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2|回复: 6

[新书评介] 近代日本大间谍的自白书:沉睡90年的密档首次翻译出版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4-23 19:11
  • 签到天数: 14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4-21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年4月20日,在中日《马关条约》签署122周年之际,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上海人民出版社在世纪出版大楼联合举办了《宗方小太郎日记(未刊稿)》新书首发式。发布会之所以选在这个特殊的时间举办,是因为此次出版的日记主人与甲午战争,与近代中日关系史有莫大的联系。作为近代日本侵华的重要史料,《宗方小太郎日记(未刊稿)》是一份沉睡了90年的秘密档案,其中都记载了什么内容,有何学术价值?日记主人宗方小太郎究竟是何人物,此次日记出版背后又有何故事?在首发式上,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王健,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长、总编辑王为松,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名誉会长、同济大学教授唐培吉,以及《宗方小太郎日记(未刊稿)》译者甘慧杰等学者、嘉宾围绕上述问题向读者介绍了这套日记。


    发布会现场图片

    资深间谍的底细:宗方小太郎是谁?

    在首发式上,与会学者、嘉宾都对这一日记的出版问世予以了极大的肯定,“这是近代日语历史文献翻译出版的一项重大成绩,既是这部辗转流传、弥足珍贵的文献的首次公开,也给学术界的相关研究带来了福音”。之所以有如此评价,首先要从宗方小太郎的身份谈起。

    宗方小太郎(1864年8月6日—1923年2月3日)是近代史上最具代表性的资深日本间谍。他1884年秋来到上海,1887年开始间谍活动,1923年在上海去世。其间虽多次返回日本,但他一生的大半时间都生活在中国,是日本海军省间谍。宗方小太郎在中国的公开身份多变,先后包括上海日清贸易研究所学生监督、汉口汉报社社长、东亚同文书院汉口支部长、上海同文书院代理院长、东方通讯社社长。他长期在汉口、上海生活,不仅在这些公开身份掩饰下进行间谍活动,还直接参与了对日本间谍人员的培养。从1894年起,他先后向日本海军军令部提供628篇报告和60篇号外,还有大量秘密函件,是近代日本间谍中最早到中国进行活动者之一,其刺探情报内容之丰富,活动范围之广,活动时间之长,遗留资料数量之大,均为罕见。


    宗方小太郎头像照

    在其间谍生涯中,宗方小太郎的情报工作涉及中日关系史上的三个重大历史事件: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和辛亥革命,对此他都留有详细记载。

    其中,就中日之间的关键一战——甲午战争而言,日本海军了解北洋海军战略意图、出发时间、行驶路线的关键情报,就是宗方小太郎侦知和提供的。1894年7月,宗方小太郎孤身一人前往北洋水师驻地威海卫刺探情报。7月5日到达烟台,8月29日撤离,他乔装打扮成中国人,积极探听北洋水师动向,对北洋水师的战舰数量、详细番号以及执行护送任务、修理军舰、港口驻扎等情况一一探查、记录,为日本海军掌握北洋水师的活动规律提供了准确的情报。

    此外,宗方小太郎与《马关条约》的条款制定有莫大关联。甲午战后,他向日本海军省提交了一篇《对清迩言》,谈及战后的对华方策。学者表示,将宗方小太郎的这段文字与《马关条约》条款对照,可以发现,两者内容相似度极高,让人不得不怀疑日本政府直接受到了这一报告的启发。而据宗方小太郎的日记记载,《台湾新报》及《日报》两报记述了他的经历,称:“起草‘割让台湾条约’文,作第一谕告文者,宗方氏也”,更是暗示他是《马关条约》始作俑者。可以说,宗方小太郎不仅在情报搜集能力出色,而且对近代中国、近代中日关系有深刻认识,有战略眼光。他早在1893年即草就了一份题为《中国大势之倾向》的分析报告,经修订后于第二年呈送日本相关部门,在这份报告中,他论及赋税、政治制度、社会风气等多方面,数据可靠、逻辑严密,最后推论认为清朝不久后就会覆亡。而且,他在后来的报告指出,清政府不得长久,中国国内必然纷乱,欧洲列强必然趁机瓜分,而日本应该预作谋划,并指出尤其应当注重长江流域地带。

    由于在甲午战争中的谍报贡献,1894年10月4日,明治天皇在广岛接见了当时无官无职的小间谍宗方小太郎,而后在其病危之际,大正天皇还赐予他“从五位、勋三等”的荣誉,对他的谍报工作给予了肯定。由此可见,这位日本军国主义者眼中的“中国通”地位之不一般。


    甲午战争期间日本海军军令部命令宗方小太郎从烟台撤回上海的密信

    密档漂流记:何以沉睡了90年?

