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9|回复: 4

[典籍选注] 李延祜:浮生半日闲,PDF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9 09:07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4-7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丛书名称: 古代闲雅小品丛书
  • 丛书主编: 李延祜编著
  • 出版时间: 2012-4
  • 书籍格式: PDG或大图 
  • 书籍大小:
  • 书籍清晰度: 快速版 150dpi或者不清晰
  • 书籍完整性: 完整
  • 书籍内容提要: 笔记,是一种随笔杂录见闻感想的文体的通称,又称随笔、笔谈、闲话、散记等,或考辨野史旧闻、典章制度、名物文字,或记录日常琐事、岁时节俗、随想杂感。笔记小品随兴记录杂谈琐语,兴之所至,娓娓道来,笔调轻松闲适,读来妙趣横生。
    或许是一种心境,或许是一点感怀,或许是一股牢骚,或许是一丝幽情。人情百态,世间万象,嬉笑怒骂,闲情逸致。如夏日豆棚闲谈,如冬夜围炉絮语。闲闲地翻阅,你是否有了“半日闲”的悠然与超脱?
  • 本帖最后由 stargate756 于 2017-1-13 13:21 编辑

    笔记,是一种随笔杂录见闻感想的文体的通称,又称随笔、笔谈、闲话、散记等,或考辨野史旧闻、典章制度、名物文字,或记录日常琐事、岁时节俗、随想杂感。笔记小品随兴记录杂谈琐语,兴之所至,娓娓道来,笔调轻松闲适,读来妙趣横生。

    中国古代早已有笔记,《汉书•艺文志》就载有十五种。后人又常称之为笔记小品、笔记小说。

    现代笔记就是笔记,小说就是小说,界定分明,不会混淆。在过去,总是搅在一起。应该说古代笔记主要有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包括社会百态、自然万象的杂记式的短篇作品。二是带有一定故事性的完整的或片段的短小的真人真事的记录。后一类作品的内容是奇闻异事,有情节,有对话,有简单描写,这类作品也可称做“笔记小说”。不管是《搜神记》还是《世说新语》,或者在此前留下的已经散佚的笔记故事的遗文,都是只截取人物或故事的一个片段、一个侧面或几个镜头。它不是人物丰满、情节完整的传记,也不是长篇故事,多半只是一个故事梗概。

    古代笔记的“小说”概念跟现在不同。现代的小说一般都有人物的塑造、故事的虚构、环境的描写、内在的冲突等。中国古代最早之所谓“小说”一词见于《庄子》,有“饰小说以干县令”这样的话。“饰”,粉饰;“小说”,只言片语;“干”,追求;“县”,高名;“令”,美好。意思就是:以修饰言辞来追求美誉令名。这里说的“小说”是和长篇大论相对而言的,强调的是“短小”,与后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小说不搭界。《汉书•艺文志》说:“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这又向真正的小说前进了一步,它是采集的“街谈巷语”,有点口头文学的味道。桓谭《新论》说:“小说家合丛残小语,近取誉论,以作短书,治身治家,有可观之辞。”说到了“小说”的作用。但终究还是“丛残小语”的“短书”,还没有成为一种独立的体裁。

    《汉书•艺文志》记载的十五种笔记著作,有记神怪者,有记人物佚事者,今皆不存,只有遗文散见于后人著作。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搜神记》、《世说新语》面世,集腋成裘,蔚为大观,笔记才作为一种体裁臻于成熟,开中国古代志怪、志人两大类笔记之先河。但此时作者并非有意写小说、编故事,而是把它当做真人真事记录下来。正如《搜神记》所说,其写作的目的就是要证明神道不是骗人的。

    到了唐代 “传奇”,小说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作者是在有意识地虚构故事、夸张描写、安排结构、组织材料,而且故事内容较长,情节曲折离奇,完全具备了真正小说的特点。这时小说作为一种文学体裁完全独立了,成熟了。同时唐朝依然有不少人继续沿着“志怪”、“志人”笔记小品的轨道向前。到宋、明、清时期,笔记小品的写作则达到鼎盛,内容也五花八门,涉及范畴极为广泛,已经不限于狭隘的志人、志怪,笔之所及,针砭时弊、善言懿行、闲情写意、风土习俗、风花雪月、花鸟虫鱼、百工杂艺、诗文评骘,世间万象,无所不包。

