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4|回复: 2

[谈艺杂评] 桃叶渡:地点之争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9-8 06:14
  • 签到天数: 20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2-28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桃叶渡:地点之争                   赵元植
    凡名人胜迹,后人往往多所附会,是社会一大通病,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因王献之曾在此迎接爱妾桃叶而得名的“桃叶渡”,主流观点是:在南京城内秦淮区青溪与秦淮河交合处附近。自唐代迄今,学界绝大多数意见肯定此说。
    而江北的六合区的一些人士则认为,当位于浦口宝塔山旁。其理由:
    1、《南史》记载:“晋王广军于六合镇,其山名桃叶,果乘陈船而度。” 清代《江浦埤乘》记载:“古建康北,江中之洲其形甚长,殆可百里,故北来之兵自大岘山至江,不能径渡南岸,必西上历阳至采石,方得过江……晋王广乃自六合镇(当时浦口属于六合镇)桃叶山乘船而渡,盖至州上又有陈船相接,故可至南岸。”简单地说,杨广在桃叶山下筑起一个土城,屯兵于此,与陈朝各据长江天险而对峙,耐心地做着准备。这个土城被后人称作“晋王城”,是日后浦口城的雏形。一年后,杨广准备充足,手下的士兵们也渐渐熟悉了水战。他命大将韩擒虎、贺若弼率大军分路出击,从京口、采石等处攻取建康。杨广是在大军攻克南京后,由部下用船接到南岸的,何处渡江,尚不知道。由此得出六合的浦口有一靠江渡口叫桃叶渡。但是否是王献之迎桃叶的渡口呢?持此者还认为,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桃叶歌》中所写的“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恰似杨广渡江的谶语,似有一种冥冥中的巧合。
    2、王献之生活的年代,北方的前秦王朝崩溃,陷入混乱,新生的政权立足未稳,暂时无力南图。而且淝水之战的惨败也让北方政权不敢再小觑东晋的实力。因此,南北朝关系略有缓和,战事较少,淮南江北一带变得相对安全,南朝的人也能常来江北走动。
      当时,桃叶山东面的陆地还在滔滔江水之下,这座山也还是一座没有名字的野山。王献之住宅虽在聚集豪门显族的乌衣巷,江南也有许多风光幽美、景致奇特的地方,有古刹,道观、崇楼、高阁,他和桃叶偏不太喜爱。有一天,王献之与爱妾桃叶来江北游玩。他与桃叶一路欣赏江北美景,直至太阳偏西。一行人准备渡江回家,沿着江岸走,来到一处渡口。正要上船时,江上突然刮起大风,江水波涛翻腾,渡船晃动得厉害。桃叶吓得花容失色,王献之看到爱妾不安的模样,连忙温柔地安慰她,才子深情款款地吟唱出了《桃叶歌》,将她扶上船。有了爱人的鼓励,桃叶情绪安定下来,一行人顺利地(应为胆颤心惊)渡过长江。那时江面广阔,风大浪激,随行仆人膂力不强,驭船不在行,花了二三个时辰,从南岸回家几十里地,至家己天明。(有这样玩的可能吗?不如把王献之家或别墅设在浦口,省事多了。)后来,这首歌谣在江东一带广为流传,才子佳人的风流故事成了坊间的美谈。渡口随着歌谣名噪一时,桃叶渡由此而来。小山紧挨渡口,也被人称为桃叶山。此后,桃叶山更名为晋王山,桃叶渡的名字则在民间一直沿用。
       3、桃叶渡常常成为明清两代的诗文咏唱的话题。明代昆山才子沈愚的《过桃叶渡》:“江花舍笑欲争春,江水笼烟柳色新。商女停舟唱桃叶,东风愁杀渡江人。”沈愚的诗文加注道:“一则曰江,再则曰渡江,是明代犹知江渡曰桃叶渡也,而或人乃以目秦淮水上之渡直谓王献之渡桃叶处,虚妄不足信矣。”讲的就是长江边上这处桃叶渡。此外,在明代王安修(应为清代)的《浦口竹枝词四首》:“芦苇风来吹绿蓑,渔翁醉唱竹枝歌。渡名桃叶山前是,莫任秦淮水上讹。”王安修认为,秦淮桃叶渡是以讹传讹,浦口桃叶山前这个渡口才是真正的桃叶渡,《江浦埤乘》在山水沟渡一栏里,还有桃叶渡的记载。
    4、《桃叶歌》中的关键字也是有力佐证。某浦口文史研究者说,古文里的“江”通常专指长江。就此,《桃叶歌》中的“江”字是辨明桃叶渡身份的重要依据。“无论是王献之,还是沈愚,在诗文中提到的桃叶渡,都在‘江’边,而不是‘河’边。”设想:“桃叶姑娘来到渡口,放眼望去,是数公里宽的江面,而且风高浪急,因此她才会害怕,踌躇不前。如果只是几十米宽的秦淮河,桃叶过河肯定坦然,王献之也不必特意作歌鼓励她了。”
