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84|回复: 1

[读书心得] 桃叶渡之余韵悠悠 ——齐白石与胡宝珠的佳话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9-8 06:14
  • 签到天数: 20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2-28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叶渡之余韵悠悠
    ——齐白石与胡宝珠的佳话       赵元植
    王献之迎接桃叶,桃叶侍奉王献之,这千古风流佳话、爱情故事传诵之广,遍及海内,影响之久,超越时代。比之中国民间四大传说(孟姜女、牛郎织女、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它是真实发生过的。东晋稍后南朝的苏小小、真娘、莫愁等奇女子,比之桃叶渡之王献之、桃叶桃根来,影响力显然稍胜一筹。
    民国初年,四川某少女早聪慧,工诗书、擅丹青,颇有天份,虽出身卑微,却自视甚高。想觅一如意郎君,共度白头之好,多方努力,终无结果。其女名胡宝珠(1902—1944),小名桂子,四川丰都县转斗桥胡家冲人。父名以茂,篾匠。因家境贫寒,父母在她十二、三岁卖给胡鄂公家当婢女(丫鬟)。
    胡鄂公(1874—1951),字新三,号南湖,湖北江陵(今属荆州)人。丰裕书香之家,年轻时就喜文墨书画及收藏,后投笔从戎。辛亥革命前后都有大贡献。后在天津组织“北方革命协会”,自任会长。民国元年(1912)创办《大中华日报》。第二年四月当选为国会议员。
    在胡家几年,耳濡目染,书杳熏陶,使胡宝珠对书画有极大兴趣,成了文人画师的“粉丝”。胡家的人看在眼里,觉得此女与众不同,虽为下人,却心朐不俗,加上聪明伶俐,手脚勤快,善解人意,模样姣好,很讨全家喜欢,胡鄂公母亲更有意成全胡宝珠。豆蔻年华,谁个女子不善怀春?一面是胡家着手替她物色可嫁之人;一面是她深陷入了“才子佳人”的爱情观念中,固守而不得解脱。她切知自己的出身和处境,故而对自己婚姻也不抱过份奢望:她觉得富商巨贾、官僚军阀、纨绔子弟,胸无点墨,处之索然无呋;认为一些文人雅士、知识青年、教师会计等,才识平平、志趣不高,这两种皆不合意。总之,高不成,低不就。其实她在青春萌发期或许看了有关“桃叶渡”中的“桃叶桃根”之事迹、境遇,而为其所感染、着迷,进而想效法。而历史上宋代朱淑真,明代冯小青等才女的不幸婚姻而导致的坎坷人生、悲惨结局,进一步使她确信,一定要寻找一位可以托付终生的饱学之士,宁可不要名份,只要两情相悦。如不成,则守身如玉,独了终生。所谓“宁可玉碎,勿为瓦全”,在旧时社会中,女子能做到这样也算不简单了。笈笄之年(年十五)己过,婚事一再磋跎,岁月不饶,转瞬已到十八岁了,仍待字闺中。此时她己有梦中情人、民国版的王献之——齐白石。
    齐白石(1864-1957),湖南长沙府湘潭(今湖南湘潭)人。原名纯芝,字渭青,号兰亭。后改名璜,字濒生,号白石、白石山翁、老萍、饿叟、借山吟馆主者、借山馆主、寄萍堂上老人、三百石印富翁。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早年曾为木工,后以卖画为生, 1874年齐白石 12岁时,由父母做主,娶童养媳陈氏春君。1881年 19岁,与妻陈春君圆房。五十七岁后定居北京。
