人外,花解元纶,会试,殿试俱第三。杨状元慎,乡试第三,会试第二。陈会元澜,袁会元炜,俱乡试第二、廷试第三。王会元锡爵乡试第四,廷试第二。金会元达,乡、廷试俱第三。靳解元贵,会试、廷试俱第二。谢解元丕,会试第四,廷试第三。陶太史望龄,乡试第二、殿试第三。
    按,乡试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称为亚元,第三、四、五名称为经魁,第六名称为亚魁。黄观在洪武二十三年庚午科乡试中,名列前五名之外,就不可能出现在此名单中。
        《弇山堂别集卷八十一科试考》:
    (洪武)二十三年庚午,赐应天府考试官傅箕、苏伯衡、谢南、毛瀚,钞各十锭;中式举人黄文史等五十人,各二锭;其监生生员、试不中者,钞二贯。且谕以进学之方,俾无怠无忽。
    二十四年辛未,天下会试者六百六十人,取中许观等三十一人。廷试仍赐许观第一,时年二十八。张显宗次之,吴言信又次之。上以连科状元出太学,召祭酒宋讷,面褒焉。
    王世贞撰《弇山堂别集卷十九明》:
    【大臣复姓】大臣复姓者:曹国公李文忠,西平侯沐英,平章何文辉,都督徐司马,初俱国姓。东胜侯汪兴祖,初张姓;都督佥事谢彦初,孙姓;右都督口正初,韦姓;礼部侍中黄观,初许姓;左御史大夫景清,初耿姓……
    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州山人,南直隶苏州府太仓州人。嘉靖二十六年进士,先后任职大理寺左寺、刑部员外郎和郎中、湖广按察使、广西右布政使,郧阳巡抚,后因恶张居正被罢归故里,张居正死后,王世贞起复为应天府尹、南京兵部侍郎,累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明代文学家、史学家。
    明焦竑《黄忠节祠记》:
    按,公讳观,字澜伯,一字尚宾,池州贵池人也。幼受学元翰林黄哻,哻死节于元,公感奋以忠义自许。洪武二十四年,廷对擢进士第一,授修撰,历尚宝卿。建文初,迁礼部右侍郎,属定官制,増左右侍中,员次尚书,改公为侍中,与方、齐日见亲用。文皇索齐、黄时,公草制,极陈大义,辞多指斥。未几,公奉诏征兵入援,至安庆闻金川门变,痛哭谓人曰:“吾妻翁,素有志节,必不辱!”招魂葬之江上。是时,有司果收翁及二女,给配象奴。翁佯以钗钏付奴市酒殽,以其间携二女自沈于水,而家属十人者随之。公旋至李阳河,亦朝服东向,再拜投罗刹矶以死。(全文见《江南通志卷三十七舆地志》)
    明焦竑《玉堂丛语卷四忠节》:
    黄观,字澜伯,洪武二十三年,发解京府,明年会试第一。廷试对御戎策,以天道福善祸淫之机、人事练兵讲武之法为言,高皇嘉之,擢状元,授修撰,复黄姓,历尚宝卿。建文初,迁礼部右侍郎,定官制,增左右侍中员次尚书,改观为礼部侍中,与孝孺等日见亲用。文皇索齐、黄时,观草制,极陈大义,辞多指斥。北师渡淮,观奉诏征兵上游,率诸郡入援。至安庆,闻金川门变,痛哭谓人曰:‘吾妻翁素有志节,必不辱。’遂招魂葬之江上。文皇命收观妻翁氏并二女,给配象奴。翁持钗钏,佯使出市酒肴,遂携二女投通济门桥下死。观至东阳河,知事不可为,会有朝使召观,观绐使者曰:‘入贺新朝,礼当预习。’乃朝服东向再拜,遂自投罗刹矶湍急处,舟人急钩之,仅得珠丝棕帽以献。命束刍象观,帽之,而剉于市,籍其家。初,翁夫人及二女尸,顺流至赛工桥侧,土人藁葬之。万历癸卯,青阳施益臣立墓祠,请于京兆春秋祭祀不绝。
    焦竑《玉堂丛语卷六科目》:
    会元登状元者八人:黄观、商辂、吴宽、钱福伦、文叙、杨守勤、韩敬、周延儒。
    状元曾登解元者十一人:黄观、吴伯宗、林环、萧时中、陈循、商辂、柯潜、彭教、谢迁、李旻、杨维聪。
    焦竑(1540一1620年),字弱侯,号漪园、澹园,生于江宁(今南京),祖籍山东日照(今日照市东港区西湖镇大花崖村),祖上寓居南京。
    王世贞(1526年12月8日-1590年12月23日),字元美,号凤洲,又号弇(yǎn)州山人,南直隶苏州府太仓州(今江苏太仓)人,明代文学家、史学家。
    按,焦竑在卷六中列出的“科名盛事”之名单,显然是受到他之前硕儒王世贞《弇山堂别集》的影响,内容大同小异。但卷六中“状元曾登解元者”比王世贞《弇山堂别集卷五》【解元状元】多一“黄观”,此名单未列出哪一年登哪一科,缺原始史料。而焦竑《玉堂丛语卷四忠节》和《黄忠节祠记》中详细介绍黄观生平时,却只字未提中解元。故而“科名盛事”中之“黄观”,恐是手民之误。
        明宋端仪《立斋闲录》
    许观,字尚宾,池州贵池人。复姓黄。洪武二十四年殿试第一。建文初,历词垣、礼部右侍郎属。官制改,进位为侍中。尝草责燕王书。北兵将近,观募民兵于池。文庙既即位,乃召观赴京师。渡江,中流,绐使者曰:“今至京,须盛服行见礼,若不先习,至临时不能无失。”乃朝服南向拜,毕,即自沉于水,观建文未迁侍郎,金华王仲缙有题黄侍中翠微书舍诗,曰:“决策当大廷,题名独先夺。”又云:“词垣暨南宫,终岁知几迁?”