    秦淮之说之根据
    1、桃叶渡是秦淮河上的一个古渡口,因桃叶而得名,这一点似乎已是公认的事实,无数诗文也印证这一点。桃叶渡是因地得名还是因人得名?南朝陈释智匠的《古今乐录》载,是因东晋王献之曾在此迎接爱妾桃叶而得名。这是最早的记载,明确表示是‘因人得名。什么明代、清代某人怎么说,是他们自己的事,没有证据能推翻此记载之可靠。
    桃叶渡因王献之曾在此迎接爱妾桃叶而得名,得到众多学者、文人和百姓的肯定,在方志和史书中多有载记,仅录数则:
    宋祝穆撰《方舆胜览》卷十四江东路建康府上元江宁句容溧水溧阳:“桃叶渡一名南浦渡,《金陵览古》:“在秦淮口,桃叶者,晋王献之爱妾名也。献之诗云: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渡不用楫者,谓横波急也。献之歌此送之。”
    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一百四十二乐考十五曲:“桃叶  陈之世盛歌王献之桃叶曲,曰: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后隋晋王伐陈,始营于桃叶山下。韩擒虎渡江,陈大将任蛮奴至新林,以导北军。”
    元张铉撰《至大金陵新志》卷四下:“桃叶渡在秦淮口,桃叶本王献之爱妾名,其妹曰桃根。献之诗曰: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谓横波急也,遂歌以送之此渡因名。”
    明李贤等撰《明一统志卷六》:“桃叶渡在秦淮口,晋王献之爱妾名桃叶,其妹曰桃根,献之尝临此作诗歌以送之。其诗曰: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清《江南通志》卷二十五舆地志:“文徳桥东即桃叶渡。东晋以来未有桥,以通济、水关来水,天门宜敞也。顺治初,太守李正茂设木桥,名‘利涉’。康熙癸卯易木以石。议者谓天门闭塞不利人,文非古设渡之意,复废石而易以木焉。”
    《江南通志》卷三十舆地志古迹一江寜一府:“桃叶渡在江宁县秦淮青溪合流处,王献之爱妾名桃叶,渡名因此,今为利涉桥。”
    宋曾极《金陵百咏》“桃叶渡  一名南浦渡,《金陵覧古》:在秦淮口,桃叶者,晋王献之爱妾名也。献之诗云: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不用楫者,谓横波急也,献之歌此送之。    裙腰芳草抱长堤,南浦年年怨别离。水送横波山敛翠,一如桃叶渡江时。”
    南唐朱存《金陵览古诗》:“桃叶渡  怅望情人曲,空留此渡名。一条衣带水,千古石头城。艳歇双桃色,歌沈两桨声。不堪懐古意,山外夕阳明,”
    朱存,金陵(今江苏南京)人。保大时,取吴大帝及六朝兴亡成败之迹,作《览古诗》二百章。《宋史·艺文志》着录为《金陵览古诗》二卷。《舆地纪胜》卷一七引其诗,称“本朝人诗”,则朱存入宋后仍在世。《十国春秋》卷二九有传。
    2、宋张敦颐《六朝事迹编类》“江河门”卷中 “桃叶渡”的说明是:“《图经》云,在县南一里秦淮口。桃叶者,晋王献之爱妾名也,其妹曰桃根。献之诗曰: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不用楫者,谓横波急也,尝临此渡,歌送之。杨修有诗云:桃叶桃根柳岸头, 献之才调颇风流。相看不语横波急,艇子翻成送莫愁。”《图经》是唐、五代的文献,现已经亡佚,但南宋时还存留着。唐、五代距东晋500多年历史,还是颇为可信的。“县南一里秦淮口”就说得很明白了,是在秦淮河边无疑,而不是长江边。
    《三国志·吴书·张纮传》中,孙权曾对刘备说:“秣陵有小江百里,可安大船,吾方理水军,当移据之。”这条“小江”,就是指秦淮河,应该是与长江这条“大江”相对而称的。秦淮河本名龙藏浦,叉称小江、淮水。相传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东南巡时,归途中察看金陵地形,看到金陵上空紫气升腾,以为王气,就下令在今南京市区东南方山一带,凿断连岗,导龙藏浦北入长江,所以才称此水为“秦淮”。当然,传说仅是传说而已,事实上,秦淮河弯弯曲曲,幷不像人工所开凿的河道。《六朝事迹编类》中称:“(秦淮河)分派屈曲,不类人功,疑非秦皇所开”。在唐代以前,史书中都未见有秦淮河的名称。东晋时期,“小江”还是在南京城外,而且非常宽阔,直到南唐筑金陵城,秦淮河才被包了进来,成为一条城中河流,人们在河两边筑起堤岸、盖房子、兴修水利,河道也变得越来越窄,河面也就平静了许多。如果当年的秦淮河是像后来那样波澜不惊的,王献之也就没有必要作一首《桃叶歌》来安慰爱妾了!