    1902年,夏午诒赴西安探望为官约父亲,郭葆生、齐白石随同前往。40岁的齐白石首次出门壮游。在夏午诒的引荐下,齐白石带着自刻印章拜见陕西布政使樊樊山,后者给齐白石润笔白银50两,并亲笔替齐白石拟了他平生第一份篆刻润格。樊樊山是闻名全国的诗人,又是人脉广阔的官员,他题写的润格标志着,齐白石的艺术水准已被全国文人雅士圈子接纳。紧接着夏午诒之父升职进京,齐白石也就跟着夏家进了北京。樊樊山打算推荐齐白石入宫当慈禧太后的代笔画师,齐白石一听,赶紧带着在京挣到的2000两银子回家了。这就是著名的“五出五归”中的第一次出门。
    樊樊山推崇的画家沾边就是风雅,全国上下都恭敬。此后七八年,齐白石四出四归,遍游两广、四川,甚至还到了越南,受到欢迎,就是沾了樊樊山推崇的光。
    “五出五归”更让齐白石认清了:他再怎么写诗也成不了文人,于是回家把“借山吟馆”改成了“借山馆”。齐白石在家乡隐逸了七八年,但齐白石的名声却广为流传,文人间、书画界在言说着、注视着。当然,少不了风流韵事。
    齐白石小有画名后,经常往来于湘潭一带,县城有一聚英旅馆。女主人杨颦春长相俊秀,温柔淑贤,能诗善舞,夫丧早寡,和母亲相依为命。杨颦春待人热情,举止大方,善解人意,因此生意兴隆,宾客盈门。齐白石慕名投宿,对杨颦春生欲。杨颦春也仰慕齐白石的人品才华,每当齐白石风尘仆仆地来到聚英旅馆,阿春都会为他端来热腾腾的茶水,做好可口的饭菜,浆洗换下的衣衫。夏天为他摇扇驱蚊,冬天为他生火温酒,使齐白石有回到家中之感。
    齐白石作画,杨颦春陪待左右,磨墨、理纸,无话不谈。齐白石意欲将阿春纳为夫人,但终因观念的束缚,两人没能走到一齐。齐白石曾在为杨颦春作的《松雪图》上,满怀深情地题道:“忘情又为松留影,瘦爪老鳞岁月深,空谷幸存梅竹在,后凋不负岁寒心。”齐白石走出湘潭后,两人鱼雁传书,相诉衷肠。他在钦州时给杨颦春的回信道:“钦州万里,闻杜宇,已伤情,是时四月中矣。忽辱手书,喜极生恨。湘城白石,咫尺天涯,况复迢迢边地也。羡君红粉,嫁得其人;愧我青衫,老犹作客。十年毛发,对镜全衰;孤夜梦魂,还乡无计。未知何日,可使颦春见而怜之也。”
    齐白石曾为杨颦春画《梅花》,又题诗。诗前小序曰:“邑女杨颦春,迟嫁早寡,常依其母,喜读书,能诗。尝求余画,或恐他人加题余白,并求赠诗以满之。”诗云:“惜玉谁为醉似泥,孤山如梦鸟空啼。梅花可否无遗恨,曾嫁林家唤作妻。”
    齐白石五次壮游,1902年在西安,曾教夏午诒之如夫人姚无双学画。1906年 在钦州,又教郭葆生姬人学画。
    可见齐白石对情爱和文人纳姬是熟稔的,或许是响往的。
    1917年,55岁的齐白石为了躲避兵匪只身再赴北京,在北京政坛上打拼的铁哥们夏午诒、樊樊山、郭葆生免不了殷勤接待。在北京刻印卖画期间齐白石收入惨淡,初来窄到,人脉不广,知名度较低,画坛并不重视,画不好卖,生活困顿。“一个扇面银币两圆,比同时一般画家的价码便宜一半,尚且很少人来问津”。
    不管别人认不认,齐白石起手就把自己定位为高端画家,套用一个名词来说就是敢于“起范儿”。他把自己的“不为”细化并公之于众:“作画不为者:像不画,工细不画,着色不画,非其人不画,促迫不画。刻印不为者:……印语俗不刻,不合用印之人不刻,石丑不刻,偶然戏索者不刻……” 一年多情况无改观,自慨之余,决心变法。《白石诗草》云:“余作画数十年,未称己意。从此决定大变,不欲人知。即饿死京华,公等勿怜,乃余或可自部快心时也。”