    《立斋闲录》,四卷,明宋端仪着。端仪,字孔时,福建莆田人。成化十七年进士。历礼部主事、主客司员外郎,后以按察佥事督广东学校,卒于任。
    明何乔远《名山藏》典谟讵五,革除记附:
    黄观,字澜伯,一字尚宾,贵池人。学于元黄冔,洪武二十四年,以会试第一。对策大廷,太祖览而嘉之,复擢第一繇翰林。历尚宝司卿、礼部右侍郎。革除闲增侍中,员次尚书,以观为之,仍掌尚宝事。观与方孝孺,并为建文君所亲。靖难兵起,属观草诏告天下,及渡淮衔命征兵上游诸郡,舟抵安庆,闻金川门不守,叹曰:“吾妻素贞,其死矣。”夫招魂而祭之。至建德,闻曰:“宫巳焚,失帝。新皇帝,帝三日矣。”观谓舟人曰:“罗刹之矶,湍棹可鼓也。”至矶,服朝衣东向再拜,投湍死。舟人捞之,得其棕珠系。成祖捕观急,人以其帽系献。成祖疑观或尚在,族其家逮其姻党百余人。而观妻翁氏,城破时果死。翁氏者,池口人,成祖登极而问玺曰:尚玺者谁也,巳知为观。命执其妻子。得翁,使象人妻之,象人将翁至家,出市酒脯,欲与成婚。翁携其二女及家属十许入,自沉通济门河。
    《名山藏》是记明嘉靖以前历代遗事的纪传体史书,明何乔远撰。何乔远字穉孝﹐号匪莪﹐福建晋江人。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崇祯年间累官至南京工部右侍郎。
    明俞汝楫编《礼部志稿卷四十一历官表》
    【国初礼部左右侍郎】:
    张智,福建顺昌人。洪武中,举明经。二十四年,任右侍郎,命申肃朝仪。二十六年,降为北平府儒学训导,旋改国子学录,历国子司业。
    许观,直隶贵池人。洪武辛未会元、状元。二十九年,任右侍郎。革除元年,升侍中。四年,死靖难。
    明俞汝楫编《礼部志稿卷五十五》【列传·侍郎黄观】:
    黄观,字伯澜,池州贵池人。父赘于邑城许氏,生观遂从母家姓。明尚书补邑诸生,受业于元翰林待制黄冔(哻),哻死王事,观益砥砺,以忠义自许。洪武甲子,贡入太学,是岁领乡荐,罹外艰起复仍入监,造诣日益深。同舍推服,尝绘父母墓为图,携以自随阅之,泪辄下。辛未会试廷试皆第一,拜翰林院修撰。日侍御前敷奏明爽,上甚爱重,每赐顾问,命编写《省贪》等录,上以其有政事才,凡法司诸榜文,令观撰成,即书之。又令清理军职贴黄兼管注销诸司案牍,侍东宫讲论,累迁尚宝司卿、礼部右侍郎。乃奏复其姓黄,更官制进本部侍中。壬午五月往上游诸郡征兵,至安庆闻内难已平,恸哭谓人曰:“吾妻素有志节,必不肯受辱。”明日家僮自京逃来,言将执家属,夫人翁氏出通济门,先挤二女于河,即自沈焉。观遂招魂葬之江上。舟次李阳河,乃朝服东向,再拜于罗刹矶湍急处,绐舟人奋棹,佯为溲解,投水死,时年三十九。都察院右都御史陈瑛言,观及周是修等不顺天命,请加追。僇文皇帝曰:“彼食其禄,自尽其心”,尔竟不问。永乐末,诏观亲党有编伍者,皆释之。
    礼部志稿一百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明泰昌元年官修。首列纂修姓氏,自礼部尚书林尧俞至司务顾民{品石}等四十人。次列批委纂修,自东阁大学士前礼部尚书孙如游至仪制司员外郎张光房等六人。次列巡按直隶苏松等处御史。据松江府知府揭荐生员俞汝楫纂修《礼部志书》公移,并礼部准聘赴书局批文。则此书实出汝楫之手。
    按,《礼部志稿卷五十五》谓黄观“洪武甲子,贡入太学,是岁领乡荐”,与众书黄观中乡试不同。其他都说是“洪武二十三年庚午科”中乡试,但都未说他中“解元”。“领乡荐”,即乡试中式,为“举人”,不是第一名“解元”。
    明符验撰《革除遗事》【黄观】:
    黄观,字澜伯,一字尚宾,池州贵池人。父赘于同邑许氏,生观,遂从母家姓。明尚书,补邑诸生,尝筑翠微书舍,读书其间。受业于元翰林待制黄冔,天兵入大都,冔死之,观益砥砺,以忠义自许。洪武庚午,贡入监。是岁领乡荐,明年乡试第一①。入对御戎策,大要以“天道福善祸滛之机,人事练兵讲武之法”为言。高庙嘉之,擢状元及第。由翰林历尚宝寺卿、礼部右侍郎。革除年间,改官制,增侍中,员次尚书,以观为之,仍掌尚宝司事。奏复其姓。与方孝孺等日见亲用。靖难师起,观奉命草诏,极论大义。师既渡淮,又奉命征兵上游诸郡入援,观奋不顾家,且行且募兵。至安庆,闻京城已定,痛哭谓人曰:“吾妻素有志节,必不肯受辱。”遂招魂葬之江上。明日,家僮自京逃来,言:“当国者索传国宝,不得,或言许尚宝已赴上游起兵矣。因命执其妻翁氏并二女,配象奴。奴叱取钗钏,出市酒肴,翁遂携二女率家属十人,赴淮清桥下溺焉。”观舟次李阳河。间报者曰:“上已出奔,过池州之建德,而郡臣奉新皇帝即位,今三日矣。”