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20|回复: 2

[谈艺杂评] 清明节、清明诗与南京杏花村(原创非首发)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8-9-8 06:14
  • 签到天数: 208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7-1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明节、清明诗与南京杏花村
    清明节与《清明》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题为《清明》、传为晚唐大诗人杜牧所作,是一首情景交融,意境优美,千百年来传诵不衰的诗。每当杏花初绽或盛开的时节,文人墨客总会油然想起这千古名句。
    清明节实际是三节合一。二十四节气中,被定为传统节日的有许多,如立春、立夏、立秋、冬至等,清明是唯一以形容词命名的节日。《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三月节——物至此时,皆以诸齐而清明矣。”这时,气候温暖,风和日丽,雨水充沛,民间多于此时春耕春种,种桑养蚕、植树造林等。同时它又是传统的祭祀娱乐节日。清明与寒食节(清明前一、二日)、上巳节(三月三)时间相近,节俗活动有所交叉,民间节日在传承、混同、演变过程中,“寒食”并入“清明”,“上巳”躲进“清明”,使清明节在诸多节日中地位提高,文化内涵丰富。实际上已是“寒食”其外、“上巳”其里了。
    节日,尤是廿四节气的节日,是一年中日与日的节点,它和天地运行、气候变化、万物生长有关,因此,与人类生命及生命感悟有关。是人类常规性从寻常走向非常的消解的时点,是人性欲求的放纵,是人神沟通的机缘,是人类厚待自己心灵的日子。清明,集三节为一的节日,成了春天的代表。春天的花木符号是桃红杏黄柳绿。古人所谓“骏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除了美学上的“壮美”与“柔美”象征意义外,着重指出了杏花、春雨、江南三者统一所具有的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清明节特别关注生命的勃发和消亡,关注生命的浓烈两端:爱与死。生则爱,亡则葬。故清明的民俗活动与人文内涵,跟这爱与葬紧密联系,是和七月半(中元节)、十月朔(寒衣节)等鬼节有所不同,这从清明的习俗、“清明诗”和“清明剧”上可以看出。
    然而正是这千古名句,引起了数百年来的一场公案——诗中的杏花村究竟在何处?诗以景明,景以诗传,按理说应该真考察一下,并给予一个正确的结论。清人周疆的《筑杏花亭碑记》也说:“自杜牧之清明诗后,村以杏花名。”今日各地的杏花村其实都是托名杜牧《清明》诗的文化附属品。今存3首唐诗、25首宋诗、词,都曾吟到杏花村。但它们全是文学意象,而非地理名词。清代以后,文化杏花村不胫而走,与地理杏花村相结合,遍布全国。杏花村文化是象征文化与民俗文化结合共生的产物,它的起源并不具有史学特征。唐代诗人杜牧的这首《清明》诗,竟在今世文坛和商界造成了极大的迷茫和争论。这就是许多人想要弄清楚而迄今尚无结果的一个问题。
    《清明》诗催生诸多杏花村
