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yan_1207 发表于 2007-10-8 18:40

有道无才的唐文宗

文宗生平简介

姓名:李昂(初名涵)
生卒年:生于元和四年(809)十月十日,崩于开成五年(840)正月初四
父亲:穆宗李恒
母亲:贞献皇后萧氏
皇后:无
子女:2子,4女
继承人:弟弟武宗李炎
即位日:宝历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第一节 廉俭勤政

文宗是唐朝历史上一个比较廉洁、简朴的皇帝。即位后,首先革除奢靡之弊,大力倡导节俭之风。
即位之初下诏释放宫女,解放鹰犬,节省冗食,取消皇室在国家仓库之外别贮钱谷,停止在正常上贡之外的一切摊派和勒索等等,大开一代廉俭新风。

文宗廉洁勤政,好学为乐。在处理政事以外的闲暇,读书观史,对于女色、音乐、舞蹈、畋猎等等先代帝王痴迷的东西从来不曾留意。
一次在别殿召见百官。
“我这件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文宗举起自己穿的衣服说。
“皇上以俭为我们作率啊!”百官纷纷称誉文宗节俭的美德,只有柳公权默不作声。
文宗问他何故。
柳公权说:“陛下尊贵而为天子,富裕而有四海,应当提拔贤才,撤免庸才,听取百官的规劝,赏罚分明,这样,才能够达到天下太平。至于穿洗过的衣服,不过是生活小节罢了。”
尽管如此,作为君王能够做到御服三浣,终为一段佳话。

文宗不仅自己以身作则,励行节俭,而且也要求皇亲国戚、各级官吏大力倡导廉俭之风。
开成四年正月十四夜,成泰殿内张灯结彩,皇亲国戚欢度一堂,喜庆元宵。
音乐起——《仙韶乐》。
文宗先为三位太后举杯祝福,气氛非常热烈祥和。
忽然文宗看到女儿延安公主穿的衣裙特别宽大,非常生气,立即打发她和驸马窦澣回去,听候处理。
事后,文宗下诏说:“公主参见父皇,所穿衣服超过了规定,驸马窦澣对她管教不严,理应受到处罚,应当扣发他两个月的俸钱。”

“如果陛下进一步要求皇亲国戚杜绝奢靡之风,那么,就不用担心朝廷内外的臣民不服从教化。”
“此事很难做到家喻户晓,只不过要革除某些员严重的奢侈浮华现象,自然要以俭德教化臣民。我听说以前内库中只有两件锦袍,以金鸟贵妃装饰,非常华丽。其中一件唐玄宗到华清池时曾经穿过,另一件赐给了杨。当时如此贵重的东西,现在恐怕一般的富裕人家都有吧!国家富了,臣民的生活水乎也大大提高了,但是,不能奢侈浪费。我听说当朝的左卫副使张元昌的生活就非常腐化,甚至使用金唾壶,最近因参与李训之乱被杀了。”

文宗不仅倡导廉俭之风,而且勤于政事。
每次在延英殿召见宰臣,大都用两、三个小时,详细听取宰相和大臣们对军国大政的意见。
唐朝惯例,皇帝每逢单日都要去上朝听政,双日休息。
“我想和各位爱卿每天都见面,讨论国家大事。短朝以及各种假日安排在双日就可以了。”
文宗曾对左右侍臣说:“若不甲夜亲事,乙夜览书,何以为人君耶?”

开成元年正月,唐文宗召见监仓御史。
“太仓中储存了多少粮食?”
“现在,太仓中储存的粮食共有二百五十万石。”
“有九年的积蓄吗?”
“不足。”
“六年呢?”
“遇到紧急的情况,连三年的积蓄都没有!”
“这哪像一个国家呢?每年国家的费用不少,而国家仓库的积蓄又不多,这的确值得忧虑啊!”
宰相李石说:“京畿一带这几年连续遭受旱灾,没有办法增加库存的粮食。待臣来年征收两税,麦熟时让农民缴纳麦子,谷熟时让农民缴纳谷子,这祥,国家的粮食储备自然会逐渐充实起来,年成好,农民也愿意缴纳。”
“如今国家用粮食的地方,暂时以钱购买。来年折纳,务必优惠农民。”