    这套新出版的日记,之所以极具价值,一方面缘于宗方小太郎的身份、地位之特殊,另一方面也与文本本身有关。首发式上,学者即指出,这是一份孤本文献,流传辗转,是国际史学界都会予以重视的历史文献。

    译者甘慧杰在首发式上特别就宗方小太郎这批历史文献的来龙去脉做了介绍。宗方小太郎生前留下的文献资料不只日记一种,还有海军报告、诗稿、书信、照片、杂记等,其中最具价值、体量最大的日记和海军报告全部藏于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资料室,前者如今已经出版,后者预计于下半年出版。

    宗方小太郎的这批资料是历史所资料室于1957年从苏州的旧书店购入的。“据历史所汤志钧先生回忆,当时购入这批资料花了100块钱。一麻袋资料,进入资料室后,由当时历史所的先生们分门别类。”甘慧杰说。那么,宗方小太郎留下的资料怎么就流落到了苏州旧书店呢?

    宗方小太郎去世于上海,其后,他的家人即返回日本,他留下的这批资料自然也从中国到了日本。抗日战争时期,宗方小太郎的学生波多博想要为他写一本传记,于是从宗方小太郎的孙子那里将这批资料借出,带到了中国——如今,上海社科院历史所的资料室中还藏有该借据。然而,波多博为老师所撰的传记还未写完,抗战就结束了,中国迎来了民族解放,在华日本人被遣返回日本。波多博返回日本之际,所带的这批资料被当时国民政府的海关扣下了,于是,这批资料就留在了中国。其实,如今日本也藏有一些宗方小太郎的资料,但其体量、价值都远不及历史所资料室所藏的这批资料。据甘慧杰介绍,1980年代曾有日本学者对历史所所藏的这批资料感兴趣,但终未得见。“我进所工作时,就知道有这批资料,它可以说是被当作了历史所的‘镇所之宝’,因为涉及日军侵华情报,当时有点‘禁区’的色彩,没有太多关注。2012年,我调入资料室工作后,开始对这批资料产生兴趣,决定进行翻译工作。”甘慧杰说。


    上海社科院历史所藏宗方小太郎日记手稿装订册

    翻译工作实属不易。在首发式上,王健、王为松、唐培吉等都对甘慧杰的翻译工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在这次翻译、出版之前,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献在历史所资料室已经尘封了近60年。其实,在甘慧杰之前,也有历史所的前辈学者利用过这批资料,也有学者试图进行翻译,比如吴绳海、冯正宝,但这些努力有的是择译了小部分,有的是学术研究,久久无人翻译出版。究其原因,实在是难事一桩。

    首先,这批资料都是宗方小太郎的手稿,字迹潦草,经年累月,不好辨别,而且,当时的日本文法与现代日语不尽相同,翻译工作本身就有难度。首发式上,再者,这批资料体量很大。此次出版的三卷本日记,近一百七十万字。另外,在现在的科研考评环境下,翻译是个苦差事。综合各方面原因,学者望而却步。所以,在此次首发式上,对甘慧杰近三年日复一日的翻译工作,与会学者都颇有感慨。


    宗方小太郎日记手稿

    揭秘:内容之丰富胜过影视大片

    宗方小太郎日记的内容十分丰富。他的足迹涉及大半个中国,如上海、北京、天津、香港、江苏、山东、直隶、盛京、山西、河南、湖北、湖南、四川、浙江、福建、台湾、广东。其中既有他作为间谍对四处活动、探查的记载,也有他在华生活观察到的社会百态、城市生活、民俗、经济等内容。他日记中的记述非常精确,既包含各地的全年财政收入、军费开支等数字,还记载了民间物价、水井数量、道路宽度等。而且,宗方小太郎十分注重地理位置的考察,往往能够从军事战略的角度识别出地形之要害,日记中还有其手绘地图。