自分大事已去,力不能支,乃东向再拜,于罗剎矶湍急处,绐舟人奋棹,(“绐舟人奋棹”,“绐”、“棹”原作“给”、“掉”,据明钞佚名国朝典故本改。)乃投水而死。舟人急钩之,仅得珠丝棕帽,后追捕者得之以献。命购其尸,不获,疑有匿之者,(“疑有匿之者”,原脱“疑”字,据清借月山房汇钞本补。)遂族观家,且逮其姻党百余人,坐系诏狱。仁庙初,悉释不问。其谪戍边徼又数十人。景泰中,进士邑人孙仁使辽,有老卒朱黻者给事使馆,亦以观累戍辽。黻故为诸生,尝从观游,仁问旧事,且泣且言,云:“翁氏,池口人。(“池口人”,原作“池中人”,据明钞佚名国朝典故本改。)殁时,有司收其尸,并二女具棺殓以待朝命。不报。”天顺中,池人至南柳林,破棺犹有存者。询之父老,咸曰:“此黄状元妻女云。”近知县龚守愚,于所居故址学宫之西立祠祀之。(“近知县龚守愚于所居故址学宫之西,立祠祀之。”原脱”于“字,据明钞佚名国朝典故本补。)或传故尚书泰州储巏家,藏有观所着文稿,尚存。
    ①“洪武庚午,贡入监。是岁领乡荐,明年乡试第一”,洪武庚午科乡试,即洪武二十三年己“领乡荐”,即中举人,何来“明年乡试第一”,其“乡”当为“廷”,方说得通。
    《革除遗事》·十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明符验撰。验字大充,号松岩,黄岩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广西按察司佥事。此书卷首有《验序》,称泰泉欲修国史之阙,出槜李郁氏本,俾核订为十六卷,以复于泰泉。泰泉者,黄佐之别号。盖验此书,实因嘉兴郁衮旧本而修缉之,肇其议者则黄佐也。
    符验(1493-1560),字大克,号松岩,黄岩城县城管驿巷人。明嘉靖十七年(1538)进士,任福建道御史。嘉靖二十一年,吏部尚书许赞荐举为常州太守。嘉靖二十七年,调任福建福安知县,次年任彰德同知,嘉靖三十四年,升广西按察司佥事,后卒于任上。著有《革除遗事》16卷、《留台杂记》8卷,及《四礼或问》、《松岩集》。
    明徐纮撰《名臣琬琰录卷十二》之尹直《侍中黄公言行录》:
    黄观字澜伯,一字尚宾,直隶贵池县人。进士第一,洪武末,历官礼部侍中,死节。观,洪武辛未会元、状元,官至礼部侍中,死于忠,举家溺死。《池州府志忠臣传》【京畿解元】:尝观人之为学,平居无事,坐言其志曰:“我欲为忠臣为孝子”。及临利害遇事变,则所行非所知,所守非所学;君子则不然,必欲得于已而后行于人,行于近而后行于远。孟子曰:“身不行道,不行于妻子。”诗曰:“刑于寡妻”,正谓是欤前。礼部侍中池郡黄观,早读圣贤书,学圣贤道,擢魁天下,位亚宗伯。其所以得于已,行于人者有素。一旦我太宗文皇帝举仁义之师,肃清内难,后受亿兆推戴,以正大统。在廷之臣,莫不攀龙附鳯。而观独念其平昔之遇,略不计其后来之荣,宁赴江流葬鱼腹,非所学有得而舍生取义者,岂能然哉?!妻及二女念事至此,亦投秦淮而没,而非‘身能行道而行于妻子’者,又能然哉?苐恐史官讳忌不书,使其一门忠节,将日泯焉无闻。惟合下生观之、郡睹观之、仪详观之,事宜作传一通,以补郡志阙略,则往者不泯,来者受教而彰善之义!不明有及哉,昔张巡之死,韩愈得于嵩之言,于张籍而后其传始备;段秀宝之死,桞宗元召边上故老卒吏,而后得其详以告史官韩愈。令观之死与张、段同一善道,而阁下同其乡睹其仪详其事,比愈之得于他人者,实相倍蓰。后有迁其人者,包罗古今成一家言。欲纪观之事,征诸是传,岂不贤于征荆轲、韩信、于夏无且淮阴人者邪!洪武末,观为尚宝卿,闻靖难之师已渡淮,奉命起上口之兵以入援,兵至湖州府,闻靖难师已驻金川门,哭于江上谓其友柯暹曰:“吾妻有志节,必不肯受辱!”暹招魂葬之江上。越明日,其家僮自京兆来言,执政大人有观望欲推戴者,索传国宝不得;或言黄尚宝已赴上游,起教授黎扩与柯宪使暹书兵矣。因命执其妻女配象奴,象奴叱其妻出金银钗钏之物,持之市酒肴,欲供合欢之费。其妻俟象奴出,与二女及家属十人俱赴淮清桥下死。柯暹为之作传,载其事甚详。柯之子,天顺中为湖属县知县,予尝询观死事,其言皆同。索其文,则不肯出。黄观,元待制黄冔门生,其节义无愧于其师。自古女妇之死节者多矣,然未有若黄观妻女之烈也,岂可使之泯灭耶?予尝致书司冦何公,询及名臣言行。公复书以张?宰及黄观死事见示,但谓观为尚宝卿与予所考池州府志称侍中不合。而黎扩之书以观之妻女亦投秦淮而没,则与何公谓赴淮清桥下死不同。然秦淮淮清同一汨罗之水耳,盖不足辨至。谓尚宝卿,岂观尝历官尚宝而人呼之熟邪。观自洪武二十四年殿魁,至是十年岂止官尚宝?而侍中正其时増次尚书之员,当以侍中为是。惜柯之传不载于志,岂柯欲为之传而未果;抑已为之而柯之子终以忌讳匿而不肯出耶?