    奇迹出现了:1919年舂,一位叫胡鄂公的官员经常前来买画,齐白石遂引之为知已。齐白石《己未日记》:“胡南湖,人最慕余,一见如故。”一次,胡鄂公在清秘阁看到齐白石的画,极为欣赏,竟一下买走整堂6幅条屏。后齐白石特意在其中一张画上补跋,记述了这件事:“余以为不值一钱,南湖以为一幅百金,时流何人能画。余感南湖知画,补记之。”同时胡鄂公邀请齐白石去他在北京的南湖庄园作画,齐为之画《南湖庄屋图》。胡又拿出从前李瑞清为他写的扇面,请齐白石在另一面作画;他还多次在人前予以揄扬,并将齐白石引荐给在京的文化界名人;齐与林纾的订交,胡鄂公就是引见人之一。《己未日记》:“又七月(按:即闰七月)十八,胡南湖见余画扁豆一幅,喜极,正色曰:‘君能赠,我当报公以婢。’余即赠之……九月十三日八(点)钟,买车南返,至车站,胡南湖送宝珠来。”
    此时,真还多亏了他的人品、画品,以及画家与收藏家之间的情谊,赢得了胡鄂公对他的美意和关照,齐白石得以在北京又安了一个家,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使他在定居北京的数十年中,有了一位知心知音、相濡以沐的贤内助。真情果是这样吗?
    据赵元礼《藏斋诗话》,情况又是别样。赵元礼(1868--1939)字幼梅,号“藏斋”,近代诗人,天津“四大书法家”之一,曾任直隶河北高等工业学堂监督,1921年与严范孙、金息侯、王守恂等人组织“城南诗社”,以“天津近代诗坛三杰”享誉津门。李叔同曾从其学,著有《藏斋集》《藏斋诗话》等。其诗文,工雅平实、不弄玄虚,为众评家所肯定。赵元礼、胡鄂公、齐白石三人有交集,互相熟悉。
    实际是:胡宝珠心仪齐白石己久,胡鄂公等也想从中撮合,无奈一时无良策。见齐到北京定居卖画,胡宝珠和胡鄂公遂决定,由一位齐之友人出面。好友一听,君子当成人之美,遂愿冰人作伐,由他出面邀清齐白石到四川来,来后相机行事,以了才女心愿;为齐白石觅一红颜知己,红袖添香伴作画,是韵事也。何乐不为?
    计划齐白石来后,再直接明说,多方撮合,玉成此事,结果如河还是要看双方的造化了。   
    于是齐之友人邀请他来蜀游览名山大川,搜尽奇峰打草稿,为以后创作预备素材。顺带办画展、售画。为了打动齐白石,信中说,天府之国的人很喜爱齐白石的画,不亚于当地各家张大千。画作能卖出高价,这次一定有丰厚收入。信中还平淡地提及己为齐白石预购了一位年轻女士,负责照料齐来川后的日常生活,同时又为齐先生作画时的助理,帮助磨墨铺纸等事务。
    齐白石前思后量,反复权衡,终决定不去。遂告知好友,自己五十七岁,年事己高,不能成行;同时寄上二百大洋算作买此丫鬟的费用,要好友速将此女安置好,嫁给一妥善人家。齐白石此举是当时胡鄂公付600金买下六张条幅后,不然他怎能说愿寄200金,“嘱速遣嫁”?人所共知,齐不是大方之人,当时未曾发达,又不自己所托,为何凭空损失这200金,实乃是明拒(不说绝)暗收(付现金),可进可退,静观其变。
    胡宝珠坐不住了,和密友反复商量,和盘托出,做梦都想宁可做侧室,像王献之迎接桃叶,桃叶侍奉王献之,陪伴齐白石左右,以了自己的夙愿。筹划之下,胡宝珠给齐白石写丁一信,信中有诗曰:“衣裳作嫁为君缝,青鸟殷勤蜀道通。向后从夫休忘记,罗敷曾许借山翁。”“桃根一诺即为恩,旧恨新愁总断魂。又把赤绳甘割断,永丰园里属何人。”诗中胡宝珠表示下嫁决心,哪怕是做次一等级的“桃根”也心甘情愿。从而打动齐白石的心扉。后来,得知齐己首肯,才有上面所说“以画换姬”和以“胡鄂公母义女”出嫁佳话美谈。