    作为间谍,宗方小太郎在中国的游历有各种惊险离奇的遭遇。为探听情报,他装扮成中国人,或扮商人,或装农民,时刻有被识破的危险,其遭遇堪比影视大片。此外,宗方小太郎还在日记中记载了他对晚清重臣和名人的印象,比如李鸿章、张之洞、汪康年、张元济等,他与维新派、革命党人、北洋政府的政要等也多有往来,比如孙中山、黄兴、徐树铮等,这在其日记中也有体现。此外,宗方小太郎对在上海的日本谍报机构所在地和日方人员多有记录;对于特务之间的一些联络暗号,为他服务的一些汉奸,也有记录;甚至其年轻时,与一些男性“同志”的亲密往来,也一一记录在册。宗方小太郎的日记信息量之大,内容之丰富,远非只言片语所能概括,正如熊月之教授在本书序言中所指出的:“如果有影视工作者以宗方经历为素材,编成影视剧,一定精彩生动,引人入胜。因为,他的某些经历,远比现在某些影视剧更加‘岂有此理,竟有此事’。”

    当然,私人日记也有其局限。比如,熊月之教授在序言中即指出,宗方小太郎的日记前期记载翔实,后期则简略的多,近似于流水账。大概是其在中国生活久了,一些人事已经习以为常,“他者眼光”由此迟钝。对此唐培吉教授则指出,后期日记虽然内容简略,但是宗方小太郎对自己的行迹、接触的人这类信息记载的十分细致,而且他五天或七天即递交一份报告,极其规律。所以,据此信息,辅以当时的人、事、历史背景,或可发现“流水账”背后隐藏的信息。甘慧杰也在首发式上建议,待海军报告出版后,读者可将宗方小太郎的日记和海军报告对照阅读,或有另一番收获。


    《宗方小太郎日记(未刊稿)》,【日】宗方小太郎著,甘慧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12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4-23 19:11
  • 签到天数: 14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un81877 于 2017-4-21 18:11 编辑

    从年子敏到甘慧杰:《宗方小太郎日记》的中译之路

    马军


    甘慧杰先生译《宗方小太郎日记》(三大册,167万字)近日终于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闻之不禁长叹一声……该日记的中译之路前后走了整整一个甲子,结合其翻译的高难度和给学术界留下的长远福祉,笔者将其誉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建所以来最重要的翻译成果之一,当不为过。

    宗方小太郎(1864—1923年)系日本海军派遣来华的特务,他在华活动达40年之久,历经甲午战争、义和团运动、辛亥革命等重大事件,与清末民初中国各界均有直接和密切的交往。他还曾多次到中国内地探查山川形势、物产、人口、道路、钱粮、兵备等,因勤于笔耕,留下了大量视角独特、学术价值颇高的手稿,后世称为“宗方小太郎文书”。

    大约在1956、1957年之交,即中国科学院上海历史研究所筹备委员会(1959年9月起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成立之初,有关人员即从苏州书肆购得遗留在华的部分宗方文书,并将其装订成20大本,另有照片一包,长期保存在所资料室内。其内容可分为报告、日记、游记、信稿、诗文稿、藏书及杂件等数类。关于当年的购者,目前有两种说法,其一是年子敏,1952至1958年间系中国科学院上海办事处秘书,主要从事太平天国史研究;其二是杨康年,当时系历史研究所资料室成员。究竟是年氏还是杨氏,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尚待进一步的考证。


    紧接其后,即1957年4月,历史研究所就将“帝国主义侵华史料的编译整理和研究工作”列为“本年度主要任务”,“日本特务宗方小太郎遗稿(原稿)的编译”即属其中之一,其负责人是时任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术委员会筹备委员会秘书长的罗竹风。罗不久便改任上海市出版局局长,所以对宗方小太郎文书的真正翻译,是从1957年下半年吴绳海调入历史所后开始的。