    尹直赞曰:烈烈侍中,学有师承。春元殿魁,历贰春卿。国歩斯棘,奉诏征兵。兵未入援,世已变更。自度厥偶,志节刚贞。痛哭江上,招魂以盟。维妻与女,果不茍生。遽率十口,投死淮清。身随家殒,上友屈平。负节烈义,今古同称。孰纪其事,而匿其文。其文则匿,其名则馨。
    尹直(1431—1511),字正言,江西省泰和县沙村镇高垅村委尹家村人。明景泰五年(1454年)进士,为翰林院正七品编修。成化中,历任翰林学士、兵部尚书、太子太保。修《英宗实录》,正德中卒。谥文和。
    按,至此尹直《侍中黄公言行录》中,不明不白才出现所引“《池州府志忠臣传》【京畿解元】”,同样未列出哪年哪科,甚是可疑。查明嘉靖《池州府志忠臣传》无黄观为【京畿解元】说。尹直自己开宗明义说“进士第一”,可见对“京畿解元”,他也是存疑。
    明进士姜清《姜氏秘史》卷三:
    黄观,字澜伯,一字尚滨,池州贵池人。父赘于同邑许氏,生观,遂从母家姓。习《尚书》,补邑诸生。常作翠微书舍,读书其间。受业于元翰林待制黄哻。大兵入大都,哻死之,观益砥砺,以名节自许。洪武庚午贡入胄监。是岁,领乡荐。明年会试第一,入对御试策,大要以天道福善祸淫之机、人事练兵讲武之法为言。高庙嘉之,擢状元及第,由翰林历尚宝司卿,礼部右侍郎。革除年间,改官制,增侍中员次,尚书以观为之,仍掌尚宝司事。奏复其姓。与方孝孺等日见亲用。靖难兵起,观奉命草诏,极陈大义。师既渡淮,奉命征兵上游诸郡入援,观奋不顾家,且行且募兵。至安庆,闻京师已定,痛哭谓人曰:“吾妻素有志节,必不肯受辱。”遂招魂葬之江上。明日,家僮自京逃来,言当国者索传国宝不得,或言许尚宝已赴上游起兵矣。因命执其妻翁氏并二女配象奴,叱取钗钏,出市酒淆,翁携二女率家属十人,赴淮清桥下溺焉。一云城南濠中观舟次李阳河,闻上已出奔,过池之建德,而郡臣奉新皇帝即位,今三日矣。自分大事已去,力不能支,乃东向再拜,於罗刹矶湍急处给舟人奋棹,投水而死。舟人急钓之,仅得珠丝棕帽。后追捕者得之以献,命购其尸,不获。有匿之者,遂族观家,且逮其姻党百余人,坐系诏狱。仁庙初悉,释不问,其谪戍边徼者又数十人。景泰中,进士邑人孙仁使辽,有老卒朱黻者,给事使馆,亦以观累戍。黻故为诸生,尝从观游。仁问旧事,且泣且言云,翁氏池口人,殁时,有司收其尸并二女,具棺敛,以待朝命,不报。天顺中,池人至南京柳林,破棺,犹有存者。询之,父老咸曰“此黄状元妻女”云。近知县龚守愚于所居故址,学宫之西,立祠祀之。或传故尚书泰州储巏家藏有观集,尚存。
    《姜氏秘史》,明姜清撰。姜清,弋阳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尚宝司少卿。自靖难之后,建文一朝事迹大抵遗失。是书於故案文集搜辑遗闻,编年纪载。至於地道出亡等事,则未尝载及。纪录颇见精核。
    明代黄瑜《双槐岁钞卷第二》“国子试魁”:
    洪武甲子,重定科举之制,即今三场程式也。是科京闱,国子监生为魁,且中者居半。九月,圣祖命礼部尚书任昂各出榜于原籍,以荣耀之。自此科举日重,非由此进者不至大用矣。次年乙丑会试,翰林待诏朱善、前助教聂铉为考试官,取中式四百七十二人。黄子澄第一,练子宁次之,皆监生也;第三名花纶,乃浙江新解首,自余监生前列者多。上喜甚,升善为文渊阁大学士。欲用铉,铉固辞,乞教谕俸,许之。及殿试,有司奏纶第一,子宁次之,子澄又次之。先一夕,上梦殿前一铁钜钉掇白丝数缕,悠扬日下。觉以语左右,莫知其为何祥。
    “两魁天下”:
    洪武二十四年辛未二月,天下贡士会试者六百六十有奇。
    中式者:许观,贵池人,监生。《书》。张徽,绛州人,监生。《易》。蔡祯,嘉定州人,监生。《诗》。王羽,杭州府学生。《春秋》。胡泰,南昌县人,监生。《书》。林惟和,晋江县学生。《易》。陈裕,宁波府学生。《诗》。贺守真,攸县学生。《书》。董恭礼,鄞县学生。《易》。龙子钧,吉安府学生。《诗》。李谦,兖州府学生。《春秋》。丘秬,余干县学生。《札记》。叶林,萧山县学生。《书》。李士昌,定州人,监生。《易》。李容,同安县学生。《诗》。李仪,邹平县人,监生。《书》。何测。琼州府学生。《易》。杨璧,海阳县人,监生《书》。吴言信,邵武县人,抄钞局副使。《诗》。张显宗,宁化县人,监生。《春秋》。陈观。永福县学生。《易》。丁仁东,平州人,监生。《诗》。林义,莆田县学生。《书》。张广扬。德庆州人,监生。《易》。陈伯颜,衢州府学生。《诗》。李本宁,晋县学生。《书》。徐逊,杭州府学生。《易》。贾闵,崇德县学生。
