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83|回复: 26

[读书心得] 谈谈中国史、世界史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1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现代史学的体系结构中“中国史”“世界史”是两个界限明确、相互对立的概念,一般来说,史学工作者要么研习中国史,要么研习世界史,非此即彼。由于二者的这种对立,我们看待中国史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也应该可以反映出我们对世界史的看法。笔者发现,国内的中国史研究和世界史研究中有许多可资对比之处,尤其是在各自的缺点和不足方面有许多相通的地方,本文就试图予以条理和分析。
    在中国史研究中始终有一个弊端,就是指抛开世界这个广阔的时空与多重的背景去片面孤立地思考和研究中国历史,尤其是古代史。我们一直以为中国古代社会绝大多数时期是处于封闭保守、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状态之中,所以研究中国古史只需关注和研究中国自己就可以了。不只是古代史,近现代史的研究也有很强的这种倾向。这样就产生了一个普遍的现象:中国史和世界史成了两个“井水不犯河水”的领域,研习中国史的学者对世界史知之甚少,而研习世界史的对中国史则绝口不提,我们在中国人编写的世界史教科书里面很难发现中国的影子,“世界史”其实就是“外国史”,以至于有人半开玩笑的说“在史学上,中国不属于世界。”这里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常识,就是中国是属于人类大家庭中的一员,中国是世界的中国。世界的发展变化总会以不同的内涵与方式给中国以影响,而中国同样也在世界舞台上扮演者重要的角色。这种例子很多,比如联结东西方文化的“丝绸之路”、西汉张骞之通西域、魏晋时期佛教的传入和兴盛,等等,这些在中国的历史进程中有重大影响的事件,不管是探究其发生原因还是结果影响,都不能脱离世界这个大背景去看。
    学术研究之路应该是先专后精,我们首先要有一个扎实的通史背景,然后才有可能在一个自己更擅长的领域做更细致的研究。但现在,很多历史工作者,尤其以青年学生为主,对这一众所周知的规律充耳不闻。他们往往一接触历史没多久就决定自己搞世界史,或者中国史,然后只看“与自己专业有关的书”。这样下来,中国史与世界史的“老死不相往来”也就自然形成了。
    另外,中国史研究中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僵化的断代史研究,从先秦、秦汉到宋元、明清,这还不算,我们甚至更进一步细分,比如先秦政治、秦汉思想、明清经济等等,我们人为地为史学研究画上了许多界限,学者整日囿于自己锁定的范围不想踏出一步。如此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史学研究者的工作并不能为人们提供一个整体的历史图景。很多学者对此提出了批评,如美国学者Robinson在其《新史学》一书中强调历史是连续的,断代史是不妥的,历史的时间必须连贯。这些说法看来在国内还没有得到充分重视。当然这里面或许有不得已的原因,比如学者的精力等等,我们也知道一个学者要有自己确定的、擅长的学术领域,但我们不能不能就仅仅因此而固步自封,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我们必须尝试改进,尝试着交流、博通。
    世界史研究中也有极为相似的现象。我们现在所谈的世界史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国别史、地区史,尤其是大国史,关注的是美、英、法、德、俄、日等“大国”,并且主要研究占少数的西方精英(Westelites),对大众生活不予重视。当年梁启超先生曾猛烈批评中国旧时代的历史是帝王家谱,这种现象即使现在还有一定残留。现在来看世界史,原来也不能免俗!在世界史研究中国际上一个普遍的弊端是“欧洲中心论”(Eurocentrisem),这在中国表现得似乎尤为明显。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与中国史研究中的弊端是相同的,即缺乏世界眼光和整体意识。
    好在史学界对这些问题都已有觉察。近年来西方史学界开始对“欧洲中心论”、“大国史”进行猛烈的批判,提出了“全球史(global history)”的概念,他着重强调文化间的联系和扬弃国家本位的视角。诚如英国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在其代表作《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中所言:“人类历史自始便具有一种不容忽视、必须承认的基本的统一性……只有运用全球性的观点,才能了解各民族在各时代中相互影响的程度,以及这种相互影响对决定人类历史进程所起的重大作用。”德国的两位学者Lamprecht和Mehlis都主张历史是全人类的,国别史断不能完善历史的功能,所以二人都归宿到世界史或普遍史,把历史的时间连贯起来。周谷城、吴于廑先生也早就表示过“国别史的总和不等于世界史”这样一个意思。而近年来兴起的“社会史研究”更加注重关注普通大众的生活,力图为我们揭示更完整、更真实的历史面目。这些想法和工作无疑都是我们历史研究更健康发展的良药,我们必须继承和坚持!当然,现在很多学者对“全球史”、“社会史”也有不满,认为它们也存在缺陷,此不足怪!历史学的发展也需要不断的超越式的进步,还是那句话“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辩证地看待即可。同时历史哲学家和史学理论家还要不断探索。