文宗召见兵部侍郎主持选官工作的崔郸、尚书右丞主持选官工作的郑肃。
“县令、录事参军如何进行授官?”
“资序相当,考问他们的为官之道,如果合格,即可授官。”
“按资格应当授官,而才能不够,怎么办?”
“授予偏远之处不好的官职。”
“如果认为偏远之地条件差,让那些才能不够的人去那里做官,这怎么能对得起偏远地区的人民呢?那里的人民生活很苦.应当怜悯他们,尤其须要选择良吏去治理。朝廷希望把天下治理好,无论是远地近地,都必须选择合适的人去治理。如果用人不当,怎么能治理好天下呢?”
“陛下求治的道理讲得很深刻,而各个部门向您汇报工作太少了。从今以后让各有关部门负责人等侯召见。一一处分,这样,国家何忧不理!”宰相说道。
文宗对宰相说:“你们向朝廷推荐官员时,不要考虑是否对自己亲近还是疏远。我听说窦易直担任宰相时,未曾任用过自己的亲戚朋友。如果自己的亲戚朋友真有才能,为了避免嫌疑,放弃而不用,也不算是真正的公正。”
后来,宰相李石任用金部员外郎韩益兼管度支的文书工作,他乘机贪污三干多缗钱,被逮和捕入狱。
“我原来认为韩益通晓财务,所以任用他,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贪心!”李石满心惭愧。
文宗严肃的说:“宰相只要认为一个人真正有才能,就应当任用他,发现他有过失,则加以惩罚。这样,人才就容易获得。你对自己所任用的人不掩饰他的过失,可以说是一心为公。以前,有的宰相对自己所任用的人,总爱掩饰他的过失,不愿让别人弹动,这才是一大弊端!”

文宗事必躬亲,颇有一番治国平天下的志向。宦官干政一直是唐后期的弊政,文宗忧虑宦官的权势过于强盛,仿效前朝发生宫禁之祸,也试图采取一些措施,结果如何?且看下节。

第二节 甘露之变

文宗不甘心受制于家奴,总想物色一个合适的大臣,与之商议诛除宦官的大计。
“宋申锡是一个忠厚的人,可以委以大任。”文宗观察内廷人员很久,觉得宋申锡是个比较合适的人选。于是秘密地召见宋申锡。
“代宗以来,宦官专横跋扈,你认为应该对待宦官专权?”
“应当逐渐放除宦官的势力。”
接着宋申锡如此这般讲陈了释宦官权力计划。
“好,这件事就交由你全权负责。”文宗欣然同意,为了让他好办事,答应任命他为宰相。

大和四年七月,任命宋申锡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宋申锡推荐吏部侍郎王璠为京兆尹。
“圣上决定让我负责,联合外廷朝官诛除宦官,你可愿意与我一道为皇上效力?”
“好啊!大图在此一举!宦官专权我痛恨已久,只是没有机会,能为朝廷除奸,至死不渝!”王璠满口应允。
两人痛饮一番。
宋哪里知道,王璠暗地里偷偷将文宗的意图泄露给郑注,郑注转告王守澄。
王守澄是神策军都尉,专横跋扈,得此密报,急忙与郑注商议对策,二人决议先发制人。
王守澄禀告文宗:宋申锡阴谋拥立漳王李凑。
文宗信以为真,龙颜大怒。
不久,革除宋申锡宰相职务,贬为开州司马。

开成元年九月,宰相李石上言“前宰相宋申锡忠厚正直,被奸臣诬陷,贬逐死于荒远的边地,至今未蒙平反昭雪。”
文宗低头无语,沉默了很久,泪流满面,“这件事我很早就知道宋申锡受到冤枉。当时奸臣逼迫我,我从国家利益的大局出发,连自己的亲兄弟李凑几乎都保护不了,何况宋申锡呢!当时,不仅宦官诬陷宋申锡,外廷百官也有人帮助宦官。这个冤案都是由于朕不贤明所造成的,假如宋申锡遇到汉昭帝,肯定不会如此冤枉而死!”