    笔记小品的风格也多种多样,辛辣讽刺、轻松幽默、清新散淡、戏谑搞笑,各逞其彩。由原来的客观地采摘文史、记录传闻,进而有以“我”写自己的所见所闻所历者。篇幅也有长有短,鸿篇巨制者有之,如《夷坚志》、《太平广记》、《容斋随笔》、《坚瓠集》、《阅微草堂笔记》等,篇幅短小者有之,如《随手杂录》等。

    如果说正史是统一的“钦定”的官腔,笔记就是山林野老的闲谈;如果说正史是台上人物的公开演说,笔记就是台下听众的窃窃私语;如果说正史是瞭望社会发展视野广阔的望远镜,笔记就是放大社会细胞的显微镜;如果说正史犹如大河奔流,笔记就是涓涓小溪;如果说正史是浓墨重彩的绘画,笔记就是工笔细描的小品;如果说正史是气势磅礴的大合唱,其主旋律是时代的颂歌和挽歌,笔记就是荒腔走板的曲艺小调,唱出的是民间的喜怒哀乐……

    正史所载历史人物的言论多半是大庭广众之下的“官话”,可能言不由衷,而笔记小品往往是肺腑之言,流露的是真性情。笔记反映的多是达官文人失意或退隐后的闲情或孤愤,多半有所寄托,无意中给后人留下了社会生活的真实记录。他们率意写作,记有趣之事,抒真实之情,摆脱了科考八股、奏议表章的刻板,因之文章也鲜活生动、活泼有趣。

    了解历史发展源流读正史,了解社会百态读笔记。笔记小品可以矫正正史的谬误,弥补正史的缺漏。从笔记中可以看见历史大幕后的小故事,使历史人物更丰满,更有血肉,使历史事件更具多面性,更有趣味。