    另外,我想说一下国内的世界史研究中似乎还存在人云亦云、跟不上国际整体水平的毛病。举个例子,十几年前,西方史学界研究的热点问题是自己的崛起经历(TheRise of the West),而现在已经转向了非西方的研究以及所谓的“西方的没落”。反观我们自己,这两年整兴冲冲的研究“大国的崛起”,我们不得不承认与国际上的眼光、水平上的差距。但我们同时又发现,似乎有的学者有因此而信心不足,于是丧失了自己的研究方法,紧跟在西方研究者的身后,拾人余惠。这与中国史研究者略显自大、不闻不问世界上其他同行成果的做法相比,虽然一正一反,但缺点都十分明显。本世纪初,中国的世界史研究界提出了创建世界史研究的“中国学派”的口号,让人十分振奋,但任重道远必须努力奋斗!
    我们深有感触地另一点就是,不管是中国史还是世界史研究中缺乏一种百家争鸣的热烈的学术气氛,研究不够多元化。长期以来,我们似乎习惯了用一种统一的思维去思考问题,秉承着统一的宗旨,因此虽然获有效的观点差异,但大的方面则步调一致。如此,则总给人一种缺乏活力的印象。反观西方,在史学研究中(其实别的学科也是如此)总是时不时地冒出一些新奇的观点看法,虽然值得商榷,但大大丰富了头脑、开拓了视野。这方面应该值得我们吸取经验。
    最后我觉得有必要提一下我国近代著名史学家雷海宗先生。雷先生学贯中西,精通中国通史、世界通史,在国内史学界确属罕见。他曾具体阐述过历史研究中“中国与世界”的辨证观点:“我们在学习世界历史的过程中要注意两个问题:第一要注意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的联系和彼此间的相互影响;第二要注意中国对世界人类文明发展的贡献。同时,我们中国人学习世界历史,则必须要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世界,这样就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纠正过去把世界史看成是西洋史的错误看法。”(《伯伦史学集》)这就提醒我们,在世界史研究中一定不要遗忘了中国,中国是属于世界的,同时还要注意世界史研究的立场、观点,用中国人自己的角度研究世界史。言犹在耳,史学工作者当深刻体会,庶不负先贤教导!
    以上谈了谈自己对当前中国史、世界史研究的看法,主要谈了存在的一些问题。归纳起来,我认为有这么几方面:缺乏世界眼光和整体意识,容易孤立、零碎地进行研究;或盲目自大,或缺乏独立性,没能把握好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缺乏多元性。学术如积薪,总是后来者居上,相信通过全体史学工作者的努力,一定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使历史学朝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发了一阵牢骚,十分偏激和主观。由于自己对史学研究的困难并没有真正深刻体会过,因此文中不乏想当然之谈,只能贻笑大方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9-3 10:45
  • 签到天数: 83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1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医学当中,泾渭更加分明,消化科、泌尿科、呼吸科、心脑血管科、神经科,分得非常细。科室里还要继续细分,你是研究肝的,我是研究胃的。医生也不是经常考虑一个器官在整个系统乃至人体当中与其他器官之间的互动,更多时候也只是孤立考虑该器官的病变而已。对此不知楼主作何看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0-20 23:50
  • 签到天数: 32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1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不能因为中国研究崛起西方研究没落,就说中国的历史研究跟不上西方吧?
    西方研究没落是因为他们目前确实在没落,中国研究崛起也是为了适应当前的需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12:57
  • 签到天数: 65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2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得越多分得越细结果眼光就越狭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山白鹿 发表于 2018-1-1 15:33
    楼主,你不能因为中国研究崛起西方研究没落,就说中国的历史研究跟不上西方吧?
    西方研究没落是因为他们目 ...