    号称与杜牧诗中有联系的杏花村,全国各地共有20多处,遍及江苏 、安徽、湖北、山西等八省,仅在安徽,历史上就曾有四处杏花村,究竟谁才是杜牧《清明》诗中所指的杏花村呢?主要有以下几个说:山西汾阳、安徽贵池、江苏丰县、湖北麻城、山东梁山、浙江海宁、江苏宜兴等,还有是金陵。这些地方或和杜牧、或与酒、或同清明节景象有某种关联,但无确切根据和史料能证实,多为牵强附会,于理于情不合,不可信。至于金陵杏花村,南京不少文史专家和民俗专家都坚持认为:杜牧笔下的杏花村就在南京城西南隅的杏花村。如《南京地名趣话·牧童遥指杏花村》:“《太平寰宇记》、《秣陵集》也明白地记载着南京杏花村,‘即杜牧沽酒处’” 。《凤凰台史话》:“至于杜牧诗句中的杏花村在何处,众说纷纭。……《太平寰宇记》云:‘昇州江宁杏花村……相传为牧之沽酒处。’《太平寰宇记》是北宋地理总志,成书于太平兴国中(公元980年左右),作者为乐史系宋太宗赵炅时任著作佐郎,召为三馆编修,写该书时距杜牧去世仅130年。”同样也有资深文史专家撰文指出,杜牧路过金陵写了《清明》诗,杏花村就在南京。其文中也援引了《太平寰宇记》为证据。某民俗专家近在媒体上则坚称,“杏花村”就在南京集庆门一带,而所谓山西临汾、安徽贵池是遗迹所在地的说法也各有漏洞,难以自圆其说。该专家在批驳了汾阳、贵池两地说后着重表示,杜牧任池州刺史时,清明节早过了,不可能做这样的诗。
    还有文章提到:明朝嘉庆年间,由陈文述编纂的《金陵历代名胜志》里记载南京的杏花村时,就明白地写道:“杜牧沽酒处”。(按:陈文述应为清代人,著有《秣陵集》)。明代顾起元的《园居杂咏》诗云:“杏花村外酒旗斜,墙里春深树树花。”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余怀在《板桥杂记》中记载,杏花村就在靠近南京凤凰台,即今天的集庆门一带。历史上不仅记载着南京有杏花村这个地方,同样记录着这个地方是“喝酒雅处”。
    此外《首都志》也说“杏花村,谓杜牧之沽酒处,信然”。说到南京与杏花村的缘分,还有很多材料可以佐证。如清人陈作霖在《凤麓小志》:“直东为杏花村。《寰宇志》谓杜牧之沽酒处,信然。”
    更有某文史专家在《秦淮文萃·杜牧三游秦淮河》一文中,详细敘述了杜牧在唐大和七年(833)春,由歌妓张好好陪同乘官船从长江由西向东入秦淮河,一路沿河赏玩景色后在万岁桥(今南京城南新桥)上岸,然后经人指点去了西边的杏花村喝酒,当然路上少不了遇见牧童和问路。在杏花村喝酒时,杜牧兴致正浓、诗兴大发,在张好好的鼓动和催促下,当场向酒家索要笔墨,于是就写下了这脍炙人口的《清明》诗。此文写景描人摹状写得活龙活现、有鼻子有眼的,不过经不起推敲,违背史实根据,颇似小说家之虚构,故事会之想像,穿凿附会于文史当属伪文耳。
    杜牧在唐大中二年戊辰(848)九月,取道金陵、宋州,十二月至长安。他是到过南京的,並写下了多首关于金陵的不朽诗篇。早先在大和七年(833)春,他奉沈传师之命从宣州到扬州聘问淮南节度使牛僧孺,往来于润州。当年四月后,又应牛僧孺之辟赴扬州任节度使幕中推官。会昌六年(846)九月,他从池州刺史移任睦州刺史,乘船东下,转运河入浙。十二月经钱塘。这几次是否在金陵停留过,不得而知,怕是不能。至于是否去过杏花村,只能说似有可能,但无证据。从上述材料似可以看出,不少专家和志书之所以持“南京杏花村,谓杜牧之沽酒处”是有源头的,这源头就是《秣陵集》和《凤麓小志》中所引用《寰宇志》的记载。然而,通检《太平寰宇记》,并无此记载。陈作霖先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前辈方志学者,一般说来,所引用的书籍史料,不会有误。念此,又顺着《寰宇志》的“志”查找寻访得知,尚有《寰宇通志》一书。《寰宇通志》为明代官修地理总志,由陈循、高谷、王文等人纂修,共119卷,成书于景泰七年(1456)。经查阅《寰宇通志》,也未见有该载录。南京确有杏花村,杏花村也产酒,杜牧来过南京,南京的气候等方面也符合《清明》诗所描写的场景,而“南京杏花村,谓杜牧之沽酒的处”之说,则是以讹传讹。
