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uchicuong 发表于 2010-5-1 13:32

大南实录前编(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刊本),PDF

【书 名】大南实录前编
【作 者】越南阮朝国史馆 张登桂等
【出版项】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刊本
【來 源】不详
【清晰度】清晰
【格 式】PDF
【大 小】7.26MB

luuchicuong 发表于 2010-5-1 13:39

有关越南历史文化的汉文史籍
            (原载《学术论坛》2007年第12期)
                                          

[摘要]历史上,越南曾经长期使用汉字,一直到1945年宣布独立时才宣布把国家正式文字改为拉丁化文字,而在这之前,越南所有的书籍都是用汉文撰写的。另一方面,由于历史上中越之间特殊的政治关系,在中国史籍中又记载着大量有关越南的史料。

[关键词]越南 汉文 史籍   


中越两国人民曾被称为“đồng văn đồng chủng”(同文同种),尽管在历史的长河中中越两国曾经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仍然无法抹杀友好仍然是主流的事实。我们今天谈及越南曾经长期使用汉字并不是为了宣扬“大国文化沙文主义”,而是告诉人们历史事实,两国人民在历史上曾经有非常深厚的文化认同。越南曾经存在大量的汉文书籍,而中国汉文史籍中有关越南的资料则更是丰富。笔者发现今日研究越南历史文化的越南学者多不通汉文,而中国学者研究越南历史文化者也有不少人并不重视汉文材料的使用。笔者有感于此,故作此文。



一、越南现存汉文古籍较少的原因



历史上越南书籍与中国书籍同样遭到多次兵火之灾,根据原北京图书馆张秀民先生的研究,历史上越南书籍一共遭受了六次大的灾难。越南方面认为越南书籍在历史上一共遭到了四次大的灾难:一是陈末绍庆二年(1371年)占城兵入越南京城(升龙城即今之河内),当时占城军队掳掠子女、玉、帛、焚毁宫殿,备籍为之扫空,《大越史记全书》记载:“(公元1371年)闰三月,占城入寇,……焚毁宫殿,……,贼烧焚宫室,图籍为之扫空…...。”二是根据越史记载永乐十六年(1418年)夏青进士到越南取有关越南的古今事迹书籍,《大越史记全书》记载:“(明永乐十六年)秋七月,明遣行人夏清、进士夏时来取我国古今事迹志书。”(也有认为是明朝将领张辅悉取古今书籍,部送金陵);三是越南(1516年)的陈暠之乱,“士民争入禁省取金帛,文书图籍委弃满道”;四是后黎克复莫朝京师(升龙),“诸书又毁于火”;五是元代蒙古军队攻打越南时,越南曾向北宋请去的四部印制的《大藏经》和一部《道德经》皆毁于兵火,《大越史记全书》曾记载1295年越南陈英宗遣使赴元收得《大藏经》,留天长府(今南定),副本刊行。六是根据越南史学家明峥的研究,法军在河内即将解放时,曾经运走越籍七百箱。除以上所列六厄外,笔者查《明实录》,实际上在洪武三年,明朝曾命令越南等国上交本国各种图籍。《明实录》记载:“庚子,遣使往安南、高丽、占城,祀其国山川。……仍命各国图其山川及摹其碑碣、图籍付使还。”日本曾经在越南进行了短暂统治,期间也运走不少书籍。国民党入越接受日本投降时有一部分喜好越南古籍的将领也注意收集,如朱傑曾购到《钦定越史通鉴纲目》和《大越史记》刻本,陈修和先生也曾在越南搜集到《大越史记》。另越南南北战争以及南北战争结束时远走海外的越南南方人也带走了不少的书籍,这也使得本来就不多的越南书籍所剩不多,所剩古籍大多成书书于13、15世纪左右。



   二、越南现存汉文古籍现状



   国内学者研究越南越南现存汉文古籍现状要首推原北京图书馆张秀民先生,张秀民先生曾经于2001年在《中国东南亚研究会通讯》上对越南现存汉文古籍进行了概括性的总结,笔者深感在此领域研究之不大及,但又认为中国研究越南之学者特别是年轻学者很少略知其中一二,故这一内容大部分参照了张秀民先生的研究成果。