    3、“浦口宝塔山说”之2,则是一新编故事,就中不合常理、不合常情、有悖历史常识之处甚多,谅读者诸公自会察觉。
    4、不管叫龙藏浦、小江、淮水、还是秦淮河,在六朝吋有100多米宽,水流量大,尤其在转折处,水急浪高,可参见唐人崔颢《长干曲》:“下渚多风浪,莲舟渐觉稀。那能不相待,独自逆潮归。三江潮水急,五湖风浪涌。由来花性轻,莫畏莲舟重。”李白《长干行》:“昨夜狂风度,吹折江头树。渺渺暗无边,行人在何处。北客真王公,朱衣满江中。”以今日之秦淮度之,谬也。就是二二十米宽,船小吃水浅,横渡遭流水冲击,小舟一颠一簸,也使人提心掉胆,尤其是胆小不会水的,怕有差池。如果是浦口“桃叶渡”,过江能“渡江不用楫”吗?能顺流从桃叶山(宝塔山)到到幕府山、燕江矶一带码头吗?民国时期,从江南坐木船到浦口,不知有多少人淹死江中,葬身鱼腹!遑论一千多年前的东晋时代了?王献之出身名门望族,本人又是朝廷大官,他不会自己冒这风险,也不会允许爱妾冒这无端的风险。故,浦口“桃叶渡”,是因东晋王献之曾在此迎接爱妾桃叶而得名,是个美丽动人却经不推敲的传说,是一厢情愿的自娱自乐。
    5、秦淮河与青溪交汇处在东晋相隔不长的时段内,在约二十年间发生了二件风流雅事,成为千古佳话。这就是王羲之第七子王献之的“桃叶渡江”和第三子王徽之身上的“一往情深”,请桓伊奏乐的“邀笛步”。而“浦口桃叶山说”,明显不能堵住此疏漏。
    案:王徽之(?-388):王羲之三子,字子猷。历任车骑参军、大司马及黄门侍郎。王献之(344-386),字子敬,生于会稽(今绍兴),王羲之七子。历任州主簿、秘书郎、秘书丞、长史、吴兴太守等职;为简文帝驸马后,任中书令。桓伊为子猷吹笛三弄,当在淝水之战(383)之前,王献之公元344年生,王徽之出生约在338年前后几年,而“王徽之赴召京师,泊舟清溪侧。”时己在外任车骑参军,时当为二三十岁,约为公元360-375年左右。王献之迎桃叶时年当为成年时(己婚,娶妾),估计也为二三十岁,因他在43岁便亡故了。因此,“桃叶渡江”的年代似在公元364-379年,故“桃叶渡”与“邀笛步”发生时同不超过二十年,地点是青溪侧的淮上,同是书圣王羲之的儿子。
    结论:南京江北六合区有桃叶山,山下有渡口桃叶渡,因山而得名,非是王献之曾在此迎接爱妾桃叶处,各是各事。2015.07.08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 土土土 和武松一起打虎,得 3 没奈何.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26 09:04
  • 签到天数: 94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2-2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是一种名人之争
    [发帖际遇]: fsdw 送探春远嫁,得赏 1 没奈何.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8-4-22 23:3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3-3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桃叶渡,南京最美地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8-26 15: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