    清代吴敬梓和金伟军曾指出,此地“与杜牧诗无涉”,遗憾的是他们并未给出证据并加以论证,从而出现许多人相信金陵杏花村是杜牧沽酒处的情况。
    《清明》诗非杜牧所作
    纵观各方力争本地的杏花村为杜牧《清明》诗中所指的,是有各种因素的,大概还是追求巨大的旅游开发商业利益,尽管是打着“人文景观”、“历史遗迹”等招牌,到头来还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凡名人胜迹,后人往往多所附会,是社会一大通病,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话虽如此,不妨换个角度,从《清明》一诗的源头上来考察,即此诗是否为杜牧所作。
    杜牧兼长诗文著有《樊川文集》二十卷,并工书画亦曾填词。其《樊川文集》乃其外甥裴延翰所编,延翰所作序中谓:杜牧于大中六年冬,“始少得恙,尽搜文章,阅千百纸掷焚之,才属留者十二三。延翰自撮发读书学文,率承导诱,伏念始初出仕,入朝三直太史笔,比四出守,其间余二十年,凡有撰制、大手短章、涂藁醉墨、硕伙纤屑,虽适僻阻,不远数千里,必获写示,以是在延翰久藏蓄者。甲乙签目,比较焚外,十多七八,得诗、赋、传、录、论辨、碑志、序记、书启、表制,离为二十编,合为四百五十首,题曰:《樊川文集》”。
    《樊川别集》乃为北宋田概所编次,有熙宁六年序。而《樊川外集》比《樊川别集》还迟,亦是北宋人所搜集的。因鉴別不精,《樊川别集》、《樊川外集》杂入了许多他人之作,如李白、张籍、王建、张祜、赵嘏、李商隐、许浑诸人之诗,而且还有别人酬和诗。
    严峻的事实是《樊川文集》、《别集》、《外集》和《全唐诗》、《全唐诗补编》却没有收录《清明》一诗,而且历代各家的《杜牧诗选》、《杜牧诗选注》、《杜牧诗文选》、《杜牧选集》、《杜牧诗文选评》、《杜牧年谱》等等和蘅塘退士《唐诗三百首》也都没有选入大名鼎鼎的《清明》诗。并非众多研究杜牧的专家学者、教授博导都孤陋寡闻或有眼无珠,而是此诗实在来路不明。故此《清明》一诗十之八九是托名杜牧、实为他人所作。
    托名杜牧所作这《清明》一诗,见于《千家诗》集中,最早的《千家诗》全名《分门类纂唐宋时贤千家诗选》,题名后村先生编集。后村即南宋诗人刘克庄,字潜夫,号后村,福建莆田人。因此这选本又称《后村千家诗》,全书二十二卷,共分十四类。作为童蒙课本《千家诗》是在《后村千家诗》基础上编录的,分上、下两集,上集收七言绝句94首,下集收七言律诗48首,共142首。清人王相又编选了《新镌五言千家诗》,也分上、下两卷,分收五言绝句和五言律诗各40来首。后来许多通行本又把这两种本子合为一集,称《重订千家诗》,署名信州谢枋得选、琅玡王相注。据考证,署名谢枋得是不正确的,而是仰慕他的气节名望,托名托古。《重订千家诗》中有七绝《伤春》、《初夏睡起》作者是杨万里,但旧本误为杨简;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书中误题为苏轼;赵师秀的《有约》,则成了司马光所作;等等。这些诗人姓名,在写法、读音上都相去甚远,决非传抄所误。《重订千家诗》标榜编选唐宋时贤的诗,但书中还有两首七律是明代人之作。这种张冠李戴、鱼龙混杂,乱署作者姓名,甚至把后人诗作混入书中的情况,当是不严谨、粗心大意所致。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清明》诗标为杜牧所作,是大可值得怀疑的。