   1959年5月12日越南中央图书馆阮馆长透露,越南博物馆馆藏汉问书十万册,有六千多册善本被法国人抢走,现中央图书馆藏书三十万册,而其中大多为新书。张秀民先生通过统计越南潘辉注《历朝宪章类志,文籍志》著录的185种,法国迦节(Cadiere)、伯希(Pelliot)的《史部书目》175种,加上河内新购的78种,日本东洋文库藏安南本76种,又《河内远东博古学院图书馆目录》三本所录汉文书目3070种,中国书越南印版690种,喃字版628种,三者合计共4388种。可见越南现存汉文古籍之一斑。

《河内远东博古学院图书馆目录》三本所录汉文书中也杂有不少中国人著作,如《高青邱诗》、《人谱》、《钦州志》等,而重复的如《安南志原》、《大南一统志》(笔者藏有《大南一统志》刻本)等又数十种。其中十之八九为后黎朝与旧阮朝的著作。其中诗文集、来华使者的著作又有数十种,如《使清文录》、《使华丛咏》,还有使闽、使粤、使天津、使燕京等,其中以使燕京的诗集最多。而其中家谱多至一二百种,约有二十余姓,如丁、李、陈、黎、阮、郑、武、汝、吴、范、杜、黄、杨、刘、潘、邓、谭、王、徐、何、郭、裴、张等姓。阮氏族谱又有世谱、合谱、全谱、支谱等二十多种。笔者曾跟不少越南人交流,他们当中的不少人都说自己的祖先是从中国来的。

越南汉文古籍中比较重要的地理书包括《十一省地舆志》、《大南一统志》、《皇越一统舆地志》、山西、清化、北宁等省志、《宣光省志》、《义安志》、《义静杂记》、《永禄县志》、《嘉定城通志》、《南圻六省地舆志》、《龙编百二詠》、《升龙三十詠》、《北城地舆》、《清化纪胜》、《宣光省赋》、《兴化省赋》等等。

越南自李朝以来均仿中国科举制度,我国清末1909年废科举,而越南最后一次廷试则是在阮朝启定四年(1919年),比中国还晚了十年。科举制度在越南的推行使得在越南也出现了不少关于科举考试的书,如《举业津梁》、《辰(时)文集要》、《乡会试文》、《乡试文选》、《历科登龙文选》、《登科录》、《慈廉县登科录》、《大越历代进士科实录》等等。

科学方面有《天文体》,还有算书《算法奇妙》、《算法大成》、《大成算法指明》。医学方面的书有《医海求源》、《医理精言》、《医传旨要》、《活幼心法大全》、《保婴良方》、《妇人科》、《外科医方》、《诊脉秘诀》、《验舌证法》、《南药神效》、《中越药性和编》、《南药考辨》、《南药正本》、《本草拾遗》、《保生延年纂要、《海上懒翁》等等。

也有一些迷信方面的书,如《乩笔文抄》、《卜鸡足全书》、《符咒集成》等等。另外还有一些风水方面的书籍。

类似档案文书方面的书也不少,如《丁先皇庙历朝令旨》、《明都王(郑楹)令旨》、还有一些丁簿、田簿、地簿和国王封赠的赦文如《阮曰庶赦文》和封庙宇的赦文。

除此以外,《河内远东博古学院图书馆目录》还有收录了不少记载越南山区少数民族的书,如《瑶人蛮士》、记载了广安、安沛、宝光、凉山等省蛮士的资料。还有如《高绵世次略》、《高蛮纪略》、《高蛮事迹》和《万象事宜》、《南掌纪略》、《暹罗事迹》、《望国(曼谷)功臣录》、《占城考》、《征占日程》、《阇盘城记》,这些与历史上越南的临国柬埔寨、泰国、占城有关,可以作为研究这些国家历史风土的重要资料。

