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5-19 05:45

回网友打油诗-2:半糖半疼半心情

本帖最后由 糊涂老马 于 2018-5-24 05:44 编辑

——回网友“半夏”君《小心情和半疼》糊涂老马摘录:清代文学家纪晓岚:一帆一桨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一颦笑,一人独占一江秋。清代女诗人何佩玉:一花一柳一鱼矶,一抹斜阳一鸟飞。一山一水中一寺,一林黄叶一僧归。明代诗人梅鼎祚:半水半烟著柳,半风半雨催花。半没半浮渔艇,半藏半见人家。现代女作家半夏:半糖半疼半心情,半山半水半侧影。半云半树半海鸥,半满半足半笑里。供一笑!哈哈哈……2011年11月5日
网友“半夏”君《小心情和半疼》原文链接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95e8270102dvz9.html 糊涂老马:半真半假半匹马,
半醒半迷半醉茶,
半生半世半围城,
半老半小半玩家。哈哈哈……2013-11-20星期三 15:50
网友“箫寒”君:半糊半涂半老马,
半彩半金半云茶,(注)
半写半款半春城,
半神半仙半成家。2013-11-19 星期二16:52糊涂老马注:半彩半金半云茶,指:彩龙社区、金碧坊和云茶坊三个网站。链接为:http://www.clzg.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565257&pid=10834443&page=1&extra=#pid10834443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4 21:58

      查虎文有一女,在盱眙,从医。上世纪70年代,查虎文居扬州弥陀巷。防震抗震期间离开扬州,从此没有消息。
      我17岁开始,蒙先生讲述许多掌故和诗词、印章知识,至今十分怀念。
      先生友人曾赠一联:“虎头都尉英雄胆;文翰将军逸士风。”我曾收入《扬州楹联选注》。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2 09:35

他叫查保昌,号虎文,查士标的后人,善刻肖形印,无诗文集传世。民国年间供职于江都县政府。49年以后接受“管制”,以刻章谋生。上世纪70年代和我有交往,他的相册多有题诗,可惜不能记住。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1 05:55

古人的都很好。现代女作家半夏的那首不敢恭维。

我有一过世的忘年交,是民国年间的诗人,上世纪70年代在世。记得他在自己的照片上题《十“一”诗》:“一灯一室一身躯……”。可惜全诗记不清了。

何天之衢 发表于 2018-5-20 06:09

很有意思的“半字诗”!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5-21 05:28

何天之衢 发表于 2018-5-20 06:09
很有意思的“半字诗”!

:handshake谢谢关注!早上好,天天开心!

zhaoqin 发表于 2018-5-21 08:40

“半字诗”有趣啊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5-22 06:05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1 05:55
古人的都很好。现代女作家半夏的那首不敢恭维。

我有一过世的忘年交,是民国年间的诗人,上世纪70年代在世 ...

:handshake谢谢朋友关注!早上好,健康幸福吉祥!
弱弱请问一下:是哪位诗人?想来通过姓名,能搜索到他的这首诗的全文。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5-23 05:08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2 09:35
他叫查保昌,号虎文,查士标的后人,善刻肖形印,无诗文集传世。民国年间供职于江都县政府。49年以后接受“ ...

:handshake谢谢朋友回复!收下了。等查查看。
早上好!健康幸福吉祥,天天开心!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5-24 05:55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2 09:35
他叫查保昌,号虎文,查士标的后人,善刻肖形印,无诗文集传世。民国年间供职于江都县政府。49年以后接受“ ...
经搜索,虽没有搜索到查保昌老先生的信息,但搜索到其祖查士标:常常是白天睡觉,晚上作画,他自号"懒标"、"散人","不求闻达,一室之外,山水而已。"
看来,查保昌老先生有其祖"不求闻达,一室之外,山水而已。"的风度,值得敬仰!
早上好!健康幸福吉祥,万事如意!

citamu 发表于 2018-5-24 09:14

都是写诗的高人,我们只有欣赏的份了

godme 发表于 2018-5-24 19:32

非常欣赏“半字诗”!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4 21:59

查虎文之女名查扬。如果健在,当有80岁左右。

糊涂老马 发表于 2018-5-25 05:08

偶尔读书斋 发表于 2018-5-24 21:58
查虎文有一女,在盱眙,从医。上世纪70年代,查虎文居扬州弥陀巷。防震抗震期间离开扬州,从此没有 ...

人生得此忘年交己足矣;家学能有后代传堪可慰!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回网友打油诗-2:半糖半疼半心情