    《诗》。王观,钱塘县学生。《春秋》。赵良,淇县学生。《札记》。凡三十一人,盏二十而取一也。入对大廷,观复第一。国朝两魁天下者,自观始,时年二十八。张显宗次之,吴言信又次之。
    上以连科状元皆出太学,召祭酒宋讷,面褒谕焉。《水东日记》谓显宗为状元,非也。自乙丑以来,进士多有为县丞者,是年登科绝少,上乃擢下第举人张盂镛等,俱授主事,盖特恩也。观后复姓黄,官至少宗伯,死于靖难,其妻翁氏夫人暨二女,亦死节云,可谓不负魁名矣。惜制作散逸。世传其《酬张隐君诗》云:“漫批华什咀余甘,欲报琼瑶愧不堪。一自返舟■〈田翏〉邑后,几回飞梦石湖南。莺花敢续春吟句,灯火空陪入夜酣。茶气拂帘清昼午,想应宾主正高谈。”气概不类其为人,盖赝本也。
    黄瑜,字廷美,自称双槐老人,香山(今属广东)人,生卒年不详。约明宪宗成化中前后(1470年前后)在世,景泰七年(1456年)举人。他参加会试的时候名列乙榜,因为不愿去做不官,于是去做太学生,但接连几年参加会试仍没考中进士,只好由小官做起,后来曾升迁为惠州府长乐县知县。但他性情则刚直不阿,与上级关系处得不好,屡次得不到升迁,作了十五年知县后弃官不做,回到广州会城。黄瑜将功名之事终于看得淡了,整天不是与好友评诗论文,就是埋头于著书之中,他有意地记载民间传说,历史故事并对一些历史典籍加以整理。《双槐岁钞》是黄瑜七十岁时才正式完成,共花费了他近四十年的时间,其间几易其稿,态度十分认真。他在《自序》中说:“每遇所见所闻暨所传闻,大而缥缃之所记,小而刍荛之所谈辄即抄录。”可见他为此文集倾注心血之多。大事不厌其烦,小事不嫌其简,对每件见闻都是很严肃地对待的。他还说:“得诸朝野舆言,必证以陈编确论;采诸郡乘文集。必质以广座端人。如其新且异也,可疑者阙之,可厌者削之。”由此可推论此集的两特点,其一,重考证,不以新异取悦于人,所著文略是很严谨的;其二,是依照黄瑜个人的观点编撰此书的,从中可以分析出黄瑜对问题的看法。
    明黄佐撰《翰林记卷十四》:
    【会试】凡会试考试官,礼部奏行内阁于大学士、学士等官及詹事府、各坊司,经局官内具名请奏钦命。其同考官于本院侍读等官及春坊司,经局官与各衙门官相兼推选。收掌试巻官用制勑房官一员。按国初科举第一场‘问’,四书题一道,五经、义各一道。第二场‘论’一道,诏诰章表内科一道。第三场‘策’一道。犹循元制也。洪武四年会试,陜西、河南、山东、江西、湖广、广之东西、福建为行中书者十一,俊髦皆集,而髙句丽之士与焉。以礼部尚书陶凯与前侍讲学士潘廷坚为王司,侍读学士詹同、国子司业宋濓、吏部员外郎原本前贡士鲍恂为同考。取中式者俞友仁等一百二十人,落第者惟八十人。其后罢之十八年,复以科举取士,始定今制,以待诏朱善前、典籍聂铉为试官,取中式者黄子澄等四百七十二人。二十一年,取施显等九十五人。二十四年,取黄观等三十二人。二十七年,取彭徳等一百人。三十年,取宋琮等三十八人,北士皆黜。学士刘三吾为考试官,竟以是获罪。上乃命本院官考择下第北士六十一人,廷试之语见覆试类。革除庚辰科礼部左侍郎兼学士董伦、侍讲学士兼太常少卿髙逊志为考试官,取吴溥等一百一十人。
    黄佐(1490一1566)明广东香山(今中山)人,字才伯,号希斋,晚号泰泉。祖父黄瑜,世称双槐先生,父亲黄畿,世称粤洲先生,皆为一代儒宗,以品学知名。正德十五年(1521年)辛巳科进士,廷试选庶吉士。嘉靖初由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有司请修《广州志》。以翰林外调,历江西佥事、广西学政。因母病辞官归家。嘉靖十五年(1536年)以翰林编修兼左春坊左司谏。不久,晋侍读掌南京翰林院,擢南京国子祭酒,穆宗诏赠礼部右侍郎,谥“文裕”。
    明张弘道、张凝道《皇明三元考》:
    洪武二十三年庚午科解元:应天黄文史。(龛州别集云:洪武二十四年辛未科会元许观;榜眼张显宗;探花吴言信。)
    解元中式:王羽(浙江);贺守贞(湖广)。
    名臣:许观。
    大泌山人李维桢本宁父《科名盛事录》:
    【三元】:淳安商辂  宣德乙卯解元,正统乙丑会元、状元。
    【三中元魁】
    闽县林志,永乐辛卯解元,壬辰会元、榜眼。