早在1932年“北大三杰”之一的冯承钧先生就整理出《安南书录》。此外,获越南政府批准成立并于1979年10月13日的越南汉喃研究院的近年来的影响越南越大,从其官方网站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现在越南汉喃研究院收藏的包括喃字版的书籍一共有大约2万册书。1993年越南汉喃研究院与法国远东学院合作编辑出版了《越南汉喃遗产目录》,所录汉喃书籍五千多种。2002年台湾中研院研究所与扬州大学合作,按照经、史、子、集分类,编辑出版了《越南汉喃文献目录提要》(两册),2004年该院又整理出《越南汉喃文献目录提要补遗》(上下册)。



三、中国和海外现存越南汉文古籍情况



中国现存越南汉文古书其实也不少,但由于从未有学者进行统计,但很多比较重要的古籍都散落于国内私人或各单位的图书馆当中。根据张秀民先生所列的书目得知,目前中国所藏越南汉文古籍也不少,如:《安南行记一卷》(一作天南行记,成书于元代)、《交州藁一卷》(成书于明代)、(平定交南录一卷)(成书于明代)、《安南图说卷一》(成书于明代)、《海国广记安南》(成书于明代)、《安南使事纪要四卷》(成书于清代)、《使交纪事附使交吟》(成书于清代)、《安南军营记略一卷》(成书于清代)、《越南纪略》(成书于清代)等等。此外根据王晓建先生曾经在国内所见的越南汉文古籍也有不少,较为重要的包括:李常杰著《南国山河》,陈世法著《岭南摭怪》,陈国峻著《兵书要略》,黎文休著《大越史记》,阮忠彦著《介轩诗集》,朱文贞著《四书说约》,阮著《舆地志》、《抑斋遗集》,武轸著《松轩集》,吴士连著《大越史记全书》,黎思诚等著《珠玑胜赏诗集》,阮孚先著《大越史记续编》,黄德良著《摘艳集》,杨德颜编《古今诗家精选》,武琼著《大越通鉴通考》,黎嵩著《越鉴通考总论》,阮秉谦编《传奇漫录》,范公著著《越史全书》,阮俨著《越史备览》,黎贵惇著《黎朝通史》、《见闻小录》(笔者藏有《见闻小录》抄本10卷,另有《抚边杂录》6卷),阮攸著《北行杂录》、《清轩诗集》,黎光定著《一统舆地志》,张登桂等著《大南实录》,潘清简著《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潘辉注著《历代宪章类志》,潘佩珠著《巢南年表》、《越南亡国史》,邓博鹏著《越南义烈史》等(笔者藏有《越南义烈史》两卷)。

根据笔者近年来的了解,国内越南汉文古书较为集中地收藏于国内下列单位:北京图书馆、广西民族大学(包括图书馆,小语种资料室,民族研究所、以及有关教师收藏)、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广西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中山大学(广州)、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暨南大学、郑州大学越南研究所等等,此外台湾所收越南汉文古籍也不少,如台湾淡江大学、台湾越南研究所等等。

海外方面,收藏最多的莫过于法国巴黎远东学院、此外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所、京都大学、庆应义塾大学都收藏、甚至再版了越南汉文古籍。美国方面,在1975年前后移居美国加州的越南学者们于2001年成立了越学院,也收藏越南汉文古籍不少,该机构还把很多类似,《大越史记全书》、《大南实录》等12部越南比较重要的史籍的越文版登载到了网上,免费提供给研究者参考,但遗憾的是没有附上原版中文。荷兰莱顿大学也藏有不少越南汉喃书籍。



四、研究越南历史文化几部重要古籍



目前虽然越南各有关单位虽然收藏有不少有价值的汉文古籍,但由于种种原因,其向中国学者开放程度大大受限,笔者听闻到越南汉喃研究院复印一页汉文古籍需要付1美元的酬劳,而香港、台湾由于经济、政治等原因,要去搜集这些古籍,对于一般的大陆学者而言又的确要遥不可及。再谈大陆方面,各个从事越南研究单位之间在无形中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竞争,在加上彼此交流尚不够多,要做到互通有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本文在这里介绍几部容易购买到或在各大研究所、图书馆可以借阅的几部重要的越南汉文古籍。