    吴绳海,1905年生,1925至1934年间曾留学日本9年,就读于日本第三高等学校、京都帝国大学史学系,回国后曾先后在云南建水县立师范学校、正中书局、上海育才中学工作,著有《太平天国史》,编译有《罗马史》、《意大利史》、《印度民族史》等书。他“精熟日文,尤擅笔译”,可谓是宗方文书的合适译者。他自接受任务后,迅速将一二百万字的文书通读一遍,并制订出了一个摘译规划,名为“关于编译‘宗方小太郎在华特务活动资料’”,曾作为历史研究所图书工作简报第18号油印刊发,时间为1958年4月2日。该规划的大意是,摘译的总字数约21万字, 其中以“报告”为主,约17.2万字,再加“日记”约1万字、“著作及杂记”约2.1万字、“事略资料”约4800字、“函稿”约1000字。这一时期,历史所的若干工作报告表明,至1959年5月,有关宗方文书“已翻译史料十余万,准备在今年出版”,并计划“在1959年10月前完成初稿”。同年12月24日和12月29日历史所的两次编译工作会议又显示,摘译工作已经完毕,并准备在1960年出版。

    然而计划中的出版事宜,却并未实施,阻力或来自政治,或来自经济,或许还有其他原因,但至今不明,译稿亦未知下落。1966年“文革”爆发后,吴绳海遭隔离审查,1971年又被迫退休,直至1978年才回所复职。80年代以后,他显然是心有不甘,又带动起所内一位年轻人——冯正宝与他一同研译所藏宗方小太郎文书。于是,两人合作摘译并刊发了宗方甲午与辛亥时期的部分日记,如《辛壬日记;一九一二年中国之政党结社》(冯正宝译,吴绳海校阅订正,载章伯锋、顾亚主编《近代稗海 》 第12辑 ,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4月第1版;北京:中华书局2007年4月第1版),又如《(六)宗方小太郎日记》(冯正宝译,吴绳海校,载戚其章主编《中日战争》第6册,北京:中华书局1993年12月第1版)。与此同时,两人还发表了若干研究性的论文。例如:《中日近代关系史中值得注意的人物——宗方小太郎》(吴绳海、冯正宝撰,《史学月刊》1985年第2期);《宗方小太郎与中日甲午战争》(吴绳海、冯正宝撰,载夏良才主编《近代中国对外关系》,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9月版);《论辛亥革命时期的宗方小太郎》(冯正宝撰,《近代史研究》1986年第2期),等等。


    1985年吴绳海去世,不几年冯正宝离所赴日。初到日本,冯氏利用原在历史所获取的资料,再加藏在日本国会图书馆宪政资料室的另一半宗方文书,继续从事该专题的研究,陆续用日文发表了《日清戦争·辛亥革命期の宗方小太郎--「大陸浪人」の役割につぃての一研究》(《日本歷史》第494号,1989年7月);《羲和団運動期の宗方小太郎の活動》(《日本歷史》第505号,1990年6月);《中国残留の宗方小太郎文書につぃて--付,東京大学法学部および国会図書馆憲政資料室所蔵の宗方文書目錄》,(《法学志林》第89卷第3·4号,1992年3月);《宗方小太郎と新聞事業》(《東瀛求索》第8号,1996年8月)等文,其集大成者为1997年出版的《評伝宗方小太郎:大陸浪人の歴史的役割》(東京:亜紀書房)一书。


    这一时期,历史研究所内另有一个年青研究人员也涉足过宗方文书的翻译工作,那就是承载译《关于中国的政党结社》(载汤志钧编著《乘桴新获——从戊戌到辛亥》,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10月第1版),惟需说明的是,承氏依据的原文来自日本方面的收藏,而非所藏。


    冯正宝出国后的十来年,历史所的宗方文书始终处于沉寂状态。直至2000年以后,日本神奈川大学教授大里浩秋常来所查阅、抄录。为了介绍宗方小太郎其人及文书在中日两地的收藏详情,大里教授于2004年刊发了《上海歴史研究所所蔵宗方小太郎資料につぃて》(载神奈川大学人文学研究所編《人文学研究所报》第37辑),其中译文为《关于上海历史研究所所藏日本宗方小太郎资料》(载上海中山学社编《近代中国》第18辑,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此外,《人文学研究所报》从第37辑起开始连载他陆续整理的宗方日记。


    大约从2010年起,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系、历史研究所新进人员戴海斌也对宗方文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戴执着于中日外交、文化关系史研究,他在检读文书之后撰写了《宗方小太郎与近代中国:上海社科院历史所藏宗方文书阅读札记》(《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4期)一文,对宗方其人、文书渊源及其学术价值进行了详细的整理和论述。