    正因为《千家诗》是童蒙课本,加之宋代以来“寒食”节并入“清明”节,“上巳”节躲进“清明”节,使清明节在诸多节日中地位提高,文化内涵丰富,故而《清明》一诗家喻户晓,愈加流传广、影响大。 қiü~hÂ'øbbs.rbook.net%„þS¼å±Ÿ
    若论《清明》一诗,它在通俗平易中,写出一种伤春的绮思柔情,为我们展示了清明春雨中在外行旅之人的一种思绪和愿望,是一幅绝好的白描风俗画。杜牧曾表白自己写诗是,“某苦心为诗,本求高绝,不务奇丽,不涉习俗,不今不古,处于中间” 《樊川文集·卷十六·献诗启》。不可否认与杜牧其他诗作对比,《清明》一诗不仅与其一贯的风格迥然不同,而且用词遣句粗疏简浅,不合其精炼缜密之习惯和功力。有论者指出:“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就是时节,连用是重复;行人必在路上,路上行人一句显得拖沓。诗贵精炼含蓄,讲究意蕴,忌散沓直白,平淡无味,尤其是绝句,大诗人杜牧断不会写出这样的诗句。究竟是上乘佳作,还是普通七绝?见仁见智,可以讨论。但两者间,风格之不同和用词遣句特点与习惯之迥异,有理由怀疑为杜牧所作。
    还有人认为杜牧诗中的杏花村乃泛指,并无确切地点。其实,“杏花村”三字,杜牧诗外,还见于唐时其他诗人诗中。许浑《下第归蒲城墅居》:“薄烟杨柳路,微雨杏花村。”薛能《春日北归舟中有怀》:“雨干杨柳渡,山热杏花村。”温庭筠《与友人别》:“晚风杨叶社,寒食杏花村。”宋代大诗人苏轼《陈季常所蓄朱陈村嫁娶图》:“我是朱陈旧使君,劝耕曾入杏花村。”这些诗中的“杏花村”,并不是村名,而是指杏花盛开的村庄。
    古代诗人们作诗,对于如村名山名水名之类地名,诗题和序中一般实用其名,而诗句中却少实用,往往以自然景观、人文特色,甚至自己的某种意境来替代。我们假设那个有酒肆的村庄叫“小张村”,杜牧诗句如果作“牧童遥指小张村”,便显呆板无味,而作“杏花村”,则景象明媚,意境顿出。此即古人常说的诗贵含蓄、忌直白,亦即今人所谓意象须佳。杜牧的《清明》诗,与许浑、温庭筠等人诗,因为均是春日之作,其时杏花正开,所以多与杨柳对举,指开有杏花的村庄为“杏花村”。与“杏花村”用法相类者,是“黄叶村”、“绿杨村”、“桃花村”等。如苏轼《书李世南所画秋景》:“扁舟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 、李商隐《越燕二首》:“将泥红蓼岸,得草绿杨村。”、顾况《听山鹧鸪》:“夜宿桃花村,踏歌接天晓。”
    还有,许多诗中有“桃杏村”、“桔柚村”、“薜荔村”、“苎萝村”“荻花村”、“菊花村”、“苇花村”、“红叶村”等,并非实指村名。更多见的是“夕阳村”,系指夕阳西下的村庄,而绝不是说那个村子叫“夕阳村”。诗人作诗的这种手法或曰习惯,至今亦然。明乎此,便知道所谓杜牧诗中的“杏花村”与地名杏花村并无直接关系。
    宋•万俟绍之《金陵郊行》:“快提金勒走郊原,拂面东风醒醉魂。好景流连天易晚,来朝更过杏花村。”诗题是“郊行”,诗中描述的当是郊外,虽末句提到“杏花村”,此“杏花村”乃是自然景观或某种意境。如一定要认为是实指地名,亦可以。但此“杏花村”是否杜牧清明诗所指,则无任何根据和理由。须指出此诗中的“杏花村”非下文所引《景定建康志》中的地名“杏花村”,因为一在城内,一在郊外,不可混为一谈。
      至此,基本可以断定:《清明》一诗,非杜牧所作。全国各地为争杜牧诗中杏花村而闹得不可开交,现在可以休矣!不管是谁,如果还继续打着什么“杜牧沽酒处”的旗号,那就是挂羊头卖狗肉,自欺欺人!这对杜牧不公,先生九泉之下闻知,如何辩诬?