(一)《大越史记全书》



《大越史记全书》(越南语称为Đại Việt Sử Ký Toàn Thư)是越南的编年体通史,以文言汉文编撰完成,也是研究越南历史最重要的史书。该书成书于13-17世纪,黎文休、吴士连等撰,现存最早版本为1697年,越南内阁官版刻印版,后日本明治十七年(1884年),(日本)埴山堂反刻印版。另陈荆和在1984年(日本昭和五十九年)对《大越史记全书》进行了编校,(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发行,1985年至1992年越南社会科学院翻译成拉丁化越南文出版,该书叙述了越南从起源到越南黎朝嘉宗年间(约至17世纪左右)的事迹。该书最早为《大越史记》,现已经散失,笔者读陈修和先生1957年所著《中越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和文化交流》一书时发现陈修和先生多次引用《大越史记》的记载,另外,王力先生所著《汉语史稿》(1980年6月中华书局第1版,2004年已经再版9次)中也曾多次提及该书有关汉语在越南传播情况的资料由陈修和先生提供《大越史记》资料。笔者由此断定陈修和先生曾经拥有此书。《大越史记全书》现在在国内存本不多,笔者亦藏有《大越史记全书》(日本明治十七年(1884年),(日本)埴山堂反刻印版共十册),另外,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有越南黎朝不吴时仕编的《大越史记前编》(北城学堂版,北城即越南河内)。



(二)《大南实录》



《大南实录》(Đại Nam Thực Lục)是越南最后末一个王朝阮朝的编年体史书,国内外所存版本极少。在版本方面,现今流传的《大南实录》是日本庆应义塾大学于日本昭和三十六年(1951年)至昭和五十六年(1981年)之间陆续出版的,全书共20册,为日本越南史研究大家松本信广教授所主编,根据松本信广教授透露,《大南实录》原藏于顺化安南宫廷,松本先生于日本昭和八年(1933年)到越南调查旅行之际对原书进行影印而得,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所出版的20册《大南实录》也是根据当时照片制版而成。越南方面由越南史学院于1962年河内史学出版社出版了拉丁化越南文译本。根据笔者所了解,该书国内现存很少,中国国家图书馆和北京大学图书馆各藏有一套,广西社会科学院也存有一套,另广西民族大学图书馆也存有一套,笔者也藏有一套。







(三)《安南志略》



《安南志略》(An Nam Chí Lược)是越南人黎崱(Lê Tắc)于十四世纪在中国撰的一部越南史志。黎崱字景高,号东山。约生于十三世纪六十年代,约卒于十四世纪四十年代。他自谓:“岀,安南人,东晉交州刺史阮敖后也。《安南志略》的成书,大绝在十四世纪三十年代,即元惠宗元统、至元年间。黎崱是“年逾弱冠,随所事来王”。他在自序中说:“内附圣朝,至是五十余年矣。《安南志略》对古代中越关系史和越南历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中华书局于2000年6月把《安南志略》(武尚清点校)和《海外纪事》和本作为《中外交通史丛刊》系列之一出版。现在全国各大书店和网上书店都可以购买到。1960年越南史料翻译委员会把该书翻译成拉丁化越南文,并于1961年由顺化大学院(Viện Đại Học Huế)出版。

此外,宋代周去非所著《岭外代答》、范成大所著《桂海虞云志》、元代周达观《真腊风土记》、耶律楚材著《西游录》和周致中著《异域志》都可以较容易买到。

还有两本国内几乎没有正式出版版本,多为手抄本,而又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史料,希望有志于研究越南历史文化之学者共同发掘从而推广之。



(四)《交阯总志》



明代永乐年间《交阯总志》共三卷,原书著者不题,为明代永乐五年(1407年)后新设立的交阯布政使司(其辖境相当于今越南北方)所修的地方志。法国人1932年在河内出版时误题为《安南志原》),现北京图书馆藏有一册。1993年7月郑州大学越南研究所戴可来先生曾经在越南的《东南亚研究》杂志上介绍这一书在中国的发现。笔者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查到题名为Ngan-nan Tche Yuan 由法国远东学院1932年刊行版本。