    咸宁杨鼎,宣德乙卯解元,正统巳未会元、榜眼。
    吴县王鏊,成化丙午解元,乙未会元、探花。
    晋江李廷机,隆庆庚午解元,万历癸未会元、探花。
    【两中元魁】
    金溪吴伯宗,洪武庚戌解元,辛亥状元。
    常塾施显,洪武丁卯解元,戊辰会元。
    贵池许观,洪武辛未会元、状元。
    吉水彭教,天顺己卯解元甲申状元。
    长洲吴宽,成化壬辰会元、状元。
    张弘道,字成孺,号元岳;张凝道,字明孺,号修庵,二人为兄弟,江苏常州晋陵(今武进)人。张弘道,万历二十八年举人,万历四十四年任开封府通判。张凝道,曾任句容县教谕。二人著有《皇明三元考》和《科名盛事录》。《皇明三元考》成书及刊行于万历四十八年,且不早于九月。此书史料基础详实,参考文献广泛,遇有记载不一的情况,均详细记录,下附考证过程,故编纂严谨,考据颇详。《皇明三元考》记载了明代乡试各省直解元的纪录,记录数量远超他书,且真实可靠。
    按,不少攻科举史学者研究后,认为《皇明三元考》是记录明代解元数量最多、准确度最高的专业书,内中没有黄观中解元的载录,可见黄观未中解元。
    顾祖训《状元图考》卷一:
    “状元许观”中有“乡、会试俱第一,时年二十八。”
    明《状元图考》记录明代洪武四年至万历三十五年状元76人,分别绘像,后有小传。这是一部受到当时读书人高度重视的书,也是各地书坊和种种科举考场的书棚里都必然陈列的畅销书。卷首页下题顾祖训汇编、新都吴承恩、程一桢校益,黄应澄绘图。此本共三卷,为汉阳叶氏平安馆藏本。是书之撰,盖自顾氏兼采京省诸刻,诠订鲁鱼而成。然旧刻止於隆庆五年,号有延至万历十一科者,亦略而未详。吴承恩有鉴於此。乃“会集诸刻,细加雠校,兼的访今科事实梦兆增入,试悬国门,可以唤醒尘梦”(凡例)。绘画者为黄兆圣,每人各绘一事,各揭其铮铮者令当年神采,异世如见。写手为黄应缵,其为歙人,最擅临池。而剞劂者,歙之黄氏诸伯仲,为黄应瑞、黄应渭等。画极精,亦雕龙之圣手所为。
    钱士升《皇明表忠纪卷三》:
    黄观(妻翁二女):“洪武甲子入太学,乡试第一,至辛未会试、廷试皆第一。”
    钱士升(1574—1652),明嘉善魏塘镇人。明末浙东学术的代表人物,著作颇丰,在史学方面的主要著作有《皇明表忠纪》10卷,收编《逊国逸书》四种7卷,删编《南宋书》68卷。钱士升生活在明朝末年,其时阉党窃国,至天启年间更加猖獗。天启初年,钱士升以养母乞归,杜门十载。
    朱国桢辑姜清撰《皇明逊国臣记》卷二:
    【侍中黄公】:“洪武甲子贡入太学,是岁领乡荐第一。外艰起服,仞入监。”
    按,钱士升《皇明表忠纪卷三》“洪武甲子入太学,乡试第一”、姜清撰《皇明逊国臣记》卷二“洪武甲子贡入太学,是岁领乡荐第一乡”此说源于《礼部志稿卷五十五》谓黄观“洪武甲子,贡入太学,是岁领乡荐”,但都无根据地添加“第一”,即说黄观中解元。而且说黄观“洪武甲子”中解元,于时间上也是错了,洪武甲子应天乡试解元是齐泰(原名齐德),这一点《明史》有明确记载,所以这一届解元不可能是黄观了。
    朱茂曙《两京求旧录》:“北京解元,其初不尽北直隶人,如景泰丙子徐泰,正德丙子周光宙,嘉靖戊子马一龙,辛卯马从谦,癸卯沈绍庆,隆庆丁卯庄允中,俱南直隶人。正统辛酉章以占,甲子司马恂,天顺壬午郑宏,弘治戊午孙青,辛酉谢丕,嘉靖壬午周■,己酉孙铤,俱浙江人。成化丙午罗■,江西人。宣德壬子宋雍,隆庆庚午李廷机,万历癸酉柯梃,俱福建人。嘉靖丁酉,郑光溥山东人。宣德乙卯邹冕,河南人。嘉靖乙卯杨濂四川人。自万历壬子宋凤翔以浙人领解,此后必北直隶人居首矣。南京解元,其初亦不尽南直隶人:如正德庚午许继先,嘉靖戊子许仁卿,俱浙江人。洪武甲子廖孟瞻,丙子尹昌隆,永乐辛卯徐则宁,嘉靖壬子孙溥,俱江西人。洪武庚午黄文史,永乐戊子黄寿生,俱福建人。夫科场取士,期于得人,草非王臣,议者必欲区别之,名从公而实私也。”
    此条再次明确“南京解元”,洪武庚午科是黄文史,排除了黄观之可能。