宋申锡事件以后,大宦官王守澄威震朝廷,大臣的任免和生死,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文宗不甘心当傀儡,也想削弱宦官势力。
“朝中尽是党争之徒,应该在牛李两党之外的朝臣中寻找资历较浅、官职较低的人作为依靠对象,再次发动对宦官的斗争,削弱他们的势力。”
    郑注、李训、舒元舆等成为新的反宦官集团。
最初李训、郑注谋议:
待郑注到凤翔上任后,挑选几百名壮士,携利器,作为亲兵侍卫。十一月戊辰在浐河旁埋葬王守澄时,郑注奏请文宗批准他率兵护卫葬礼。同时,奏请文宗向神策军护军中尉以下所有宦官都到浐河旁为王守澄追悼送葬。就在这时候,郑注下令关闭墓门,命亲兵用利斧砍杀宦官,一个不留。
“如果这个计划成功,那么,诛除宦官的功劳就全部归于郑注。不如让郭行余和王璠以赴邠宁、河东上任为名,大量招兵买马,作为亲兵,同时调动韩约统领的金吾兵和御史台、京兆府官吏和士卒,一齐发动,先于郑注一步,在京城先
动手诛杀宦官,随后,再把郑注除掉。”密谋计划好后,李训私下对他的这些亲信说。
于是,李训临时改变计划,先于郑注一步,提前五天在京城发动甘露之变。
大和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文宗登紫宸殿。
“在左金吾衙门后院的石榴树上,昨晚天降甘露,这是吉祥的征兆。如果不是陛下圣德感动上天,不能得见甘露。昨晚,我已通过守卫宫门的宦官向皇上报告。”韩约没有例行奏报平安,慌慌张张地奏道。
朝廷百官向文宗祝贺。
李训乘机劝道“皇上,既然天降甘露,这是上天所赐予的祥瑞,皇上应当立即亲自前往观看,以便承受。”
文宗欣然同意。
辰时刚过,文宗乘软轿出紫宸门,到含元殿升朝。
“宰相、中书、门下两省的官员先到左金吾后院察看甘露!”文宗下令。
过了很长时间。
“我和众人去检查过了,似乎不像是真正的甘露,不应该匆忙地对外宣布这件事,否则,恐怕天下的臣民就会向陛下祝贺。”
“怎么会有这种事!仇士良、鱼弘志率领众宦官再次去察看核实。”
宦官走后,李训急忙召集郭行余、王璠,“快来听候圣旨!”
遗憾的是郭行余的邠宁兵并没有到,只有王璠的河东兵守候在外。
且说仇士良率领众宦官到左金吾后院去察看甘露,正好遇见韩约。
韩约脸色泛白,汗流满面。
仇士良觉得很奇怪,“韩将军,你怎么啦!”
“没什么,挺好挺好!”
“这大冷天的韩将军怎么满头大汗?”心怀多疑的仇士良觉得此事肯定有诈。
正在此时,一阵大风把院中的帐幕吹起,仇士良隐约看见里面藏着很多手拿武器的士兵。
“大事不妙!”仇士良嘀咕一声,转身就往外跑。
“宫里要发生暴乱了!情况紧急,请陛下赶快回宫!”仇士良跑进含元殿,直奔皇上。
“快上殿保护皇上,每人赏钱一百缗!”李训急忙招呼金吾卫士。
宦官们已经抬起软轿,搀扶文宗上轿,冲破宫殿后面的丝网,出含元殿向北急走。
李训上前拉住,大声说:“臣奏事还没有完,请陛下暂时留步。”
“你们在宫中布置武装,要谋反吗?” 仇士良怒气冲冲地。
“李训不可能谋反!”文宗说道。
仇士良命令宦官在外面抵挡,自己引文宗急奔宣政门。
李训在后面追赶,拉住文宗的软轿不放,大声呼喊停下。
唐文宗呵斥李训住口。
宦官郗志荣颇有勇力,乘机挥掌猛击李训的胸脯,李训栽倒在地。
宦官把文宗抬进宣政门,等李训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宣政门已经关闭.只听门内宦官都高呼万岁。
这时,站在含元殿上的文武百宫看到眼前的突发事变都目瞪口呆,接着四散奔逃。
李训见文宗已入后宫,知道大势已去,急忙换上随从官吏的绿色衣衫,骑马奔出宫门而逃。但后来所有参与反宦官的官吏都遭到了夷家灭族。
仇士良等宦官发现文宗竟然是这次屠杀宦官的幕后指挥者,十分愤恨,在文宗而前出言不逊,文宗既羞傀又俱怕,不敢作声。
文宗下诏,凡讨伐贼党有功的禁军将士以及追捕逃亡贼党的有功人员,各根据功劳的大小授予官爵和赏赐财物。仇士良、鱼弘志等有功的宦官,各根据功劳的大小升迁官位和级品。
从此以后,凡朝政大事都由“北司”的宦官决定,“南衙”宰相只不过照发公文而已。
李家的天下,又变成了阉宦的天下。