(五)《越峤书》



《越峤书》二十卷,明朝广西宜山李文凤撰,现存清抄本于北京图书馆交阯文库,笔者在写本文时发现网上有介绍明藍格鈔本20卷,共700多页。李文凤字廷仪,宜山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云南按察司佥事。该书全记录安南事迹,李文凤认为当越南北方(安南)为越之荒峤,故名曰《越峤书》。该书所记安南事迹,内容与黎崱所著《安南志略》大多相同,但增加了 明朝初年到嘉靖年间的事迹,永乐年间平定交阯所颁机密赦谕,在明朝《太宗实录》中很多都没有记载,在《越峤书》可查到不少。笔者藏有《越峤书》明蓝格钞本。



(六)《钦定越史通鉴纲目》



《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是阮朝嗣德帝敕令编纂的编年体越南通史。1856-1859年间,国史馆总裁潘清简主持其事,经过1871-1884年的检订,于建福帝元年(1884年)进呈,板刻颁行天下。此书是越南人用汉文所写的最重要的通史,仿中国《资治通鉴纲目》的体裁,将《大越史记全书》等书所载的史事细分段落,加上标题及提纲。事项、人名、地名等加注,对纲目内容的批评则有谨案;各页上栏的空白,还有嗣德帝的御批。卷首收谕旨、奏议、凡例;前编五卷,始于越南的建国神话,重点是中国历代王朝由汉代至五代支配下北属时期的历史;正编四十七卷,内容始于脱离中国而独立的丁朝(968年),至黎朝灭亡(1789年)为止。此书不少历史事迹多采用中国史料,另外,书中有很多越南嗣德皇帝针对历史事件的批注。根据笔者的了解,该书在北京图书馆、广西民族大学图书馆和广西社会科学院都藏有抄本。笔者藏有抄本《钦定越史通鉴纲目》,前编五卷,正编四十七卷。

另外我国中国科学院在1981年对中国古籍中有关越南的史料进行了汇编,出版了《中越古代关系史料汇编》这是迄今为止整理中国古籍有关古代越南和古代中越关系史最为详尽的书籍。

笔者之所以强调阅读史料是因为越南历史上使用汉字的特殊原因,今天越南的正式文字所记载的不少历史文化的东西过去都是用汉字记载的,即使是学习越南,如果我们缺乏史料用以求证,我们所犯的错误会不断的延续,笔者试举一例:

国内不少越南语教材把Phong Châu译为封州,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在查阅越南汉文古籍时看到,古代越南有峰州一名,很明显Phong Châu应该译为峰州。

此外,如果缺乏对于越南汉文古籍的收集和研究,那么我们研究越南就会非常不利,笔者认为会产生三个极为不利的现象,一是大都使用拉丁化越南文的材料进行研究,而很多情况下,有关越南历史文化和中越关系史的材料往往翻译自汉文材料,这使得材料在两次翻译的过程中会由于主观和客观的原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失去真实性;另一个是我们直接翻译英文材料进行研究,这种倾向更会失去事实的真相,不可信度更高;其三是如果我们不收集和研究有关越南的汉文古籍,认为越南的文化都仅仅局限于拉丁化文字所传承的文化,那我们永远也不会还历史以真面目,我们与越南人民更难达到文化的认同。一句话,不收集研究越南汉文古籍谈不上研究越南历史与文化。