    朱茂曙,字子蘅。秀水人。文恪公孙。大競子。恂恂儒雅,笃于孝友(浙江通志),取与进退,毅然有节,让廕让继,悉以推弟(任志)。天启初,补县学生,甲申後弃去,早岁以文受知于吴范君文若、侯官曹学佺辈。暇写山水,作行楷书,董其昌见而叹曰:不出十年,当乱我真矣。家贫。崇祯中饥蝗,人相食。妻唐氏,率两女刺绣以易米,日趖乃炊,处之晏然,奕谱画鑑,覆局开图,不改其乐也。当文恪在位时,茂曙就婚至京师,日侍履絇,得闻中朝掌故,其後谭元孩引以相助,博稽旧典,撰《两京求旧录》。遇乱失之,定居长水,敝衣破帽,口不谈天下事,惟与里中耆老,棋酒消日而已(静志居诗话)。巡抚董象枢,友壻也,劝往不应(浙江通志)。卒,乡人私諡安度先生,著《春草遗稿》。子彝尊。朱彝尊(1629—1709),清代词人、学者、藏书家。字锡鬯,号竹垞(chá),又号醧舫,晚号小长芦钓鱼师,又号金风亭长。汉族,浙江秀水(今浙江嘉兴市)人。
    来集之《博学汇书》:“天启丁卯乡闱,闽人颜光衷茂猷兼举五经,成文三十三首。外帘得之,以其文堪入彀,惜其违式,命止录《易经义》以进。吾乡祁世培彪佳取中,迨墨卷入对,始知其兼五经也。甲戌会试,亦兼五经,大座主不敢自专,题疏上,特命中进士,故会录列其名于会元之前。及壬午之北闱,癸未之会闱,嘉兴谭筑岩贞良、慈溪冯眉仙元凤皆以兼五经具题,奉旨一体校阅,各与中式焉。予考之《闽书》漳州长泰县黄文史字廷实,晚号遁叟,颖悟博通。洪武二十二年应贡,庚午试南畿,五经题兼作,以违式取旨。太祖读其《天下一家论》,大见称异,御批特置第一,免会试,授刑部主事,此则兼五经而应试之始也。宋时郑侠之父晕同五经出身,大观二年,莆田黄泳以童子特赐五经及第。又孙■中九经状元,真宗朝蔡齐字子思,亦中九经状元。”
    此条又一次坐实洪武庚午科南京解元是黄文史,否定了黄观。
    来集之(1604—1682)初名伟才,又名镕,字元成,号倘湖、元成子,萧山长河人,来继韶之子。幼聪颖过人,就读于冠山西隐寺,弱龄即通五经、诗词。明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官安庆府推宫。迁兵部主事,南明福王时官至太常寺少卿。南明弘光政权覆灭后,隐居倘湖之滨,课耕读以自给。集之精于《易》,尤工曲,所作有杂剧《蓝采和长安闹剧》、《阮步兵陵廨啼红》、《铁氏女花院全贞》,上三剧总名《秋风厨三叠》,《挑灯剧》、《碧纱笼》及《女红纱》各一本。《曲录》他著有《倘湖樵书》、《博学汇书》、《读易偶通》、《易图亲见》、《卦义一得》、《春秋志在》、《四传权衡》、《倘湖文集》、《南行偶笔》、《南行载笔》、《倘湖近刻》、《倘湖诗余》一卷及《樵书初编》、《樵书二编》等著作,《四库总目》并传于世。又能词,词风慷慨悲壮,其《应天长 江东遗事》十首,赞颂明末抗清殉难的10位烈士,怒发冲冠,正气浩然。唯其词多不合律,是为其短处。《倘湖樵书》与《博学汇书》是同一部书,刻本不同而己。
    《江南通志卷十六舆地志》山川
    【黄公山】在桐城县东南九十里,明建文时,黄观靖难后显灵此山,土人立祠祀之。
    【李阳河】在府西六十里,源引大江,以江流之,消长为盈缩,一名李王河。《府志》云:自河口出江,有石槎丫横突,为拦江、罗刹二矶。南唐周湛凿支流,以避其险,谓之新河。后矶势颇安,而支流渐侵啮民田。正徳中,作堤鄣之。罗刹矶在大江中,其上有丛筱乔木,明黄观殉节于此。
    《江南通志卷二十五舆地志》:
    “赛工桥,驯象门外。明逊国时,侍中黄观妻女死节处。”
    《江南通志卷一百七十九人物志列女》:
    “明礼部侍中黄观妻翁氏,贵池人。靖难兵入,观征兵江。上命収观妻女给配象奴,象奴至,翁出钗珥绐之市酒脯,乘间携二女,投通济桥下死。其尸流赛洪(当为工)桥,母女相抱立水中,面色如生。”
    《江南通志卷三十七舆地志》坛庙祠墓江宁府:
    三忠祠,在聚宝门外。祀宋杨邦乂、文天祥、明李邦华,皆吉水人。
    表忠祠,在全节坊。明万历三年,奉诏祀建文死难诸臣:方孝孺、陈迪、齐泰、铁铉、暴昭、侯泰、景清、毛泰(“亨”)①、卓敬、郭仕(据《上江两县志》)任、卢回、黄观、黄魁、陈植、胡子昭、练子宁、陈性善、茅大方、黄子澄、周浚、司中、胡润、卢原质、廖升、彭与民、刘瑞(璟)、王(良或琏)髙、邹瑾、王叔瑛、王良、娄涟、周是修。
    ①应为毛泰亨,漏“亨”。
    黄忠节祠,在桃叶渡。祀明侍中黄观妻翁氏及其二女。又一在赛工桥东。附明焦竑《记》:
    侍中黄公,死靖难间,其夫人翁与二女及家属十人,并日死金陵,今去之二百年所矣!乃有公乡人施益臣者,索而封,且树之醵金为祠若干楹,并貌公其中。宛陵徐公大任,以大光禄来摄京兆,徐公廉直好义,所在着声,与余善,闻之而忻然往拜焉。荐苹藻祠春秋,勒为常仪,其于表章忠贤之典始备。