    与上述大多数人不同的是,甘慧杰对宗方文书进行了通盘性和整体性的翻译。这一大工程是从2012年起开始的,二三年间他日以继夜,尝尽甘苦,以一人之力竟将37年的宗方日记(从1887年1月起至1923年1月止)全部译成中文,以后又历经一年多艰难的编校过程,最终得以面世。除了这167万字的日记以外,数十万字的报告等亦将在不久之后正式出版。


    宗方文书大多用日本文言文写成,且无标点符号,字迹潦草,仿若天书。在日本,即使是历史学者也未必能够读通、读懂。辨别这一时期的文书属于一种特殊的学问,难度极高,事先需要接受特殊的训练。大里教授的辨识和整理工作自然令人赞佩,甘慧杰先生则直接将原文译成中文,更是难上加难。


    因为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非有扎实的日语语文能力不足以翻译此书,非有优秀的史学素养不足以翻译此书,非有出众的书法辨识力亦不足以翻译此书……更重要的是,由于篇幅浩大,译者还需要有非同寻常的毅力和心静如水的淡泊。因为以现在的学术评价体系,从中攫取一点史料,凑成几篇论文,在权威刊物上发表一下,便不难向“教授”、“博导”的位置进军。而搞翻译,哪怕是百万字以上、高难度的翻译,却对升职于事无补,实属“蠢事”一件。由此,面对此种诱惑,大多数的人会选择“聪明一点”,以跑短线为宜。


    所幸的是,并非“聪明人”的甘慧杰兼具了上述多种能力。1992年他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旋入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资料室工作,几年后又在职攻读了历史所的地方史专业硕士。他的第一外语原本是英语,大学三年级起开始听日语选修课,后又专门到社会上的日语补习学校进修日语,1999年间还曾到日本新潟大学访学近一年,由此,他的日语水平突飞猛进。作为同学和同事,我与他相识近30年,深感其悟性颇高,不仅在语言能力上,也包括对古学和书法的理解。他为人表面懒散,实则干劲十足,一旦认准目标,便能心无旁骛,一追到底。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向来特立独行,淡泊名利,始终视各种所谓的学术考核如无物,故而今天仍然不过是一助理研究员耳。但也正是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做出了令许多“教授”、“博导”都汗颜的贡献。他曾告诉我,当初之所以开始翻译宗方文书,纯属自娱自乐,并无出版之意。听闻之下,我不禁感叹,世间的许多大事,常常是在无意中做成的,这或许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无欲则刚”。


    除了甘慧杰兄自身的素质外,外界的因素也缺一不可,宽松的社会政治环境,历史所领导人的放手与支持,所内同事们的长期鼓励,以及上海人民出版社负责人的慧眼识珠,竟然不约而同地把这件原本几乎做不成的事,做成了。


    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已经走过了60年的历程,在来来往往的数百名同人中,有的人虽然表面平凡,却可以在所史上占据独特的位置,而有的人尽管显赫一时,最终也只能算是匆匆过客,我相信甘慧杰兄一定是属于前者的。


    行文至此,我的思绪回到了24年前,那时我和甘慧杰兄同住在复旦大学学生宿舍11号楼的一间房间内,当时他正坐在床上,捧着日文教科书,从あ, い, う, え, お开始,朗诵起日语的假名。那个时候,我自然不会想到,他的命运,甚至包括宗方小太郎身后的命运,将由此为之改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7-4-23 17:35
  • 签到天数: 123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4-21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能给世人能带来震撼的东西!!!!!!!
    [发帖际遇]: 依依 帮晴雯撕扇,得谢金 3 没奈何.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7-4-21 23:13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7-4-21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东西,在每个经历过战争的国家都有很多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4-23 10:38
  • 签到天数: 22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7-4-22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
    [发帖际遇]: 小明钓鱼 帮李逵断案,得 5 没奈何.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7-4-23 02:16
  • 签到天数: 271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4-23 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文书是很好的史料,有机会一定找来读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4-23 00:09
  • 签到天数: 283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17-4-23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也有不少日本间谍,近年来几乎每年都会有发现日本人非法测绘的新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4 京ICP备13025677号-1

    GMT+8, 2017-4-23 21: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