小小胖胖 发表于 2013-3-1 02:25

大南实录前编(十二卷)。记载自阮潢至阮
福淳约二百多年间历代阮主在越南中、南部管理
统治的历史。大南列传前编(六卷),记载阮主
时期的后妃、王子及诸臣的列传。
第一纪,嘉隆朝实录(世祖高皇帝实录)
六十卷,当中的卷一至卷十六是1778年至1802
年新旧阮之间的战事,其余为1802年至1819年
间嘉隆朝的历史。
第二纪,明命朝实录(圣祖仁皇帝实录)
二百二十卷,记载1820年至1840年间明命朝的
历史。
第三纪,绍治朝实录(宪祖章皇帝实录)
七十四卷,记载1841年至1847年间绍治朝的历
史。
第四纪,嗣德朝实录(翼宗英皇帝实录,
附废帝协和帝实录)七十一卷,记载1847年至
1883年间嗣德、协和等朝的历史。
第五纪,嗣德末至建福朝实录(简宗毅皇
帝实录)(九卷),记载1883年至1885年建福
朝的历史。
第六纪,咸宜至同庆朝实录(景宗纯皇帝
实录)(十二卷),记载1885年至1888年咸宜
及同庆两朝的历史。
第六纪附编,分为成泰帝附编和维新帝附编
(二十九卷)。
第七纪,弘宗宣皇帝实录(十卷)。
《实录第六纪附编》和《实录第七纪》内容
较丰富,记录了从1889年初至1926年三十多年
的越南历史。“这个时期是法国加强其在越南的
殖民统治和越南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开始逐渐发
展的时期。因此,两部实录对法越关系的记载尤
详,同时也记载了潘佩珠等人从事革命活动的详
情。’’[5】
大南实录列传初集(三十三卷),是嘉隆朝
的后妃、王子、公主、国戚、诸臣、伪西、外国
(高蛮、暹罗等)的列传。
正编列传二集(四十六卷),是明命、绍
治、嗣德三朝的后妃、王子、公主、国戚、诸
臣、忠义、行义、烈女、隐逸、逆臣列传。
《大南实录》的原版也是密藏在阮朝宫廷
中。国内外所存版本极少。现今流传的《大南
实录》是日本庆应义塾大学于日本昭和三十六
年(1951年)至昭和五十六年(1981年)之
间陆续出版的,全书共20册,为日本越南史
研究大家松本信广教授所主编。根据日本和田
正彦《<大南实录>及影印本在日本的出版》
一文可知,《大南实录》原藏于顺化安南宫廷。
松本先生于日本昭和八年(1933年)到越南调
查访问顺化宫廷,并“会见学部尚书范琼.在
河内远东学院的盖斯帕尔特和该学院院长赛代
斯的帮助下,才在1935年重印了《大南实录
前编》、《大南实录正编》、《大南列传前编》、
《大南正编列传》各6部,收藏在日本庆应义
塾大学和东洋文库等主要研究机关”。日本
庆应义塾大学所出版的20册影印本《大南实
录》也是根据当时照片制版而成。此影印本在
中国国内也仅有几套: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
大学图书馆、广西社会科学院、广西民族大学
各存一套,另广西民族大学越南语老师私人藏有一套
《大南实录》朱本(经皇帝过目,用朱笔加
红圈,加注的公文)也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手资
料。“大南实录的正编部分往往是依靠历代‘朱
本’这种确凿的公文书而编修的,所以实录的
记事与朱本的内容误差很小,而实录的前编缺乏
可信的记录,不能认为其内容完全准确。”¨o陈
荆和教授所著《<大南实录>与阮朝朱本》中
记载,正编朱本于1942年移交顺化文化院,吴
廷琛氏的委员会对朱本年代出处分别进行简单装
订。1958年8月到1962年6月陈先生受委托整
理朱本。顺化大学于1959年7月将顺化文化院
全部朱本接管,9月越南史料委员会着手制作朱
本目录,1960年4月和1962年12月顺化大学出
版社分别出版《阮朝朱本目录·嘉隆朝》和
《阮朝朱本目录·明命朝》。但1963年吴庭艳被
杀后,整理朱本的工作中断。南北统一战争后,
北越政府随之接管了南越国立书文馆,整理朱本
的工作仍在进行。

sunjc31 发表于 2018-3-21 09:42

谢谢楼主提供分享!

neroko 发表于 2018-8-15 19:46


谢谢楼主提供分享!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大南实录前编(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刊本),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