    于此事,赵元礼:“予佩其高义,和作云:‘嫁衣珍重与裁缝,千里迢遥一纸通。最是深情最高义,世人谁及此诗翁。’‘“无言已觉有慈恩,远道空教托梦魂。两首新诗一端绮,黄金合铸白头人。’借山翁,白石别署也。”给予高度评价。
    从1919年到1943年,胡宝珠服侍了齐白石24年,这24年,正是齐白石实现衰年变法,艺术上从成熟走上鼎盛的时期,对此,胡宝珠功不可没。
    胡宝珠不仅是一位贤妻良母,而且还是一位心灵手巧、颇具慧心的女子。长期的耳濡目染,朝夕熏陶,使她逐渐掌握了绘画的技巧,练就了不凡的绘画功力。她笔下的花卉果蔬深得白石神韵,几可乱真。有一次,胡宝珠临摹了一幅齐白石的《群鹅图》,齐白石题道:“此小幅乃宝姬所临,余眼昏灯昏,看作己作,竟题姓名。”
    胡宝珠擅画的消息,不胫而走,于是坊间开始出现齐白石的画乃“夫人捉刀”的说法。为了避嫌,齐白石只好让胡宝珠放弃了绘画。1942年,齐白石在胡宝珠画的一幅《群虾图》上接连题写了三段话:“此幅乃内子宝珠画,可与予乱真。真知予画者,方能分别笔墨活动为予赞人无愧。予觉惭也。白石老人得见,遂题数字。”“壬午,予使宝珠弃画,因恐人猜疑为老夫代作,竟使之无名,予非丈夫!欲慰吾妻,再题数字。白石。”“此幅笔飞墨舞,实予无此工妙。若有心夸誉,为人世之小人,非真君子也。八十二岁老人又题。当语儿辈珍藏。”
    1940年发妻陈春君在湘潭老家去世,次年5月,齐白石在北京庆林春饭庄设宴,请画坛名家胡佩衡、陈半丁、王雪涛、刘冰庵等到场,并签字举行胡宝珠立继扶正仪式。尽管那时胡宝珠已年过四十,且身体非常虚弱,但依然表现得非常欢快。
    1943年农历腊月十二,胡宝珠病逝,享年42岁。胡宝珠去世后,齐白石非常悲痛,亲笔撰写了如下祭文:
    夫婿璜泣涕:谨以不腆之酒肴,致祭于宝珠贤妹夫人之灵位前曰:夫人尝与璜戏言曰,“宝珠若死君后,不畏道路艰难,必携一家扶君櫬还乡。若死君先,停棺不葬。君若生还,带宝珠之柩葬于齐氏祖山。倘九泉有知,亦涕泣感戴。”今朝事到眼前,岂食言于我夫人。故将我夫人之柩,暂寄宣武门外法源寺。俟时乱稍平,决不负我夫人也。呜呼,尚飨!
    1946年,在胡宝珠去世三年之后,齐白石见到一幅胡宝珠画的《佛手葡萄鼠子》,睹物思人,不禁悲从中来,于是题了如下一段话:“此幅乃予继室宝珠所画,惜志不坚,未成而弃,且不永年,殊可感也。老夫八十六岁题记。白石”,并加盖了“白石翁”和“痴思长绳系日”两方印章。
    胡宝珠、齐白石一对,有人说合月老祠的对联“愿天下有惜人,都成为眷属;是命中注定事,莫错过姻缘。”套用南京人的说去是“缘法大似王法。”
    胡宝珠和齐白石的姻缘,受桃叶桃根姊妹与王献之的影响很大,也是桃叶渡的爱情故事的余脉、余韵,可谓千载悠悠。
                         2015.06.20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8-4-22 23: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3-3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颇为有趣。“惜玉谁为醉似泥,孤山如梦鸟空啼。梅花可否无遗恨,曾嫁林家唤作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2-11 04: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