    早年旧作,见笑见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迪迦杀手 发表于 2018-1-1 17:06
    在医学当中,泾渭更加分明,消化科、泌尿科、呼吸科、心脑血管科、神经科,分得非常细。科室里还要继续细分 ...

    会通之义大矣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11-8 16:17
  • 签到天数: 46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5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发现的,最近看书说什么会议盛大召开,中国史学又向前迈进。我个人觉得中国史学太狭隘,太闭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17 12:29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1-6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克罗齐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历史是客观的,但研究者或多或少都受特定时代因素的制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0-2 01:49
  • 签到天数: 364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6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仅就长度的测量而言,英制、法制、华制、、、、,即使是同一客体,又何必不允许各自测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1 08:55
  • 签到天数: 15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7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史为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10:15
  • 签到天数: 81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1-7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邱细福 发表于 2018-1-2 14:56
    研究得越多分得越细结果眼光就越狭窄。。。。

    确实是这样的,我所在的学校,中国史和世界史的老师学生都是不通往来的,都觉得自己的研究是最有用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12:57
  • 签到天数: 655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7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唐书生 发表于 2018-1-7 11:26
    确实是这样的,我所在的学校,中国史和世界史的老师学生都是不通往来的,都觉得自己的研究是最有用的。
    ...

    咱们高校课题研究已经走入死胡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唐书生 发表于 2018-1-7 11:26
    确实是这样的,我所在的学校,中国史和世界史的老师学生都是不通往来的,都觉得自己的研究是最有用的。
    ...

    更要命的是,人际矛盾往往也很严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9-11-14 05:39
  • 签到天数: 406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14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会通二史的也不少吧,特别是境内外学术交流日趋活跃的今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1-14 11:30
  • 签到天数: 39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15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说的似乎是一个普遍现象,不局限在历史学,其他学科也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21 10:07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15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说的似乎是一个普遍现象,不局限在历史学,其他学科也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15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liser1235 发表于 2018-1-15 09:56
    楼主说的似乎是一个普遍现象,不局限在历史学,其他学科也有

    这个不太清楚。不过以情理揣度应是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40
  • 签到天数: 43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16 07: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21 10:07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24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7-21 10:07
  • 签到天数: 7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8-1-24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会通二史的也不少吧,特别是境内外学术交流日趋活跃的今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9-11-13 08:05
  • 签到天数: 22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2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典籍汗牛充栋 想同时精通中国史和世界史怕是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1-13 08:25
  • 签到天数: 629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1-26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通后专,先专后通,都是方法。重要的是思维不能够被束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26 18:57
  • 签到天数: 242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8-1-27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受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8-1-27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岂敢岂敢!随口乱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6 09:11
  • 签到天数: 94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8-1-27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学科越分越细,过去是隔行如隔山,现在一个行当内都感觉隔着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9-11-14 14:01
  • 签到天数: 3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9-10-13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史和世界史的分野还是一个可以解决的宏观问题,可是现在历史学内一个学科的碎片化的现象却也不容忽视啊。学科越来越精细的同时也会直接导致研究者视野的变窄。虽然说现在也有跨学科的历史研究,但跨学科的研究本来就是对历史学主体领域的冲击。(也不是完全反对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只是应该关注是以那个为主体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4 08:32
  • 签到天数: 21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H牛马不辩M 发表于 2019-10-13 10:40
    中国史和世界史的分野还是一个可以解决的宏观问题,可是现在历史学内一个学科的碎片化的现象却也不容忽视啊 ...

    确实是这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1-14 14: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