开成四年十二月,文宗在思政殿召见翰林院值班学士周墀。
“朕可以和前代王朝的哪个帝王相比?”
“陛下可以和尧、舜相比!”
“朕岂敢和尧、舜相比!希望你能告诉我,我是否能比得上周赧王和汉献帝?”
“周赧王和汉献帝都是亡国之君,怎么可以和陛下相提并论!”
“周赧王、汉献帝不过受制于各地强大的诸侯,而今朕受制于宦官家奴。就此而言,我恐怕还不如他们!”
文宗说着说着便伤心地哭泣起来,从此以后,文宗一病不起,不再上朝。
开成五年正月初四,文宗驾崩。

aleczy 发表于 2007-10-8 21:02

晚唐局面,非有大毅力之人不能定........................

波波 发表于 2007-10-8 23:25

晚唐诸君,无一奋发有为者,大多苟且偷生,受制于人,实在是莫大的悲哀。

smzy1233 发表于 2007-10-10 14:23

按司马光对人才的评判标准:有德有才谓之贤人,有德无才谓之君子,无德有才谓之小人,无德无才谓之愚人。德高才厚当为圣人。唐文宗当属君子。在晚唐乱局中,非圣人不能振朝纲,非圣人无以挽危局。唐文宗--无才之人,当然不能挽狂澜于即倒,救苍生于水火。

xiaoxue208 发表于 2007-10-10 16:53

生在那个时期也是个悲哀啊,详细点就好 了

波波 发表于 2007-10-10 22:21

原帖由 smzy1233 于 2007-10-10 14:23 发表 http://bbs.gxsd.com.cn/images/common/back.gif
按司马光对人才的评判标准:有德有才谓之贤人,有德无才谓之君子,无德有才谓之小人,无德无才谓之愚人。德高才厚当为圣人。唐文宗当属君子。在晚唐乱局中,非圣人不能振朝纲,非圣人无以挽危局。唐文宗--无才 ...



唐代王朝到了文宗时代,早就积弊日深,颓不可反了,已经到了不能靠个人的努力来挽救的地步了。纵使他再有才,仅凭他一己之力,是挽救不了唐王朝灭亡的命运的。当时皇帝手中都没有多大实权,禁军都掌握在宦官手中,他们随时可以废立皇帝。皇帝也是难有作为的。

逑文 发表于 2007-10-11 09:53

也是一位可怜可悲的皇帝。皇帝胸无大略,臣民一同遭殃。

syeware 发表于 2007-10-11 12:13

历代阉宦专权,恐无过于晚唐者,皇帝的生死的废立甚至亦操诸其手,读之令叹惜。

moonwalker 发表于 2007-10-12 08:19

算是皇帝中少有的好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有道无才的唐文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