    按,公讳观,字澜伯,一字尚宾,池州贵池人也。幼受学元翰林黄哻,哻死节于元,公感奋以忠义自许。洪武二十四年,廷对擢进士第一,授修撰,历尚宝卿。建文初,迁礼部右侍郎,属定官制,増左右侍中,员次尚书,改公为侍中,与方、齐日见亲用。文皇索齐、黄时,公草制,极陈大义,辞多指斥。未几,公奉诏征兵入援,至安庆闻金川门变,痛哭谓人曰:“吾妻翁,素有志节,必不辱!”招魂葬之江上。是时,有司果收翁及二女,给配象奴。翁佯以钗钏付奴市酒殽,以其间携二女自沈于水,而家属十人者随之。公旋至李阳河,亦朝服东向,再拜投罗刹矶以死。
    公初以侍中掌尚宝司事,而尹公直去,公未远,乃已漫漶莫决乂。《实录》载:翁死于通济门河,翁既给象奴,今翁房政在通济门外,当可信不疑。传闻夫人及二女尸顺流而下,至今赛工桥相持而立,颜面如生,乌鸢类皆不敢近。或为具棺收之,待朝命久而不报。
    天顺中,池人至京师,柳林破棺犹有存者,土人指示曰:“此黄状元妻女也!”乃相与虆梩而掩之。余尝与益臣辈,枻而问焉三四,至其处,仿佛低徊为之,凄然者久之。辄即青溪姑庙以为祠,其失远矣!赛工桥乃夫人二女埋玉处,因祠焉。《野史》:翁讹为雍,又为龚,且言淮青桥为其死所。后人弗加检镜,。而并以祀公,固当嗟乎!人生何常惟义之归?以彼炎隆重轑在势处显,而一旦身死名灭、冰消火尽,既巳丘墟灰烬荆榛矣!即今白杨悲风,累累道傍者皆是也。如夫人者,迄于今为樵夫牧?之所,称识仁人义士之所,欷歔历久而不能忘。岂非忠孝之性,得于天者,无以异而兴于感者,不可遏欤!
    余生其地,而又幸及知之,不为之发潜扬微,何以示后?公阖门之节,臣死其君,妇死其夫,女死其父母,而臧获辈死其主,光日月而振宇宙者,不待余言乃征之!《实录》考之父老之口,其实迹历历可证。而至为妄庸者所瞀乱,此余生其地者之责,也殆不可以不辨。且喜益臣矢力于下,徐公振废于上,见好仁扶义者之犹有人,而于以甄陶世风,羽翼圣化也匪细。于是为之记。
    《江南通志卷四十一舆地志坛庙祠墓》池州府:
    黄侍中祠,在府治罗刹矶,祀明黄观。又一在九华门外。
    《江南通志卷九十学校志书院》池州府:
    绣春书院,在府齐山,宋状元华岳读书处。明状元黄观筑翠微精舍。正德十年,知府何绍正即故址建书院,有聚奎堂,置田其中。后同知任柱复置田益之。万历初,移建阳春岭下。三十三年,知县罗宪凯复移建旧址,今圮。
    《江南通志卷一百二十五选举志》:
    【举人】
    洪武二十三年庚午科:黄文史等二十人,文始(当为史),福建人。
    谈允,溧水人;房义,溧水人;许旸,六合人;韩进,颍州人;陆得举,昆山人;姚恕,呉江人;倪峻,丹徒人;杨元,丹徒人;李经,沭阳人;沈逵,邳州人;李□,六安人;钱时,桐城人;方法,桐城人;罗寅,桐城人;许观,贵池人;谷瑢,石埭人;程通,绩溪人;王嘉,建平人。
    洪武二十六年癸酉科,名数无考。
    俞允,江宁人;焦敏,颍州人;杭浚,溧水人;王性,溧水人;陈应奎,长洲人;陈良,昆山人。
    按,黄文史是福建人,按规矩各省生员只能参加本省的乡试,古代冒名跨省混考被处理的也不乏其人,那么黄文史到南京应天府来乡试,是不是不对犯错了?其实没有错!明朝还有一个规定,其他各省的生员,虽然不可以去外省参加乡试,但都可以来南京参加应天府的乡试,而且黃文史、黄观他们是南京国子监的贡生,在应天府乡试,理所当然。这样福建的黄文史夺得应天府解元,也就不足为怪了。参见上朱茂曙《两京求旧录》。
    《江南通志》清朝兵部尚书、两江总督赵宏恩等监修。先是,康熙二十二年,总督于成龙与江苏巡抚余国柱、安徽巡抚徐国相等,奉部檄创修《通志》,凡七十六卷。雍正七年,署两江总督尹继善等奉诏重修。
    按,清初官修的《江南通志》,基本上是承袭明代官方和学界主流观点,即洪武二十三年庚午科解元是黄文史,黄观乡试中式,但不是头名即解元。
    《罪惟录列传卷十二致命诸臣传》:
    黄观字澜伯,一字尚宾,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8-21 20:2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