    亟待恢复金陵杏花村
    在南京城西南隅凤台山西南侧低丘地带,东吴时,江南手工业兴盛,这里的丝织和酿造作坊鳞次栉比。东晋义熙年间建康邑已织造出云锦,而特产佳酿“金陵春”堪称“一地之长,一方之秀”名扬全国。“金陵春”酒主要出产于城西南的杏花村一带,此后名声愈盛也。未入杏花村,举目望去,店肆酒旗飘动;进得村内,酒香漫溢,酒令飞扬,饮者每每醉饱而归。故是时有“来到杏花村,不饮也醉人”之说。杏花村属于古长干里范围内。
    仅就“杏花村”作为一个具体地名这个层面来谈,见诸于史志的,却是南京出现最早,记载最多。
    宋《景定建康志·城阙志·营寨》【制动军寨】:“二所,一在城南门外虎头山,一在城里杏花村。”该志的《城阙志·台观》有【凤凰台】:“宋杨诚斋万里诗《登凤凰台》‘千年百尺凤凰台,送尽潮回凤不回。白鹭北头江草合,乌衣西面杏花开。龙蟠虎踞山川在,古往今来鼓角哀。只有谪仙留句处,春风掌管拂蛛煤。’”诗中的“凤凰台”“白鹭”、“乌衣”等均为地名,杏花村恰处于乌衣巷西边,有理由相信,这里传达的信息之一就是存在一个杏花村。
    元《至正金陵新志·祠祀志·寺院》【大通尼寺】:“即大通庵,宋咸淳三年建,郡守马光祖立石。庵本在御街南隅,刘观察子妇秀岩落发为尼,移庵额于秦淮南杏花村内建今寺。”
    明《正德江宁县志·楼阁》【凤凰台】:“在保宁寺后,杏花村东北。”【杏花村】:“在京城西南隅,与凤凰台相近,村中人家多植杏树,间竹成林。成化间成国庄简公时司留钥,因观城经此爱之,尝值杏花开,命驾一赏,是后游者,每春群集,遂成故事。”
    明万历《应天府志》沿用《正德江宁县志》对杏花村的记载,并附倪谦《游杏花村》诗:“都诚之内西南隙,有杏成林千万植。阳春二月花正开,烂如云锦天机织。都人游赏趁韶华,林下追欢纷络绎。诗社龙君折简邀,亦欲乘时莫虚掷。肩舆不惜村径深,曳仗儒生复来集。登台眺望景无穷,滿耳笙歌声未息。开筵酬劝杯酒传,畅饮笑谈情狎惬。折花行令促迟延,分韵裁诗戒雕饬。人生会合苦不常,醉后看花目频拭。与君归去已云晡,远村犹带斜阳色”。此后清代各种版本的江宁府、县志和其他志书、文章关于杏花村的记载延绵不断。
    杏花村曾在元末遭战乱破坏,守将福寿率元军于此与朱元璋军大战,兵败被杀。明代又行复植,一片灿然。文人雅士纷至沓来,题咏宴玩,率性而为。文人雅士纷至沓来,题咏宴玩,率性而为。
    清初又被清军毁坏,后来有所恢复,成为金陵名胜之地。清朝《金陵四十景》、《金陵四十八景》中列入了“杏花村”、“杏村沽酒”、 “杏村问酒”等景。十九世纪中叶,命运多舛的杏花村又逐渐蔽零,胜境盛况不再,致使后来吴敬梓来此目睹倍感痛心。他不忍名胜被毁,又手植杏树百十株,虽杯水车薪,却聊胜于无。
    此后每况愈下,杏花村只是人们心神向往的胜地了。
    其遗址在在阮籍衣冠冢西,凤游寺北段之西部,为南宋地名,沿用至解放初期,1950年并入凤游寺(见《首都志》和南京公安局编印的《南京市街巷名册》)。民国年间,杏花村虽已风采不再,但地名犹存,南京国民政府当局发给居民的门牌,就保留了杏花村的称谓。当时的杏花村范围现今是东到凤凰台,西至瓦官寺,包括凤游寺路以及花露北岗一段。
    清甘熙《白下琐言》:“杏花村,在城西南凤游寺之右。《府志》谓:‘信府河、凤凰台一带即是’,殊无分晓。信府河乃今长乐渡,有汤信国公祠,一东一西相去悬绝,何与凤台牵?混言之耶!然则修志者,必细心参考,不可率尔操觚也。” “钱塘陈退庵先生文述,刻有《秣陵集》八卷,皆题咏古跡,诗词瑰丽。然其中事实讹误,考证颇疏,如……杏花村在城南信府河,乃沿吕太守新修《府志》之误……可贝古跡一门,古著人非经考订,犹失其真,况异乡人乎?甚矣!修志乘者之宜慎选也。”
    为保护历史文化,开发利用旅游资源,改善人们的生活环境,绿化和美化城市,呼吁有关部门尽快恢复金陵杏花村。
    2009.03.01初稿2009.07.01二稿
    (刊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南京史志》2010年第1期,标题及部分文字,编者有更动。)在下少学无术,滥竽充数,在贵版发文纯系混点“阿睹物”,以便好下载书籍,囊中羞涩也。
    如版主、管理员认为本文有违反法律、法令、规章、条例的,请删帖并望告知。多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9-23 14:58
  • 签到天数: 43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6-7-1 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杏花村似乎清明联系在一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9-5-14 10:27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6-7-1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家旁边就有一个杏花村,近年来,大力维修,创办旅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2-16 04:1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