    古代随笔小品如恒河沙数,限于篇幅,本书只能选取一拳之握,便当短文,可随手翻阅,即读即止,启人心智,聊博一笑。


    点评

    标题版规:http://bbs.gxsd.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47406&page=1&extra=#pid1847898  发表于 2016-4-7 21: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9 09:07
  • 签到天数: 2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4-7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浮生半日闲
    浮生半日闲 作者: 李延祜 编著
    出版社: 中州古籍出版社
    副标题: 古代笔记小品
    出版年: 2012-4
    页数: 334
    定价: 25.00元
    装帧: 平装
    丛书: 闲雅小品丛书
    ISBN: 9787534837654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9 06:37
  • 签到天数: 9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4-13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录
    汉世老人
    楚人卖山鸡
    韩凭妻
    宋定伯卖鬼
    汉元帝失王嫱
    东方朔救乳母
    凿壁借光
    秋胡戏妻酿祸
    五柳先生传
    雪夜访戴
    管宁割席
    谢安围棋
    曹操立威
    假寐避祸
    郭淮救妻
    班婕好自辩
    殷仲堪节俭
    殷荆州息谗言
    王恭送席
    孔门弟子的年龄
    令宰学犬吠
    孔文举暴病寻火
    子路揽虎尾
    贫人之瓮
    河间男女
    炀帝妒杀薛道衡
    贾嘉隐巧对重臣
    魏征直言恼太宗
    封德彝知隐情
    狄仁杰不计前嫌
    宇文士及善谄媚
    终南捷径
    唐太宗改过
    路嗣恭入觐
    汴州佛流汗
    崔昭行贿事
    卢迈不食盐醋
    郭暧骂公主
    人面桃花
    钱可通神
    红叶题诗
    裴度失印
    饭后钟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1-19 06:37
  • 签到天数: 914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6-4-13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书摘
    竹之始生,一寸之萌耳,而节叶具焉。自蜩腹蛇蚶③以至于剑拔十寻④者,生而有之也。今画者乃节节而为之,叶叶而累之,岂复有竹乎!故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直遂,以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⑤,少纵则逝矣。
    与可之教予如此。予不能然也,而心识其所以然。夫既心识其所以然而不能然者,内外不一,心手不相应,不学之过也。故凡有见于中而操之不熟者,平居自视了然⑥,而临事忽焉丧之,岂独竹乎?
    子由为《墨竹赋》以遗⑦与可,日:“庖丁,解牛者也,而养生者取之;轮扁,斫轮者⑧也,而读书者与之⑨。今夫夫子之托于斯竹也,而予以为有道⑩者,则非邪?”子由未尝画也,故得其意⑩而已;若予者,岂独得其意,并得其法。
    与可画竹,初不自贵重,四方之人持缣素而请者,足相蹑于其门。与可厌之,投诸地而骂日:“吾将以为袜!”士大夫传之,以为口实⑥。
    及与可自洋州⑩还,而余为徐州⑩。与可以书遗余日:“近语士大夫:‘吾墨竹一派,近在彭城,可往求之。’袜材当萃于子矣。”书尾复写一诗,其略云:“拟将一段鹅溪绢⑧,扫取寒梢万尺长。”予谓与可:“竹长万尺,当用绢二百五十匹,知公倦于笔砚,愿得此绢而已。”与可无以答,则日:“吾言妄矣!世岂有万尺竹哉?”余因而实⑩之,答其诗曰:“世间亦有千寻竹,月落庭空影许长。”与可笑日:“苏子辩⑩矣,然二百五十匹绢,吾将买田而归老焉。”因以所画《篑筜谷偃竹》遗予,日:“此竹数尺耳,而有万尺之势。”
    篑笃谷在洋州,与可尝令予作《洋州三十咏》,《篑筜谷》其一也。予诗云:“汉川修竹贱如蓬,斤斧何曾赦箨龙。料得清贫馋太守,渭滨千亩在胸中。”与可是日与其妻游谷中,烧笋晚食,发函得诗,失笑喷饭满案。
    元丰二年正月二十日,与可没于陈州。是岁七月七日,予在湖州④曝书画,见此竹,废卷而哭失声。昔曹孟德祭桥公文有“车过腹痛”之语;而予亦载与可畴昔戏笑之言者,以见与可于予亲厚无间如此也。
    ⑧轮扁,斫(zhuo)轮者:轮扁,齐桓公造车轮的工匠名扁。扁问桓公读的什么书。回答:圣人书。问圣人还活着吗?答:死了。轮扁说:我造车轮的技术,是得心应手,不可言传,心中有数。我没有办法传授给儿子,儿子也无法继承,全在个人经验的积累。圣人已死,真正的精华是不可能传承的,所以你读的圣人书,都是糟粕。故事出自《庄子·天道》。
    曹孟德祭桥公文:事见《三国志·魏志·武帝纪》。曹操年轻时,不为世人所重。唯受桥玄器重。建安七年(202),曹操到睢阳(今河南商丘)治水,祭祀桥玄,祭文说:二人生前有约,桥死后,曹操路过他的陵墓,如果不用一杯酒一只鸡祭他,“车过三步,腹痛无怪”。曹操说:“虽临时戏笑之言,非至亲之笃好,胡肯为此辞乎?”
    苏轼这篇文章,说画不在画,意在言外。杂以人事往还,书信应答,尽显以画会友,以文会友,彼此融融亲情。文章娓娓道来,如叙家常,言淡而情深。
    追记往事,与文与可画竹得绢及万丈竹的玩笑,文与可夫妇食竹喷饭的故事,生前身后事,言之如在目前,重现往日情景,备感温馨。而今物是人非,叙述间隐含淡淡哀愁。苏轼文章本意:记往日之事,寄今日之情。
    无怪乎作者晒画时,见与可旧作,而痛哭失声。此前种种,皆为此一哭之作铺垫也。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国学数典 ( 2006-2019 冀ICP备19008975号-2 )

    GMT+8, 2019-11-20 04: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